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澳大利亞禁止華為參與競標國家網絡項目

  • 楊明

北京商店裡銷售華為的網絡產品(資料圖片)

北京商店裡銷售華為的網絡產品(資料圖片)

澳大利亞總理吉拉德星期一表示,政府採取的行動,是“謹慎的決策”,以確保擬議中的網絡正常運轉。

《澳大利亞財經評論報》上週末報道,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官員去年底曾告知華為公司,不要參與澳大利亞最大的基礎設施建設、國家寬帶網絡的競標。報道說,司法部副秘書希恩告訴華為“不要浪費力氣競標”,因為他們不會成功。

澳大利亞國家寬帶網絡(NBN)總投資360億澳大利亞元。這項網絡工程建成後,93%的澳大利亞家庭和企業網絡將由光纖網絡連通。
華為澳大利亞公司事務部主任米切爾在一份聲明中說,“盡管我們很明顯對這項決定感到失望,但華為將繼續保持開放、透明,并尋求找到多中種方式,為我們的技術安全提供保證。雖然網絡安全對所有買主來說都是個關切,但真正的風險是錯失中國能提供的創新。”

民營企業華為公司總部在中國深圳,是世界第二大電訊設備供應商。公司總裁和創始人任正非曾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擔任軍官。華為曾經為英國、新西蘭等國家的類似項目提供過設備,但華為在美國的發展并非順利。2007年華為收購美國3Com公司計劃受阻,2011年華為收購3LeafSystems專利交易未獲得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同意,華為試圖收購北電網絡、摩托羅拉等公司資產,都因安全問題胎死腹中,功虧一簣。

金融時報說,華為總裁任正非行事低調,拒絕透露公司最終所有者信息,讓美國官員懷疑該公司或許是中國政府或軍隊的代理人,華為提供的設備可能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英國資深時事評論員、前香港《信報》總編輯邱翔中說,中國是威權的政治體制,其不開放的政治特性,讓西方人無法捉摸,而且中國經常對外發表非常情緒化的民族主義言論。他說,民營企業大多都有政府或軍方背景,美國對此非常擔心和警覺,才以安全原因否決掉中國企業兼并或收購美國企業的計劃划。

他說:“美國的一些政治人物、參議員、眾議員中有一部分人經常很警覺,認為中國是用國家力量來進行商業活動。這些商業活動又會幫助中國。所以他們擔心會損害美國的利益。”

邱翔中說,中國公司背著政治體制落後、不公開、不透明的包袱,在他們走出去的時候,會比一般公司走出去的困難要大。

華爾街日報說,澳大利亞媒體去年報道了總理吉拉德和時任外長的陸克文等多位政府部長的電腦被網絡黑客攻擊,報道稱,黑客據信是中國的情報機構。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去年11月公布的一份情報報告認定,從中國發動網絡攻擊的黑客,無論他們從屬於政府或私營行業,是世界最“活躍、持續最久的”工業間諜犯罪者。報道提到的中國網絡黑客攻擊事件,包括谷歌的電子信箱遭入侵,全球能源公司數據被竊等等。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博士說,澳大利亞政府對於電訊網絡安全方面的關心,實屬正常。他說,世界前50名電訊服務供應商,已經有45家使用的是華為設備,從來沒有發現有甚麼安全方面的問題。至於華為總裁任正非曾經在軍中服役,以此為借口說華為有軍方背景太牽強。

他說:“這表明澳大利亞對他的國家定位和國家發展方向,處於掙扎、糾結的狀態。你澳大利亞國家定位首先是個英聯邦國家,還是個亞太國家。”
梅新育說,東亞是澳大利亞最大的市場,是澳大利亞經濟增長的最強有力的拉動力量。因此,毋庸置疑,澳大利亞經濟增長的前途在於東亞,在於亞太。

中國和澳大利亞兩國經貿關系發展密切。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國,澳大利亞鐵礦石、煤和天然氣等資源和能源出口,超過四分之一銷往中國。3月22日,中國和澳大利亞又簽署了310億美元的貨幣互換協議。經貿專家梅新育教授說,這體現了中澳之間經貿關系在不斷擴大,但與此同時澳大利亞又製造了這這麼多貿易摩擦,由此體現了澳大利亞的國家定位和國家發展戰略方面的矛盾和衝突。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博士指出,在中國商人看來,澳大利亞作為一個商業夥伴,不確定因素太多,可能導致他們在同等條件下,舍去澳大利亞而選擇其他貿易夥伴。

中國政府未來同澳大利亞洽談大宗貿易時,澳大利亞的政治不確定性將是一個重點考慮問題。他說:“一個可能的解決辦法,就是完全拋開澳大利亞;另外一個解決辦法,就是還是跟澳大利亞簽合同,但是把原來的合同一個分成兩個或三個,另外一兩個跟別的國家簽約。這樣降低澳大利亞政策風險給我們帶來的潛在麻煩。”

華為公司發言人米切爾表示,華為能否參與澳大利亞的寬帶網絡項目取決於該國政府,但是如果挑選華為,該公司“是可以為國家寬帶網絡項目做出積極貢獻的。”

據《澳大利亞財經評論報》報導,華為的消息來源還暗示,如果澳大利亞不解除對華為公司投標的限制,中國政府將作出強烈報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