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農村發展研究所討論中國土地問題

  • 宋德成 紐約

美國農村發展研究所的兩名代表(左: 朱可亮 右: 羅伊.普羅斯特曼)

美國農村發展研究所的兩名代表(左: 朱可亮 右: 羅伊.普羅斯特曼)

美國農村發展研究所的兩名中美學者一向十分關注中國農民土地被徵收的問題,他們曾經到中國17個省份實地調查研究,並於3月6日在紐約市向關心這個問題的美國民眾提出了他們的最新報告。

兩度獲得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的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及美國農村發展研究所創始人羅伊.普羅斯特曼(Roy Prosterman)表示,根據世界銀行的估計,在2011年,大約7億的中國農村人口平均年收入每人是1100美元,而都市居民是每人3800美元。

*中國農民多數仍然貧窮*

羅伊.普羅斯特曼教授 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

羅伊.普羅斯特曼教授 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



普羅斯特曼說:“超過一億七千萬人口一天的生活費用仍不到2美元。”

普羅斯特曼說,根據中國的新聞媒體報導,近年來農村群體性事件的65%是由徵地引起的,而56%的案子被認為是農民故意阻礙建設,30%的案子被認為是農民包圍地方政府,只有10%的案子能夠得到法庭的解決。

徵收土地正在成為引發中國社會矛盾的一個問題。希望在房地產熱潮中得到利益的地方官員強迫農民離開土地,以方便房地產商從事建設。中國總理溫家寶對此也曾多次批評,並且於3月5號所舉行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強調,農民的土地權利不容侵犯。

*政策雖好卻未能落實*

既然中央政府的政策是保護農民的,那又怎麼會有越來越多的農民抗爭事件發生呢? 美國農村發展研究所中國部門律師朱可亮表示,農民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會採取極端手段的。

朱可亮律師 美國農村發展研究中國部門

朱可亮律師 美國農村發展研究中國部門



朱可亮說:“其實這裏面有一個很大的斷層,就是說,中央層面雖然出台了很多正面的,有效的一些政策和法規,但是在基層的執行方面有很多難度。”

朱可亮解釋說,這當中有很多是制度上的原因,比如政府長期以來比較注重GDP(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但是沒有注意到所付出的代價有多大,所以對民生的考慮欠缺。同時中央層面很多政策的制訂,沒有澈底的考慮到怎麼去提供經費和資源去幫助地方政府來落實政策的執行。

美國農村發展研究所提出的報告列舉了中國農民所面臨的危機,包括被迫出讓土地,農民工到了城市受限於戶籍的規定,無法享有當地居民的福利,證明土地所有權的文件不齊全,以及大部分的產權證明都沒有婦女的名字。 研究報告建議當務之急是在2013年3月之前修改法律,重新定義甚麼是“公共利益”,調昇賠償金額以及縮短賠償時間。

*臺灣的耕者有其田政策或許可供參考*

在開放問答的時間裏,有聽眾提出,國民黨政府遷移到臺灣後,也曾經實施過耕者有其田制度,是否能夠提供給中國大陸作參考。

臺灣駐紐約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政治組組長劉生仁說:“很多人忘掉了這一點,臺灣成為四小龍之前,其實做了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土地改革。”

劉生仁表示農民能夠安居樂業了,政府才能集中精力去進行工業化,提高整體經濟。

美國農村發展研究所(Landesa)是一個非營利事業組織,成立於1967年,它已經幫助過一億個貧窮家庭合法地擁有自己的土地。目前正在13個發展中國家,進行相類似的工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