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世界媒體看中國:薄督與美國

  • 齊之豐

薄熙來(資料圖片)

薄熙來(資料圖片)

“薄督”是中國網民給前中國共產黨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外號。

4月10星期二,中國官方權威通訊社新華社發表電訊說,“鑒於薄熙來同志涉嫌嚴重違紀,(中共)中央決定停止其擔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其立案調查;”薄熙來的妻子薄谷開來則因涉嫌故意殺人犯罪,已經被移送司法機關。

人們廣泛認為,薄熙來像中國過去帝王時代稱霸一方的朝廷大員一樣,在重慶大張旗鼓另搞一套(即“唱紅打黑”,也就是動員群眾唱中共的傳統宣傳歌曲、動用非常手段包括酷刑打擊他所說的黑幫勢力),其目的是爭取在今秋召開的中共18大上晉昇中共以及中國最高權力機構,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如今看來﹐他連免做階下囚都已經困難。

*兩度在美國影子下*

“薄督”這樣的富有中國特色的外號,薄熙來這樣一個顯然是有意問鼎中國最高權力層的人跟美國究竟有甚麼關係呢?

時至今日,即使是對中國政治只是一知半解的人,也可以如數家珍地說出一串薄熙來跟美國的關係。例如,直接導致這次薄熙來失寵的原因是他的前心腹、“打黑”悍將王立軍一度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尋求庇護;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目前在美國讀書;薄熙來的律師妻子谷開來一度在美國打官司,并且出了一本書,題目是《勝訴在美國》(光明日報出版社1998年2月第1版,19.80元)。

但在《日本經濟新聞》記者多部田俊輔看來,薄熙來迄今為止在中共官場兩度失勢,都是在美國的影子之下,薄熙來跟美國的糾葛不是一般的糾葛,而是牽涉更深層的問題。多部田俊輔4月1日從重慶發出報道,題目是“中國薄熙來解職戲劇 / 這次實際上是第二次 / 兩次都有美國的影子。”

多部田俊輔報道所說的薄熙來第一次在美國的影子下失勢,是指他在2004年被從遼寧省長的職位踢到樓上,改任中國商業部長。薄熙來2002年在擔任遼寧省長期間動用類似於重慶“打黑”的那種手段,對一度是中國名列第三的富豪、華晨汽車董事長仰融下手,指控仰融侵吞國有資產。

不甘坐以待斃的仰融聞風而逃,逃到美國。多部田俊輔報道說﹐仰融在美國獲得了跟當時的小布殊總統有聯繫的一些共和黨政治家的支持,將薄熙來和遼寧省告上法庭,給當時美中緊張關係添加了對立的火種。於是,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後來決定把薄熙來從遼寧調走,讓他改任商業部長。

*與美國的糾葛*

多部田俊輔寫道,這一次薄熙來失勢,則跟美國有更直接的關係:

“這一次薄熙來解職劇的發端,是跟他分道揚鑣的前心腹跑到美國領事館的事件。美國方面從那個前心腹那裡獲得了有關薄熙來的情報,在向胡錦濤主席發出直接通報之外,看來又在有關的會談中向隨後訪問美國的習近平國家副主席發出信號,表示美國不希望看到薄熙來進入中國最高領導層。”

“美國為甚麼不喜歡薄熙來呢?除了仰融事件之外,薄熙來在遼寧期間對法輪功的鎮壓,以及在重慶期間對市民的煽動性運動,讓美國方面感到‘薄熙來假如進入中國最領導層主管公安,將對民主化問題採取強硬路線,難免導致美中關係惡化’(美國IT產業公司一位主管語)。這位主管表示,美國方面如此向警惕薄熙來的共青團派和習近平副主席示好,是希望有利於今后的對華交涉。”

“中共這次權力交接,是沒有鄧小平那樣的絕對強人領袖指名接班人的首次權力交接。世界第二經濟大國中國的最隱蔽的權力鬥爭激化,其背後也有美中之間的過招。”

*中美聯繫和對比*

《日本經濟新聞》記者多部田俊輔將薄熙來被解職跟美國如此聯繫起來,與此同時,美國西部大報《洛杉磯時報》記者巴巴拉.德米克則在薄熙來解職劇中發現了另一種美中聯繫。在4月2日發表的報道中,德米克將美中兩國和兩國政治進行了聯繫和對比:

“在中國沒有選舉,沒有相互抹黑的辯論會,也沒有1000美元一張入場券的競選籌款餐會。但中國近來似乎是也學起了美國的政治套路,齊備了競選一樣的肮髒伎倆,外加一位放在美國政黨大會上也會如魚得水的政治家。

“像美國一樣,今年是中國的權力交接年。在今年10月,中國共產党將召開大會挑選即將卸任的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的接班人。到明年,胡錦濤也要卸去國家主席的職務。習近平副主席已經被內定為接班人,但9人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有7個要換人。

“爭權奪利的權力鬥爭由此而來。其結果是小報喜歡大報特報的令人欲罷不能的醜聞(只是中國沒有甚麼‘獨立於執政黨控制的’小報),外加一個死去的英國人,一輛賽車撞車,以及有人試圖逃亡美國。”

“在這一切變得讓人頭暈目眩之前,中國政府在吹噓今年的權力交接將平穩有序,大方得體,而不是民主國家的那種常常是荒唐瘋狂的鬧劇。”

*薄熙來案事關美國*

美國主要報紙《華盛頓郵報》4月2日就依然在發展的薄熙來案再次發表社論,指出薄熙來案所顯示的中國政治鬥爭不僅僅顯示了所謂的中國發展模式的致命傷,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而且也事關世界,事關美國:

“中國對已經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改革能力,不僅會影響到中國人民,而且也會影響全世界。一個具有如此這般的全球重要性的國家由一撥自封的精英按照列寧主義的原則進行統治(假如說其中可以見到任何遊戲規則的話),這一是事實本身顯示了中國模式的弱點,對美國和中國與之打交道的其他國家也是一貼清涼劑。

“盡管一些訪問中國的人對中國的高樓大廈和繁忙工廠印象深刻,但這些人大概是沒有看到一個關鍵問題,這就是對任何國家來說,長期的穩定和繁榮的真正來源是法治和政府透明。這兩樣東西中國還一樣也不具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