無障礙鏈接

敘利亞問題 普京強硬為內需而非反美

  • 白樺 莫斯科

克里姆林宮

克里姆林宮

一些俄羅斯評論人士認為,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奉行的立場並不意味普京是個反美和反西方的領袖。在俄羅斯大選結束後,主要用來取悅選民的克里姆林宮的反美腔調可能降低。

在聯合國大會星期四有關譴責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對民眾使用暴力的決議表決中,俄羅斯同中國再次聯手投了反對票。俄羅斯的一些評論人士認為,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表現出針對西方特別是對美國的強硬立場,部份主要原因是為了國內的政局需要。

*普京喜歡美國政治 反美言論未實施*

俄羅斯知名學者茲洛賓最近在<<公報>>上發表文章說,不應該把普京稱為反美政治領袖,當然普京更不是親美人物,普京僅是個現實主義者。近些年來經常同普京會晤並同普京有過多次長談茲洛賓說,普京並不掩飾,他喜歡美國的政治結構和美國的多元政治文化。

目前是位於華盛頓的世界安全研究所俄羅斯和亞洲項目負責人的茲洛賓認為,普京的許多反美言論並未付諸實施。而俄羅斯的實際對外政策,從未是反西方的,更別說是反美的。茲洛賓說,正好相反,在許多國際問題上,俄羅斯同美國的立場吻合甚至相似。

茲洛賓認為,僅在反導防禦系統問題上,俄羅斯同美國的立場公開分歧對抗。另外,提高反美和反西方腔調,讓民眾覺得俄羅斯有能力而且敢抗衡西方,這能提高俄國領導人在國內民眾中的形象。

*大選後或減弱反西方情緒*

另一名俄羅斯戰略問題學者科諾瓦洛夫認為,在大選之後,俄羅斯將減弱針對西方的強硬姿態。

科諾瓦絡夫說:“大選之後,俄羅斯需要面對的將是經濟問題。如果俄羅斯還想持續國家變革和國家現代化計劃,那就必須同西方世界合作。所以我認為,反美情緒、反西方腔調對俄羅斯的發展極其有害。因此,如果俄羅斯國內政局不發生大的變動,反美和反西方情緒將會降低。”

*智庫:俄應同美國搞好關係*

著名俄羅斯智庫、位於莫斯科的美國與加拿大研究所所長羅戈夫在<<獨立報>>上發表文章,討論如何能使俄羅斯同美國的關係穩定和沒有衝突。羅戈夫認為,俄美關係的歷史總是處在一種循環狀態。那就是對抗、緩和和停滯,接下來再進入下一個循環。羅戈夫說,不是俄羅斯,而是中國目前才是美國的真正競爭對手。

羅戈夫過去曾多次表示,俄羅斯要想發展經濟和貿易,離不開西方的資金、技術、管理方式和文化等等,因此俄羅斯必須同美國和西方世界搞好關係。

*普京辦外交非常實際*

戰略問題學者盧基亞諾夫最近也撰文分析俄羅斯的對外政策。盧基亞諾夫說,俄羅斯這次在敘利亞問題上表現出的立場是強硬和不退讓,這顯然是普京的風格。但他認為,普京在外交上非常實際。

盧基亞諾夫認為,從普京執政時的2000年起,俄羅斯的對外政策其實都奉行一整套原則,這包括謹慎、沒有特別需要時不冒風險,捍衛自己的經濟利益、在獨聯體國家保持領導地位、以及在國際舞台上要考慮自己的形象並被人尊重。他認為,如果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宮,普京會繼續奉行這一套外交原則。

*國內形勢惡化 反美姿態將持續*

但戰略問題專家科諾瓦洛夫強調,如果3月4日總統大選後俄羅斯政局動蕩,將會影響俄羅斯的對外政策。在這種情況下,克里姆林宮針對西方和針對美國的強硬姿態會保持下去。

科諾瓦洛夫說:“反美和反西方腔調在俄羅斯國內政策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大選後俄羅斯的經濟形勢惡化,普京這次在競選中做出了大量的許願,其中許多誠諾他無法兌現,因此如果人們不滿以及對普京的憤怒情緒大大增加。為應付這種局面,克里姆林宮將需要一個外來敵人來安撫民意,那樣的話,反美和反西方腔調會持續下去。”

*中俄害怕顏色革命*

科諾瓦洛夫說,普京出身蘇聯情報機構,受過克格勃的專業訓練,因此普京的內心深處仍然對西方擁有不信任感。

但科諾瓦洛夫認為,俄羅斯和中國這次在敘利亞問題上聯合一致同西方唱對台戲,這主要還是由於兩國都害怕顏色革命,都害怕各自國內的民眾不滿情緒擴大動搖執政者統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