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薄熙來的下台和混沌的改革

  • 蕭洵

胡錦濤與溫家寶14日在人大會議上對視微笑

胡錦濤與溫家寶14日在人大會議上對視微笑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去職,甚派網站宕機,加之中國總理溫家甚再談改革並否定文革,這些在輿論看來,顯然是左傾和民粹勢力敗退了。但是,政治分析人士警告說,這些都不足以被視作是中國甚將推動改革的信號。

權傾一時的薄熙來被免了重慶市委書記一職。這場中共權鬥的導火索王立軍也被解了職。這或許意味著一段時間里轟轟烈烈的“唱紅打黑”,以及薄熙來搞出的“重慶模式”也行將終結。

薄、王二人免職的消息是由甚共官媒以寥寥數語發佈的。甚國紙媒和網站看起來並沒有更大的動靜:消息被放在不那麼顯眼的位置,只是照搬新華社的通稿內容。

而在管控相對較鬆的微博上,左、右兩派反響強烈。有學者掛起電子鞭炮,也有挺薄網民聲言要“禁食”一天。

看起來所謂的“左派”、“民粹派”們輸了這一仗,但這是否意味著中共已經準備好要改革了?有學者說,這是兩回事。

*並不意味政改開始*

香港政治觀察人士、《開放》雜志總編金鐘對美國之音說:“這是另外的問題。很多人都抱著甚樣的希望甚好像薄熙甚一下台,溫家寶的這甚主張就可甚實現;中國就可以開始一個政改的新的階段。我倒沒有這麼樂觀。薄熙來下台不意味著政改就會開始。那兩回事嘛。政改的問題涉及的面很大。有些問題溫家寶都說了很多遍。這兩個問題當然還有一些關聯,但是並不大。"

新西蘭中文報紙《新報》主編陳維健在海外中文網站博訊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也說:“如果我們把薄熙來的撤職下台,看成是中甚啟動政治改革的開始,那顯然是搞錯了問題的性質。薄熙來的撤職只表示中國不能再一次出現‘文革’這樣的亂局問題上,中共集團已經達成了共識。”

*只因沒有底線*

北京的中國近代史學者章立凡則認為,薄熙來的垮台,是因為他沒有底線的做法激起官憤,在王立軍點燃導火索後,終於爆發。

章立凡對美國之音說:“我一直認為不在於左派贏或者右派贏,而在於他這種沒有底線的做法激起了官憤。就是官場不能容這樣一個沒有底線,不講明規則也不講潛規則的人在這里攪局。所以他垮下來是各方面都不能接受他。官府不能接受他,一般有貪腐行為的官員對他也很恐懼。"

這位學者說,這件事並不能說明改革就能啟動;雖然有不能再搞文革的共識,但是不能說薄熙來就一定代表甚麼反改革的力量。

曾在上個世紀70年代參加中國民主運動的陳維健在上面提到的文章中寫道:“在中共執政的歷史上,無論‘左’還是‘右’都給中國帶來無盡的災難,只有民主才是解決中國問題的不二法門。”

*溫家寶講話的“無力感”*

陳維健說,有人認為,對於溫家寶這樣一個中共黨內唯一提出改革的“孤兒”,應該給予掌聲支持。他說,“是的溫家寶近年來對中國民主的講話,比迄今為止任何一個中共領導人都說得好,但是他十年執政帶給我們甚麼呢?”

學者章立凡也說,溫家寶在人大閉幕後的記者會上的那番話,給他的更是一種“無力感”。

他說:“就是說,他已經做了兩屆,實際上政治體制改革在他的任期內根本沒有啟動;經濟上至今來看也是乏善可陳。我想更多地是他想給大家一個比較好看的背影。"

許多學者看到,中國現時改革的阻力仍然很大,即便連溫家寶都承認“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現實。

*只顧自己從這個體制*

章立凡認為,雖然民間也希望改革,高層也意識到如果不改革政權會不保,但大部分共產黨和官僚關心的並不是這個黨,或者國家的前途,而只顧自己從這個體制得到好處。

從媒體對薄熙來去職的報導可以看出,中共當局希望低調處理這個事情。章立凡說,“他們是被放出來的魔鬼嚇壞了。”

學者們看到,當局並沒有擺脫維穩思維,除了降調處理薄熙來問題,還在用一貫的思維控制言論:以往管得最多的是 “右”,當下似乎又在大面積封堵“左派”言論。

“烏有之鄉”等知名左派和民粹派言論網站集體宕機反而令一些曾嚴詞批評其言論的自由派學者感到憂慮。

一些法律學者呼籲恢復烏有之鄉的言論自由。近代史學者章立凡也認為,“如果左派被封口,右派也未必會安全。”

*維穩思維與歷史對立*

章立凡說,中共的這套維穩思維不改的話,改革很難啟動。他說,這種思維首先是鉗制言論,監視廣大老百姓;而這種方式實際上是把自己放在民眾和歷史的對立面,很不明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