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家說緬甸改革存在倒退的風險

  • 莉雅

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所長克雷納在一次聽證會上(資料圖片)

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所長克雷納在一次聽證會上(資料圖片)

緬甸政府最近採取的一系列改革和釋放政治犯的舉動贏得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讚譽。不過,一些專家警告說,緬甸的改革存在倒退的風險。他們認為,在大家關注即將舉行的議會補選是否公平公正的同時,更為關鍵的是要看反對派領導人昂山素姬在進入議會後能夠在多大程度上發揮作用。

去年3月執政的緬甸文官政府在吳登盛總統的領導下採取了一系列政治和經濟上的改革,包括與反叛的少數民族之間實現停火以及釋放幾百名政治犯。

這些舉動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肯定。聯合國承諾將繼續支持緬甸的改革。美國不僅派遣克林頓國務卿對緬甸進行歷史性的訪問,而且在今年1月恢復了與緬甸的全面外交關係。美國和歐洲等國家正在考慮取消長期以來對緬甸實施的制裁。

目前,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緬甸4月1號舉行的議會補選以及緬甸的民主派領導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的參選。

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所長克雷納(Lorne Craner)認為,這次選舉的確是衡量緬甸是否繼續民主改革的一個重要指標,但是他指出,選舉是民主的一個必要但不是充分的條件。

*克雷納:緬甸的改革錯綜複雜*

他日前在傳統基金會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對緬甸的民主改革進程發出了這樣的警告:“緬甸存在後退的危險。這些改革是錯綜複雜的。緬甸仍然是權力高度集中在幾個人手裡,他們與前軍政府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這一事實就是其中的一個複雜因素。我們還看到,緬甸當局並不是鐵板一塊,而是有分歧的。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同意改革,而且有的人有權在任何時候使這些改革突然終止。”

這位前美國助理國務卿指出,緬甸引人矚目的改革發生在權力的最高層,而對普通民眾並沒有帶來甚麼影響,尤其是那些少數民族。克雷納認為,緬甸政府把這些沒有聲音的民眾以及少數民族納入到主流政治中來是至關重要的。

*前政治犯:不公平法律和法令仍然有效*

總部設在華盛頓、致力於促進緬甸人權的“美國緬甸運動”的執行主任昂丁(Aung Din)也認為,緬甸目前的變革只是表面的現象,民主進程很可能陷入停頓甚至是倒退。

這位因為參與1988年的反抗運動被囚禁多年的政治活動人士指出,儘管緬甸當局釋放了數百名政治犯,但是這些人並沒有真正的獲得自由,因為他們的獲釋是有條件的。另外,還有幾百多名政治犯仍然在押。

他在這個研討會上表示:“此外,當局用來關押這些政治犯的不公平法律和法令仍然有效。國家保護法、突發事件規定、有關出版登記、電視錄像以及成立組織等法律都是為了囚禁人權和民主活動人士而制訂的。緬甸不公平和腐敗的司法制度繼續成為緬甸政權壓制自己人民的工具。如果不廢除這些不公平的法律法規,沒有一個獨立的司法體系和法治,我看不到緬甸走在民主的正確道路上。”

昂丁表示,鼓勵和支持緬甸公民社會的發展是確保緬甸的改革取得積極成果的關鍵。

美國人權團體“現在自由”的發起者和主席根澤(Jared Genser)認為,與過去20年相比,現在有更多的理由相信緬甸的情況會改善,但是目前的改變並不是根本性的,也不是不可逆轉的。

*根澤:目前的改革不是不可逆轉的*

他在傳統基金會的研討會上表示:“對緬甸進行近距離觀察就可以明顯地看到,到目前為止的最新發展只是一種貌似真實的東西。我有理由認為國際社會需要對緬甸正在進行的改革進程持建設性的批評態度。首先,到目前為止,緬甸沒有進行憲法改革,也沒有改變與軍方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的司法體系。就像昂山素姬所說的那樣,沒有法治,緬甸的局勢就不會有不可逆轉的改變。”

根澤指出,2008年通過的新憲法排除了全國民主聯盟以及少數民族領導人的看法,對軍方給予永久性的豁免權,使他們過去以及今後的行為不受司法追究。更為糟糕的是,它允許軍方對行政和司法部門的決定擁有否決權。

*民主黨派在補選後的作用*

這位活動人士說,即使昂山素姬及其盟友在4月1號的議會補選中獲得大部分的席位,他們最多也只能控制10%的議席。他認為,民主黨派在補選後的議會中的作用將是有限的。

他說:“我不得不說我最大的擔憂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民主黨派現在被看作是執政體系的一部分,緬甸政權就可以說,‘我們從來沒有說民主意味着你總是可以如願以償,我們說的是,民主意味着你可以在桌子上佔有一席之地。現在你在參政,你每次在投票上處於10比90的劣勢,這不意味着這不是民主,只是說你不擁有多數。”

緬甸的民主人士昂丁也認為,昂山素姬進入議會之後究竟能夠獲准發揮多大作用將是緬甸是否發生改變的一個真正的晴雨表。

這些專家認為,國際社會應該對緬甸的情況進行斟酌之後才做出反應,而不是急於取消對緬甸的制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