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被關瘋人院 李金平談恐怖經歷


北京維權人士李金平(資料照片)

北京維權人士李金平(資料照片)

從精神病院“出院”的北京維權人士李金平最近打破沉默跟美國之音記者回顧了他被北京公安無故關進精神病院的恐怖經歷。李金平表示﹐這些磨難並不能改變他的信念。

*無故被送進精神病院*

李金平北京時間2月21日晚上對美國之音說﹐那段時間的經歷讓他到現在聽到精神病院這幾個字就會渾身顫抖。

他說﹕“現在聽到這個詞我都哆嗦。不是光整啊﹐那個殘酷勁就別提了。我沒想到會進這裡頭﹐因為畢竟不是文化大革命了。社會進步了怎麼會這樣呢﹖有權力的想抓你就抓你﹐沒有安全感了。”

李金平說﹐他在2010年10月初被國保抓走﹐原因是據稱他關注劉曉波的案子。在被關押了一段時間之後﹐李金平於同年10月底被北京朝陽區國保和住地派出所送到朝陽區精神衛生中心﹐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精神病院。

*入院後多種疾病找上他*

李金平說﹐他住進醫院的第一頓飯吃的是護士長親自端給他的米飯和湯菜。這頓飯吃完﹐李金平立刻頭疼欲裂。

李金平說﹕“吃完他們那頓飯以後﹐開始頭疼。頭疼一個禮拜﹐一直是睜着眼睛晚上﹐閉不上眼呢。後來他們給我化驗﹐化驗單上把我名字都改了。驗的是嗎啡類﹐我一看﹐壞了﹐這傢伙投了毒了這是。”

李金平說﹐兩個星期以後﹐再化驗﹐又驗出了乙肝。他說﹐他以前根本沒有這個病。“我不想讓他給我驗血﹐他們就把我按在床上﹐給我綁上﹐ 然後就抽血。驗完了就是乙肝﹐沒辦法。 我說真感謝你們﹐給我驗出乙肝﹐要是驗出愛滋病我還完了呢。”

李金平在精神病院期間還得了腦血栓。他說﹐他吃了醫院的藥以後﹐血壓開始昇高。醫院強制給他吃抗精神病藥物利培酮﹐讓他渾身如同通電一樣難受。

在朝陽精神衛生中心的200多天﹐李金平隨時處在恐怖氣氛中。他說﹐那裡的護士想打誰就打誰﹐還給他強行打針﹑灌藥。他說﹐後來他想出了對付強迫灌藥的辦法﹐就是主動吃藥﹐然後大口喝水﹐希望能稀釋掉藥的毒性。李金平說﹐他這樣做完全是為了多接觸人﹐儘早讓外界知道他的下落。

*為稀釋藥性 超量喝水*

李金平告訴記者﹐為了稀釋藥性﹐他每天用500毫升的飯盆喝滿滿十八盆水﹐從早上醒來一直喝到晚上睡覺之前。因此李金平當時最怕早上睜開眼睛﹐因為喝那麼多水的滋味並不好。

*外媒記者曝光 才得以‘出院’*

李金平被國保帶走之後﹐家人有半年時間不知道他的下落。李金平的家人幾經週折打聽到他被關進精神病院。李金平的弟弟李金龍當時還得知﹐儘管李金平被強行打針吃藥近十個月﹐但是他的頭腦是清醒的。於是﹐李金平家人聯繫了外媒記者﹐並跟李金平約好﹐在某日醫院放風時﹐在窗口打出“他們加害我﹐關我精神病院﹐我沒有精神病”的字條。外媒記者用攝像機記錄下了李金平就在那家精神病院的證據。

李金平被強制關進精神病院的事被外媒記者曝光﹐引起社會關注。於是他於2011年7月底被放出精神病院﹐李金平回憶說﹐當時醫院有人對他說﹐出院後別招惹公安了﹐你把公安給得罪苦了。

李金平原先是公安北京朝陽分局警官﹐於2000年辭職。他致力於為已故趙紫陽平反﹐認為要徹底遏制中國的腐敗﹐就必須給趙紫陽平反。從2005年開始﹐李金平多次致電有關部門為趙紫陽平反﹐還組織呼籲為趙紫陽平反的簽名活動﹐他還在家中為趙紫陽設靈堂﹐因此多次遭到北京警方關押。

李金平表示﹐這些磨難並不能改變他的信仰﹐他要親眼看到作惡者得到應有的下場。

李金平說﹐直到現在朝陽精神衛生中心也沒有給他出具精神病診斷證明。美國之音記者電話朝陽公安分局﹐了解李金平的精神病診斷書情況﹐值班警官稱不清楚李金平的案子。而朝陽精神衛生中心的電話無人接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