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民主議題下 拿捏網絡自由難

  • 黃耀毅

傳統基金會外交政策研究項目主任卡拉法諾

傳統基金會外交政策研究項目主任卡拉法諾

互聯網以及社交媒體帶給人許多生活便利,也促進社會的改變,但如果網上言論受到政府控制,或是法律干涉,則這樣的功能可能失去。專家認為網上言論自由的議題,對於極權國家不是問題,但民主國家卻十分頭疼。

傳統基金會外交政策研究項目的主任詹姆斯‧卡拉法諾(James Carafano)說,在他最近出版的一本書“維基戰爭”(Wiki At War)當中,探討了國際間在互聯網上的惡意行為案例:“這章節叫做‘龍、槍、割喉與罪犯’。在這個章節當中,我探究了所有從事互聯網惡意行為者的差異,包括國家級的,例如中國,就是這個領域裡(可以任意妄為)的巨龍。還有俄羅斯。”

卡拉法諾認為,網際網路就像是個大叢林,不管哪一個國家,都面臨相同的挑戰,都容易在當中迷失。但網絡本身以及科技都日新月異,沒有人能夠一直控制網絡上的變化,他在回答美國之音記者問題時,舉去年發生的阿拉伯之春為例子。

他說:“當推特革命在埃及發生,埃及政府完全沒有處理它的準備,他們唯一想到能做的事情,就是中斷互聯網,但反而讓事情惡化了,因為政府也無法運作了。所以這與事件本身的性質很有關聯。另外是,互聯網是個非常活躍的環境,所以並沒有永久的管制。不管安裝了怎樣的防火牆、怎樣的病毒防護,你可能牢牢箝制了一天,但第二天某個人可能就有辦法突破你的管制。”

*以民為主跟以黨為尊的不同*

IBM全球服務部門的網絡安全負責人史蒂芬.布奇(Steven Bucci)認為,有些技術,如果能夠以符合道義的方式,恰當的使用,可以保護人民,但反之也可能被某些政府利用來對付人民。

IBM全球服務部門網絡安全負責人布奇

IBM全球服務部門網絡安全負責人布奇



他說:“而同類型的技術,也可以被拿來打壓他們的公民,而不是保護他們。”

布奇認為,網絡自由的議題,對於極權國家來說不是難題,因為它們在乎的並非人民在互聯網上的權益,但是對於民主國家,就會是討論的焦點。

他在回答美國之音記者問題時說:“這條界線非常難以界定。網絡空間的合法政策、法律規範,以及定義,就像是房子的棟樑,它們是最難建立的,尤其在民主政體當中,因為它們在乎這些事情。”

去年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各自因為《保障知識產權法案》(PIPA)以及《停止網上盜版法案》(SOPA)這兩項法案而受到科技業者以及美國維權團體的抗議,因為這兩項法案可能給予美國政府類似於中國政府般的強大網絡審查權力。美國國會已經暫停這兩項立法,並且與各方相關人士持續商議,如何同時保障知識產權,也能維護網上隱私和言論自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