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溫家寶口中的“文革”重演 是危言聳聽﹖

  • 張楠

中國總理溫家寶在兩會後召開的記者會上(資料照片)

中國總理溫家寶在兩會後召開的記者會上(資料照片)

中國總理溫家寶最近表示﹐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文化大革命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對於溫的這番話﹐有人認為言之有據﹑很有必要﹔也有人認為﹐那不過是危言聳聽。“文革”真會捲土重來嗎﹖

“文革”對於年輕一代已經非常遙遠了。分析人士認為﹐溫家寶總理在“兩會”後的記者會上舊事重提﹐絕非無病呻吟﹑杞人憂天。特別是﹐他兩次談到否定“文革”的《若干歷史問題決議》﹐並把《決議》跟當時的重慶市委主要負責人聯繫起來。

*“文革”基因或被植入十八大*

北京獨立學者吳稼祥說﹐儘管“文革”在《決議》中被全面否定﹐但是近10年來,“文革”卻成為網絡上的敏感詞﹐不允許對它進行討論和批判﹐有人竟公開打出擁護“文革”的旗號。

他說﹕“‘烏有之鄉’甚至歌頌‘四人幫’﹐在它的網站上可以辱罵黨的領導改革開放的所有領導人。”

吳稼祥說﹐這是80年代鄧力群主導意識形態時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以來﹐提倡主旋律﹐抵制西方文化和普世價值的結果。這種意識形態正在被複製到今天。

他說﹕“‘文革’殘渣餘孽的泛起,就像洪水一樣淹沒整個社會。他(溫家寶)要不說話﹐不上去阻擋一下,那情況就非常糟糕﹐不會對十八的召開創造良好的政治氣氛﹐有可能文革的基因被植入十八大。”

中共十八大將於今年秋天舉行﹐屆時中共領導核心將進行10年一次的權力交接。由於“唱紅打黑”而聲名遠揚的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曾被認為是角逐九人政治局常委的有力人選。

不過﹐薄熙來的得力幹將﹑前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進入美國領館事件以及薄在重慶推行的“文革”政治運動式做法﹐終於使他被革職。


*手段也必須合法*

中國著名經濟學家茅于軾

中國著名經濟學家茅于軾



經濟學家茅于軾認為﹐溫家寶說“文革”悲劇有可能重演是有道理的。

他說﹕“很簡單,一個公安局長在重慶都得不到人身保護﹐要找到美國領事館去求保護。那普通的人在重慶能得到保護嗎?所以﹐重慶變成一個沒有法治的社會了。王立軍所揭出來的事也就是說明這個問題﹐完全是一個人說了算。一個沒有人身保護的社會就是文革時候的狀態。”

中國長期以來有一種觀念﹐認為只要目標偉大﹐就不必計較手段。聯繫到重慶的做法﹐作家戴晴說﹐這種觀念跟法治社會是相抵觸的。

中國知名作家戴晴

中國知名作家戴晴



她說﹕“就算你打黑打掉的真是罪大惡極的黑幫頭子。你用什麼辦法?如果你用專政的手段﹑專制的手段﹑用你一個人說了算的手段﹑用不公開的手段﹑用不可以討論的手段來做的這件事﹐就是不可取的。如果你的過程是違法的﹐那麼你的目標說得再漂亮﹐我不信。”

重慶有個叫李俊的億萬富翁逃到國外。他最近在接受西方媒體採訪時稱﹐他在打黑運動中受到刑訊逼供。薄熙來否認重慶有此類違法現象。他在人大重慶代表團答記者問時說﹐打黑除惡雖然涉及面比較寬,但重慶都是依法辦案的。

*“文革”親歷者反感唱紅歌*

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

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



薄熙來在重慶的另外一個大動作就是“唱紅歌”。紅歌運動不僅在當地搞得熱火朝天﹐還要唱到北京去﹐唱到香港去。積極參加者或者為其叫好者自然大有人在﹐但也引起眾多“文革”過來人的反感。戴晴就拒絕唱紅歌。

她說﹕“我算是一個醒悟了的人。我自己知道,曾經在我生命當中的一段,我是如此之愚昧。這是我一生的痛啊!我不能再不斷扒開我這傷口﹐來給這傷口撒鹽。我得罪死你們了﹐我也不唱。”

北京獨立學者曹思源認為﹐問題不在於唱幾首歌﹐而在於重新神化毛澤東﹐在於如何對待歷史。

北京獨立學者曹思源

北京獨立學者曹思源



他說﹕“薄熙來說‘唱紅’何罪之有﹖幾億人口吃不飽飯,頭天上床,第二天爬不起來﹐餓死了﹐這些老百姓何罪之有啊!他們餓死了,被整死了,娃娃上不了學﹐十年不辦大學﹐這麼大的損失老百姓何罪之有啊﹗現在你們還顛倒是非,還要神化﹐走錯誤路線。那當然是復辟‘文革’了。”

曹思源說﹐是否堅持“文革”思想的一個標誌就是對待毛澤東路線和思想的態度。

*要守住《決議》的底線*

其實﹐復辟“文革”的思潮早已引起中國精英的警惕。去年﹐在紀念《若干歷史問題決議》30週年的座談會上﹐人民日報評論部的馬立誠說﹐在舉甚麼旗的問題上我們正受到挑戰﹐有人要舉起毛澤東晚年思想的旗幟﹐為“文革”翻案﹐並試圖用“文革”的手段解決當前中國面臨的問題。

中共已故領導人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呼籲守住《決議》的底線。他說﹐這個底線就是對“文革”一定要持批判的﹑根本否定的態度。

曹思源肯定了《決議》在分清是非方面的積極意義﹐但是認為《決議》沒有講清楚“文革”錯誤的根源。他說﹐如果制度正確﹐毛的錯誤本是可以糾正的。

他說﹕“10年都糾正不了一個領袖的錯誤。這個制度是幹嘛吃的?就是制度有問題。可以說到現在為止,我們基本上在政治制度上,仍然是一個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政治制度。這個制度沒變。”

戴晴表示﹐要說災難﹐就不能只說“文革”﹐而應該從中共武裝奪取政權建立中央人民政府說起。

*尚不具備產生“文革”的基本因素*

不過﹐戴晴並不認為“文革”會馬上死灰復燃。她說﹐產生“文革”需要有兩個基本因素﹕第一是經過多年造神運動產生的毛澤東那樣的無上權威﹔第二是培養一大批無限忠於這個無上權威的百姓。

她說﹕"就現在薄熙來想要變成像毛澤東那樣的無上權威, 然後在今天有了互聯網的情況之下, 再造出幾億個當初像我們這樣的大笨蛋, 那麼敬神的百姓。這兩個基本條件都 沒有。"

重慶市委被改組了﹐溫總理也向中共黨員和領導幹部發出了防止“文革”悲劇重演的警告。曹思源說﹐這只是“文革”復辟派的一個重大挫折﹐並不表明左傾勢力會完全偃旗息鼓。

分析人士認為﹐歸根結底﹐中國需要一場真正的政治體制改革。《新京報》社論說,當下,中國社會確實面臨不少問題,可是解決這些問題,只能靠建立在民主和法治基礎上的全方位“改革”,而不能靠運動式的“文革”。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