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改革論調﹕“寧要微詞”卻嚴控微博

  • 蕭洵

騰訊微博首頁截屏

騰訊微博首頁截屏

中共文宣近期頻現改革論調,網際也有政改“小陽春”是否來臨的議論。另一方面,一些呼籲改革的網絡言論卻受到更嚴厲的壓制。有知名學者還稱自己遭到跟蹤騷擾和語言威脅。

前不久,中共黨報的一篇呼籲改革的社評令網際不少博主似有春風拂面之感。但是,隨之而來的種種網際管控措施讓他們感到的卻是寒意。

中央黨校離休教授杜光2月29日晚上正在騰訊微博上寫感想時,頁面突然變白,跳出幾個字:“用戶不存在”。

*杜光:微博寫感想 突然“不存在”*

杜光在網上流傳的一篇短文中寫道:“這太奇怪了,我正在使用,怎麼會‘不存在’呢?繼而一想,這大概是網絡監管部門要封殺我的微博,嚴令騰訊網下手。但我正在使用時宣告‘不存在’,這藉口也太玄乎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啊!”

美國之音致電杜光求證此文。杜光表示有這麼回事,但表示不能接受採訪。

杜光近期因為撰寫《回歸民主 – 和吳邦國委員長商榷十三個大問題》一書而面臨強大壓力。

杜光新作原定於3月1日在香港出版發行。但是該書並沒有按期發行。

*杜光新書發行遇阻 面臨強大壓力*

杜光新書矛頭直指中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在去年兩會時提出的“八確立、五不搞”,稱該說法體現了中共一黨專制的本質。

杜光顯然因此面臨強大壓力。他曾對媒體說,接受採訪需要向領導請示。封殺杜光的不只騰訊微博。杜光的博客已經被中國國內網站全面封殺。

杜光在上述博文中說,“不久前我的新浪微博被封殺時,頁面是‘抱歉,你的帳號存在異常,暫時無法訪問。’這也使我又有氣又好笑,我何嘗有甚麼‘異常’?明明是你們‘存在異常’,為甚麼把它掛在我的名下?

*杜光博客全面被封*

杜光說,3月2日,他先後打開自己的幾個博客,不料都被封殺了。

他說:“微博和博客同時被關閉,說明這種文化專制主義行徑出自同一隻黑手。”

異見作家鐵流近日在《參與》發表的一篇文章,也談及他的博客三度遭封殺的厄運。

*鐵流:博客三度遭封*

鐵流在文中說:“總之,不准你寫,不准你說,不准你哭,不准你嚎,這就是《人民日報》向世界鄭重宣布的中國人民‘享受著充分的言論自由!”

相較微博、博客被封,中國近代史學者章立凡被新浪微博禁言7天似乎算是“善待”了。章立凡在被新浪微博禁言後,通過其他博客發表聲明,說自己“為了迎接‘兩會’召開,開始享受‘休假式治療’七天”。

*章立凡被微博“休假式治療”期間國保密切看護*

但是章立凡說,他在被微博禁言期間,甚至受到國保朝九晚五的跟蹤騷擾和語言威脅。

章立凡說,他這幾天大清早出門,就有人守在外面,走到那裡都被跟蹤。

章立凡昨天還收到一條短信,警告他不要接受境外媒體採訪。

這條短信說,在這個敏感時期,作為一個公民,要維護國家的安全穩定。短信建議章立凡取消這樣的安排,若不取消,後果自負。

章立凡說,他曾經也得到過類似的“勸告”,但從來沒有過這種跟蹤騷擾和語言威脅的方式。

*黨報社論與網際禁言*

這位近代史學者說,他對此感到不解。

他說:“人民日報不是有社論,說‘寧要微詞,不要危機’?而我每天都發些微詞。我主張改革。他們說不改革就會有危險。而我每天主張改革,還是不斷地受到騷擾,而且被禁言。我對此很不理解。”

章立凡說,在上層文宣談論改革的同時,網絡空間的改革言論卻遭到嚴控,這讓他感到很奇怪。

他說:“那麼到底這中間出了甚麼問題?是因為上層意見不一致,還是中央不能協調下屬的相關職能部門?我覺得這事情很奇怪。”

這位歷史學者說,兩會本來就是一個讓人說話的時刻,而這個時候代表們在“廟堂裡”開會,而不許老百姓有言論自由,這也是很奇怪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