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烏坎民選-可行的中國民主模式?

  • 楊明

今年初的烏坎選舉會場有武警把守,查證件或選民證。

今年初的烏坎選舉會場有武警把守,查證件或選民證。

廣東烏坎首次真正意義上的民主選舉圓滿結束,由7人組成的新的村委會走馬上任,他們肩負村民的重托,去努力追討村民所說的被非法奪走的土地。烏坎現象和模式,是否預示著中國當局可能採取一種新的辦法處理大規模抗議活動,是否會對中國其他地方的基層民主選舉產生影響和意義?

*烏坎選舉前所未有公開自由透明有序*

在每年一度的中國人大政協兩會召開之際,令人矚目的廣東烏坎村委會選舉,沒有受到政府以往的干扰和操縱,經過星期六和星期天兩天罕見的公開、透明、自由、有序的選舉產生了代表絕大多數民意的新的村委會。

新當選的村委會主任林祖鑾對新華社表示,他們將按照村民的意願和法律規定,行使村委會的職權,同村民們一起追討回來被前任村委會非法出售的土地。

*中國去年18萬大規模抗議事件 65%涉及農村土地糾紛*

人口有1萬3千人的烏坎村委會選舉,吸引了國際媒體的廣泛關注。華爾街日報報道,在中國政府為領導層換屆做准備之際,腐敗問題和地方政府徵地現象日益增長,成為新領導人將面臨的最緊迫的問題之一。

報道引述中國社科院農村問題專家于建嶸的話說,農村土地糾紛佔中國所有大規模抗議事件的65%。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援引中國觀察人士的估計說,中國2010年發生了大約18萬宗大規模群體事件。

*烏坎現象和模式能否“複制”*

報道說,在改革派省委書記汪洋的領導下,廣東政府還是給予了烏坎某種程度的自決權,儘管對抗議者讓步可能會鼓勵其他地方的反政府抗議。報道說,即使烏坎產生了新的村委會,仍有很多重大問題尚未解決,包括新的村委會幹部擁有多少管理自治權。此外,政府對烏坎克制的反應,是否會在中國其他地方被“複制”,還有待觀察。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說,烏坎村民行使了他們得來不易的民主權利,但是“烏坎現象”能否帶來更廣泛的政治自由,值得懷疑。報道說,烏坎選舉只不過是一種象徵,共產黨仍然嚴格掌控著全國範圍內的異議人士,尤其是在阿拉伯之春發生後。

*從土地維權到政治維權 民主不會帶來動亂*

選舉觀察人士郭飛雄說,在烏坎村民曠日持久的抗議活動進入轉折性關頭時,廣東政府作出妥協和讓步,最終導致官民互動,從土地維權,轉化為政治維權。他說,這種政治民主試驗,既有老百姓的主權和權利意志的覺醒,英勇的抗爭精神,也有官方改革者的開明和善意。

他說:“這一次烏坎的抗爭、妥協、官民互動,由經濟維權轉向政治民主試驗的一系列事態,對共產黨內部的改革派是一個刺激,對那些思想比較僵化,對民主充滿疑慮的那些老人們,有正面的積極的引導作用,讓他們看到了民主不會帶來動亂。民主可以把老百姓的衝擊力,引向一個法治建設的程序。”

*廣東對烏坎事件妥協的背後是中央的支持?*

華爾街日報報道,可能在中共十八大晉升為政治局常委的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對烏坎事件採取的讓步和妥協態度,似乎贏得了中共高層的支持。報道說,中國總理溫家寶2月份曾到廣東省視察。他要求各級政府要保護農民土地權益。雖然溫家寶沒有提到烏坎,但他的話似乎是在肯定汪洋打擊農村腐敗的努力,以及向抗議民眾作出妥協和讓步的意願。

郭飛雄說,人民通過一人一票,選出自己滿意的領導,解決自己最關心的土地問題,就不需要強烈的階級對抗,中共的一部分人,也從這次事件中看到未來社會矛盾解決的出路和方向。他認為,烏坎事件對中國高層內部有一個積極的暗示作用,但是最主要的還是人民自己。

*憲政分權的雛形:小政府 大議會*

這位選舉觀察人士還說,烏坎的民主試驗,也體現了中國人的智慧,他們能夠進行各方的博弈,能夠設置一種可操作的運行框架,理性的把現實的民主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立起來。他說,烏坎建立了109人組成的村民代表會議,選舉出7人組成的村委會,這種小村委會,大代表會議;小政府,大議會的兩權分立的框架,為憲政分權奠定了雛形,也對未來整個中國的村級民主選舉,都具有參考和借鑒意義。

他說:“為甚麼烏坎的影響這樣大呢?因為烏坎選舉試驗正好發生在中國政治改革的前沿。在最近的兩三年中,中國的公民政治社會運動崛起,人民對自由的呼喚已經洶湧澎湃,整個社會產生了愈來愈多的壓力,要求實現民主自由。所以,烏坎經驗的確立,它的民主試驗能夠得到官民各方的認可,實際上對整個中國未來的鄉村民主建設具有廣泛的積極意義。”

*烏坎是中國民主化的“小崗村”嗎?*

烏坎能否成為未來中國民主化的“小崗村”呢?對此,郭飛雄表示時機還為時過早。他說,烏坎民選之後怎麼辦,能不能進行民主治理,能不能通過民主運作的形式,走司法救濟的渠道,奪回他們自己的土地,清討他們的帳目等,都需要時間來檢驗。

1978年,安徽鳳陽縣小崗村18位農民在土地承包責任書按下手印,從此拉開了中國農村改革的序幕。小崗村也從此被譽為中國農村改革的發祥地。

*中國其他地方政府仍操控鄉鎮選舉*

在中國被譽為最早的一批自我推荐競選成功的潛江市第四屆人大代表姚立法說,烏坎8千多選民直接選舉村委會表明,中國農村鄉鎮直接選舉的條件已經完全成熟。他說,儘管烏坎的直選在社會產生很大的反響,但是中國一些地方的農村選舉,存在很大問題。他以河南商城縣為例說,鄉鎮兩級人大代表完全在選民不知情的情況當選。

他說:“根據我們的觀察,我們掌握的准確信息,一個村庄,一兩千選民,在選舉人大代表時,就是一兩個人關在辦公室裡邊代填,這個事情非常發人深省。目前中國的選舉狀況,民主狀況非常,非常糟糕。”

據報道,廣東調查組指控多家公司在烏坎有不法行為,其中廣東億達洲集團於90年代在烏坎購地,但沒有給予農民應有的補償。該公司董事長、人大代表李秉記對中國日報說,他們計劃將部分未開發的土地歸還給烏坎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