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專家:華為難撇共黨原罪

  • 黃耀毅

北京商店裡銷售華為的網絡產品(資料圖片)

北京商店裡銷售華為的網絡產品(資料圖片)

雖然奧巴馬政府希望吸引更多外國公司到美國投資,但包括奧巴馬總統以及共和黨參議員沃爾夫(Frank Wolf)等,都否決或反對中國的華為公司在美國直接投資。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發表了一份有關於中國的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的報告《電信與華為難題:中國在美國的直接投資》。撰寫這份報告的克勞德.巴菲爾德(Claude Barfield)雖然認為,只要華為能夠消除對於美國國家安全與網絡安全的疑慮,就應當考慮讓華為在美國投資,但於3月22號在美國企業研究所的研討會當中,巴菲爾德也指出,華為與中國政府以及人民解放軍,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他舉智庫蘭德公司2005年的研究說明:“蘭德公司的研究提出中國的‘數碼三角’,一方是人民解放軍,一方是研究機構,第三方則是國營或私有企業,這三方有著緊密關聯,有著某種協同關係。而這從我的角度來看,這對於華為在1999年之後這十年的發展,就能做出合理的解釋。很明顯的,中國政府在1990年代操縱了電信產業。”
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巴菲爾德

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巴菲爾德


巴菲爾德認為,對於中國政府而言,電信產業不只是經濟上的最高優先,也是國防與安全的最高優先。巴菲爾德也提到,華為若要成功對美國投資,也必須解決其大幅接受中國政府幫助造成不公平競爭的事實,例如中國銀行對華為提供的出口信貸。

他說:“就我所知,華為得到了10億美元,但這筆錢並不是流向華為,而是給予他們的客戶,而我認為這就是華為以及其他(中國)公司之所有能夠確保跟客戶簽約的原因之一。”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在2004年同意向華為的客戶提供100億美元信貸額度,到了2009年更提升到300億美元。巴西最大的固網電話運營商TeleNorte首席財務官亞利克斯.佐爾尼格(Alex Zornig)也在2011年4月表示,該公司採購網絡設備時,華為的出價具有明顯優勢,因為華為的合同能夠讓TeleNorte接觸到中國國家開發銀行300億美元的信用額度。

*華為想撇清與中國關係*


華為美國分公司對外事務副總裁普朗默

華為美國分公司對外事務副總裁普朗默

華為公司華盛頓分公司的對外事務副總裁威廉.普拉默(William Plummer)則表示,華為的資金不是只有來自中國的銀行,華為員工有購買公司股票的選擇權,華為也與30家國際主要商業銀行有往來,如花旗銀行等。他並且認為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或是中國銀行給予華為的出口信貸,對於華為的生意是微不足道的動。

他說:“從2005直到今年初,我們在全球做了超過140億美元的生意,當中只有5、6億美元是與中國開發銀行或中國銀行,或中國進出口銀行對華為客戶進行信貸有相關,這是個微不足道的比率。”

不過普拉默提供的數據,與華為公司副董事長、華為公司美國董事長胡厚昆所說的數據不同。根據中國金融網站《中金在線》2011年4月25號的報導,胡厚昆在當年2月表示,直到2011年2月,中國開發銀行向華為客戶累積貸款100億美元。

而且中國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陳元在2011年11月的《中國金融雜誌》當中更強調開行是華為進軍國際的後盾,他說:“在開行的支持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和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已經從20年前名不見經傳的科技型中小企業,成長為全球頂尖電信製造商,市場份額分別為世界第2位和第5位。”

*中國政府的手伸進企業,原罪*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研究員史劍道認為,表面上公司結構如何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國政府能夠主宰中國企業的走向。

他說:“我不在乎公司所有權架構,在這房間裡的某些人,包括我在內,是某些公司的董事,而該公司可能偏愛法國,而這與公司所有權完全無關。雖然有人會反對,但我要用國營企業來稱呼。沒錯,公司所有權是被爭論的,你可以說被控制、被導向,也可以說是在一黨專政且沒有法治的國家當中存在的公司。”


傳統基金會研究員史劍道

傳統基金會研究員史劍道

劍道舉中國聯通為例子。原本的中國聯通在創業之時的1990年代末可算是私有公司,但2008年在北京當局介入下,被拆開出售與合併。他說這正是因為中國政府將電信業當成戰略的一部分,所以對於電信業者強加控管,而華為也不例外。

史劍道認為,產業界人士在討論中國企業投資案的時候,經常忽略到不同政府的立場,他說:“許多國會議員談論的中國企業行為,公平的來說,也可以運用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上面。不同的地方是,在中國沒有法治能夠保護企業免受政府滋擾。所以當政府告訴你要做甚麼,你要不是照著辦,就是跟中國聯通一樣下場。”

*華為不是中國企業?*

華為美國分公司對外事務副總裁普拉默則更進一步的疏遠華為與中國的關係,他說:“並無法國公司、中國電信商之分。思科、阿爾卡特朗訊、諾基亞、西門子、愛立信、華為、中興通訊,我們都是全球企業,我們都是跨國電信商。”

不過史劍道認為,中國官員不會同意這種說法:“沒錯,我認為華為背負了原罪。國際化的公司與國際公司是不相同的。說華為不是中國公司,根本就是胡言亂語,說中興通訊不是中國公司,也根本是完全胡扯。如果你有任何疑慮,我建議你去問問中國官員,他們會糾正你。”

史劍道強調,不開放華為,不代表反對中國資金,華為只是某一個產業當中的某一家公司罷了。他贊成中國其他的產業到美國進行投資,例如開採美國豐富的礦藏等等,但在現階段,受到中國政府扶植的中國電信業,背負著原罪以及中國政府的戰略考量,並不適宜開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