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壓力下 “烏坎英雄”之女誓言參選

  • 蕭洵

二月初烏坎選舉會場有武警把守,查證件或選民證。

二月初烏坎選舉會場有武警把守,查證件或選民證。

烏坎人即將用民主方式選出村委會成員。選舉前夕,疑被“秋後算帳”丟掉工作的“烏坎英雄”之女再度受到領導的“關心”。不過,她誓言不會退卻。

烏坎村已故維權代表薛錦波之女薛健婉星期四(3月1日)在她的微博上留言說:“有領導來我家關心,勸我仔細考慮取捨。”

*“烏坎英雄”之女替亡父參選*

這位烏坎的小學教師沒有說是何方領導去找了她,以及跟她都講了些甚麼“關心”的話。她在微博上說,她當時答覆領導說,自己“參選沒有甚麼政治目的,我已經沒機會孝敬爸爸了,我只想去完成一些事報答爸爸。”

薛健婉說,“所以有心照顧我家,就特殊一點,讓我停薪留職參選村委,一兩年後我該做的做完了,再去復職。如若不行,我是一定要參選的了,你們覺得該怎樣辦就怎麼辦吧!我無話可說。”

就在幾天前,薛健婉透露,因為她要參加烏坎村委選舉,她所在的學校要求她辦理離職。這個消息引發當局可能要“秋後算帳”的猜測。

*薛健婉參選須離職 – 秋後算帳?*

後來,薛健婉在微博上發帖說,“辭就辭吧,有手有腳餓不死的。確實有規定公職人員不能參加村委選舉。他們要抓住這一條來逼我,那誰也沒辦法﹐不就是一個工作嘛!那如果能為我爸完成遺願,能和村裡人齊心合力討回土地﹐那可比一個公職職位有價值多了。”

薛健婉的父親薛錦波是去年9月12日爆發的烏坎大規模群體事件的組織者之一。薛錦波於去年12月9日被公安刑拘,後在拘押期間死亡。官方稱薛因心源性疾病,但其家屬認為薛身上有傷痕,懷疑他是在被拘押期間毆打致死。

薛錦波被一些媒體稱為“烏坎英雄”。而“英雄”之女毅然參選,引起輿論強烈關注。

薛健婉在2月11日舉行的烏坎村民代表選舉中當選。

*學者“觀望”烏坎民主前景*

儘管外界在為烏坎抗爭最終換取到民主選舉村委會而歡呼,一些觀察人士仍對烏坎的民主能走多遠抱持觀望態度。

北京的近代史學者章立凡說:“從高層來看,肯定是在一個可控的範圍內﹐應該是有一些官方和民間都能接受的結果,而不是那些由民間純主導的,這中間可能還是有某種妥協在裡頭。”

談及薛健婉在選前面臨的壓力,深圳的非政府機構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認為,地方官員對於民眾的民主訴求還是有恐懼感。

他說:“我覺得地方官員,特別是地方黨政官員並不希望看到民眾真正能夠行使他們的民主權力。”

劉開明說,在烏坎抗爭之前,中國的《村民自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組織法》)已經實施了十多年,但是在全國各地實施的效果並不好,原因就在於地方黨政領導強烈干預村民的民主選舉,使其無法進行下去。

3月3日,烏坎村民將按照民主程序投票選出他們的村委會成員。外界對於這次恰巧發生在“兩會”前夕的基層民主選舉抱持著濃厚的興趣。選舉的過程和結果如何,或許能夠反映出官方對烏坎這個“民主示範”的容忍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