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陈光诚遭迫害,到底谁之罪?


陈光诚与胡佳日前在北京某地会面

陈光诚与胡佳日前在北京某地会面

历经磨难的山东盲人陈光诚,逃离软禁进入北京一处“安全”地方,引起舆论高度关注。陈光诚坐牢数年,出狱后遭到软禁,全家跟着受罪、挨打受骂,探视他的朋友,无论中外,一律被粗暴对待,这一切,到底是地方当局的胡作非为还是北京高层的首肯?

中国知名维权人士胡佳星期一在其推特上说:“打瞎子,骂聋子,绊瘸子,老天劈你龟孙子!送给山东、北京所有对压制盲人陈光诚负有责任的国家公职人员和雇佣打手。”就是胡佳第一时间把陈光诚进入“安全”地方的消息透露到网上的。

在这里,胡佳抨击的是山东和北京对迫害陈光诚负有责任的“国家干部”。

陈光诚在上星期天逃脱了将近两年的软禁,进入了一个安全地方。为此,一些帮助他逃亡的人还有陈的家人,都被当局带走讯问,包括胡佳。陈光诚的行动,和重庆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驻成都总领馆一样,石破天惊,让中国一个人权个案,成为国际事件。陈光诚还发布了一段视频在互联网上,控诉这些年来,山东“打手们”对其一家的残酷迫害。

*多维:地方无法无天*

海外新闻网站《多维》连续两天发表文章说,陈光诚受难,是山东地方政府“无法无天”。该网站星期天说,从目前的事实来看,“陈光诚事件自始至终,一直是沂南县地方政府冲在最前,充当‘打手‘的角色。更高层级对于此事都没有发表过多的看法。”文章说:“由此可以看出,中共高层级方面对于陈光诚事件一直保持一个谨慎的态度,至今仍未作出正面回应。而将此事推到今天这个地步,更有可能来自于当地政府的擅自妄为和无法无天。”

星期一,该网站再度发表文章题目是:激怒北京 陈光诚逃亡 地方政府难脱其咎。这次的文章承认是中央政府难脱其咎。文章说,陈光诚进入美国使馆已数日,中方民政部、计生委、外交部、公安部四部门正同美国方面“紧急磋商”。中共高层极为被动,压力颇大,“对于山东省地方政府也极为不满”。文章说,山东省地方政府的无法无天,严密监控甚至粗暴对待陈光诚的行为更是导致事件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的直接因素,“山东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厅长更应负主要责任”。

*中央和地方,谁“难脱其咎”?*

不过,文章也说:“中央政府未及早予以重视,妥善处理,难脱其咎。”“如果说在陈光诚的问题上中央政府要负领导责任的话,那山东地方政府和官员要负直接责任。”

文章里的“中央政府”“难脱其咎”到了标题里就变成“地方政府”“难脱其咎”。

盲人陈光诚一家人,连累老母亲和亲戚朋友,遭了这么多磨难,到底谁应该负责?谁之过?谁之罪?

我们回顾一下陈光诚案的始末。

*陈光诚案始末*

2005年8月,陈光诚在北京被山东警方抓回山东就失去自由。2006年8月,沂南法院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处陈光诚有期徒刑4年3个月。2007年1月,临沂中院维持一审法院的原判。2010年9月出狱,之后被软禁在家,直到2012年4月下旬逃脱监控。

这些年来,陈光诚一家遭到无数次非人虐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星期一晚上的头条发表了该网站记者联合撰写的长篇报道说,陈光诚在逃离家乡后星期五给总理温家宝发出(视频)呼吁,要求调查这些年来残酷打压他们的当地“打手”们的无法无天行为。

陈光诚说:“他们冲进我家,十几个男人围殴我妻子袁伟静,他们把她打倒在地上,用被子蒙住她,拳打脚踢好几个小时,他们也是这样对待我的。”

如果说,发生在陈光诚家中的暴行,是山东地方当局打手所为,地方政府应该负责,那么,围绕陈光诚案这些年来所发生的一切,就不仅仅是沂南县双喉镇东师古村一个地方的问题了。

*陈光诚告状,投诉无门遭绑架*

2005年9月6日,陈光诚在北京和美国时代周刊记者讨论临沂的计划生育状况,被山东警员在不出示任何证件、公文的情况下,强行抓走。

北京律师李劲松曾作为陈光诚的代理律师在2006年12月6日递交给一份起诉临沂市 兰山 区 人民法院递交诉状,状告临沂公安局长刘杰。状子上这样写道:“2005年9月6日下午,原告陈光诚在北京的一个朋友中国政法大学教师腾彪博士的住处门外,遭到6个自称为公安人员的男子的绑架。他们将原告推进一辆车带走(桑塔纳2000,车号为鲁B13237)。四个人把原告硬按在车座上,让原告呼吸不过来。路途中原告陈光诚在车里被这伙人多次殴打头面部,致原告陈光诚昏迷了数次。”

同日,李劲松还把双喉镇一些人,告上了沂南县法院。诉状上写道:请求法院依法确认“被告安排工作人员书记郭齐、副镇长赵峰、镇司法所干部李先干等于2005年10月4日及10月24日两次殴打原告暴力限制原告走出家门欢迎会见北京朋友的行为”属违法行政行为。”

*陈光诚状告双喉镇干部和打手,无人受理*

这个起诉状还请求法院确认“被告自2005年8月日至2006年3月11日期间安排被告工作人员书记郭齐、副书记张健、副书记于明江、镇长朱洪国、干部徐盛厚、黄桂盛、郑发余、国运杰 苏秀国、马永、刘方宝 、尹纪考、庄士安、苏怀卫、田洪河、黄传平、刘长凯及被告雇用的无业人员刘长余、殷法峰、刘祥富、韩传旺、刘长现、刘虎、刘元成、韩忠厚、刘长滨对原告实施监视居住和暴力制止原告自主进出家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土大地上自由行走自主接访朋友的行为属违法行政行为。”

*陈光诚状告公安局干警*

2006年12月6日,李劲松代表陈光诚,将沂南公安局孙学农等39人告到沂南法院,控告其违法阻止公民搭坐路过车非法限制公民行动自由,还将王庆玉等11人侵犯公民名誉权之《民事起诉状》递交同一家法院。

*写信给最高院,状告李群、刘杰,石沉大海*

2008年4月3日, 当时,正坐牢的陈光诚通过律师李劲松给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发出信函,指控原山东省临沂市市委书记李群(现青岛市委书记、山东省委常委)及临沂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刘杰等报复坑害,使陈光诚蒙冤入狱。

李劲松2012年5月1日告诉美国之音,这些法院并不愿意受理陈光诚的诉讼案,拖到今天已过去多年,不了了之。

在这些年发生的诸多打压中,要以从北京来沂南为陈光诚维权的李方平、李劲松、许志永和滕彪等律师的例子最为明显和突出。

*中国朋友探望陈光诚被打*

2005年10月4日,许志永博士和李方平律师到东师古村看望原告陈光诚,遭到看守们的阻拦和殴打,原告陈光诚从家里冲出来见远道来到家门口想探望自已的朋友,被被告安排防守在家门口的暴徒们阻挠殴打。

2005年10 月24日 ,原告陈光诚妻子的北京朋友梁晓燕女士来陈光诚家探访,原告陈光诚夫妻想出来和朋友见面,被被告安排的看守禁止,原告陈光诚遭到被告安排的干部和流氓打手的毒打,右眼角被打伤当场流血、太阳穴被暴徒击打得至今还常伤痛、腿被打得差点永久性残废。

2009年3月8日,中国知名调查报告撰写记者王克勤,带着学生前往东师古村,试图带点生活用品给陈光诚妻子袁伟静,但遭殴打驱赶,无功而返。

2011年1月10日,这次参与营救陈光诚的女网友珍珠(何培蓉)只身驾车前往东师古村试图看望陈光诚,遭暴力袭击,车窗玻璃被打碎。

2011年2月14日,网友高兴波得知“陈光诚很喜欢吃羊肉,但是出狱后一直没有吃到”后,带羊肉进入东师村,被发现后遭扣押殴打,最后被扔在距离村子20多公里处的荒郊野外。

中国国内人士探望陈光诚被打,国际人士也免不了遭此一劫。

*外国人士难逃被打命运*

2008年1月24日,德国电视一台几名记者前往东师古村,希望对袁伟静进行采访,但进村后旋即遭遇拦截、恐吓威胁。

2011年2月13日,法国《世界报》记者Brice Pedroletti、法国《新观察家报》记者Ursula Gauthier以及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Stéphane Lagarde到东师古村采访,在靠近陈光诚家时,他们遭六名男子推搡,录音机、记者证被抢走,汽车被搜查,录音机存储被删除,还有“一个中国男子手里拿了一块砖头威吓他们”。

2011年2月14日,美国《纽约时报》 驻华记者杰安迪和他的一名同事驾车去采访陈光诚,他们还没有进入东师古村就被拦下。“几个便衣拦住我们的车不让我们进村。他们用暴力打开我们的车门,抢走我们的手机、录像机、照相机以及我们的证件。最后扣下了我们的照相机储存卡还弄坏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2011年2月16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前往东师古村,也遭遇推搡,有人甚至向他们扔石块,他们被迫撤离。

*外交部:了解情况并“妥善处理”*

2011年2月1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在北京记者会上,被多次问及外国记者近日在山东采访陈光诚时受阻一事,马朝旭表示,外交部得知上述情况后,即向山东当地政府了解情况并及时作了妥善处理。他又说,希望外国记者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在中国报道要尊重中国国情,特别要尊重当地人民的意愿,以免发生任何不快。

同一天,总部设在法国的无国界记者组织就法国记者因试图靠近陈光诚而遭袭击一事发表声明,谴责这种针对记者的野蛮行为,同时强烈抗议中国有关当局在陈光诚出狱后强迫其与外界隔离的做法。

2011年9月21日,有陈光诚的4位支持者及一名以色列女记者到东师古村探望陈光诚,遭到当地警方和一些不明身份者暴力袭击和扣押。

2011年12月14日好莱坞著名演员克里斯丁.贝尔利用在北京宣传电影金陵十三钗期间驱车8小时来到东师古村试图探望陈光诚,亦在村口遭到不明身份者阻拦推搡,未能见到陈光诚。
凡此种种,都充分说明,陈光诚案已经早已超出国界,成为一个国际关注的人权大案。

*临沂离北京有多远?*

“临沂离北京有多远?”这是中国知名新闻工作者长平的一篇文章题目。

这篇文章是长平被撤销南都周刊副总编职务后于2011年10月所写的。他写道:“在中国山东临沂市有一个村子,任何陌生人从此经过都会遭到严格盘查,骚扰阻挠,甚至殴打关押。最近有上百人前往验证,屡试不爽。新华社所属《国家财经周刊》记者石玉是其中一位,他利用假期和朋友前往该村,在路口就被拦截,然后被一伙不明身份者抓进车里,戴上头套,拉到不知何处的屋子里,关押殴打和抢劫,非法拘禁约20小时,随后警方以涉嫌盗窃的理由将其遣返回原籍。两周后,他被所在媒体解除工作关系。”

长平说,有些人可能认为,这种事情,只是发生在临沂的特例,“原因是那地方的法治比较落后,官员比较狠毒,而且可能就是因为刚好遇到几任市委书记都特别坏。他们认为,这种事不大可能发生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大城市的官员也会觉得临沂给共产党和中国抹黑,只要让中央领导知道此事,特别是让主张公平正义的温家宝总理知道这件事,一个批示就可能解救陈光诚。”

长平说,通过舆论压力,可能让中央领导批示地方政府放人。但这是社会抗议的结果,而不是山东临沂的作为让他们感到多么震惊。 “事实上,陈光诚事件早为国际社会所关注,北京有关方面并非毫不知情。”“如果临沂真是一个例外,那么,新华社下属媒体记者石玉在遭到野蛮殴打、非法关押和公然抢劫,回到北京之后,应该得到同事、领导以及更上级机构的同情、安慰和支持。事实上,尽管石玉声明这是个人行为,所属媒体还是受到压力,让他失去了工作。此事足以说明,陈光诚律师在山东临沂的遭遇,是一个系统性反应的结果。”

*吴国光建议:温家宝可尽快视察山东*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教授吴国光星期一发表文章建议,温家宝可马上安排到山东临沂考察一次。“没有大办法,还没有小办法?不能全部解决,还不能解决一点点?”

*陈光诚受迫害到底因为什么?*

从陈光诚求告无门的起诉书来看,因为他在计生问题上和当地政府意见不一致,而得罪了地方当局。在2005年9月7日,陈光诚被从北京抓回家乡后第二天,临沂副书记兼公安局长刘杰就曾警告过他:为何要整他,是因为他不和党同心同德。陈光诚在其起诉刘杰书中写道,刘杰对他说了三点:

“第一,关于计划生育的问题,有什么事情不能通过正常的渠道向政府反应解决,而去向境外的敌对势力说,向美国这样的敌对国家。你没有事他都想找事,把我们的党和政府搞垮。你这样一说,正好被他们利用了。第二点,不能因为社会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就说社会主义制度不好,也不能因为我们党存在个别的腐败现象就说我们的党不好,党把你培养这么大,上了小学上大学,不但不报答党,还反过来咬党一口,不行。第三,现在把你弄回来,没对你采取其他的强制措施。政府是为了挽救你,我们考虑到你还年轻,犯错误也是难免的,只要你认识到错误,政府也不会一棍子把你打死的。何况你是被境外利用了。”

*刘杰:接受华邮一次采访,可判五年*

陈光诚还援引刘杰的话说:“让你留在北京,那么多外国记者都利用你,你现在已经涉嫌触犯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非法向境外提供情报,你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一次采访,就够判五年了。再接受一次采访,就够判十年的。接受的越多,判的越重,政府为了挽救你才把你弄回来,虽然你现在不理解,慢慢的你就会理解。”

中国维权律师李柏光曾发表文章题目是:陈光诚和李群之间的孟良崮战役。所谓孟良崮战役,是中共所说的淮海战役(台湾所说的徐蚌会战)中一次大战。时间在1947年9月,地点在山东省中部。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消灭了国军张灵甫将军所领导的第74师。张灵甫战死,双方死伤4万多人,中共为此拍摄电影《红日》。

李柏光说,时光去过数十年,在当年战场旁边,又发生了一场新的“孟良崮战役”。这次,中共对手不再是军队,而是一位双目失明的盲人陈光诚。代表中共方面出场的指挥者也不再是将军,而是文职人员--临沂市委书记李群以及由李群任命并为李群效忠的一批官员。

*李群其人*

李群是一位人物。这位1962出生在山东文登的青岛市委书记,1983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物理系磁学专业。一直在山大团委工作。到了1991年,他到了潍坊团市委当副书记,1995年他到了寿光市当党委副书记、市长。1997年底,中共山东团省委书记。1998年,他到了团中央当常委,2001年1月,到临沂市当副书记、市长。2002年11月,市委书记。2007年3月任省委宣传部部长。2007年6月省委常委。2010年11月任中共青岛市委书记。

李群在互联网民当中很有一些大名,因他曾出了一本书:我在美国当市长助理(2004.5新华出版社)。李群在2000年6月到12月,曾到美国纽黑文大学进修公共管理课程,也算是个留美派。

就在不久前,中国知名打假写手方舟子,曾在网上披露,李群声称他在纽黑文大学期间,曾给市长当过助理,然而,纽黑文市政府发言人表示,对李群毫无印象而且人事部门根本没有李群的记录。方舟子指出李群出的《我在美国当市长助理》畅销书作假,对其在美国当过市长助理提出质疑。方舟子微薄指出: 青岛市委书记李群在2004年出过畅销书《我在美国当市长助理》,讲述2000年他在纽黑文大学读6个月公共管理期间给纽黑文市长John DeStefano Jr.当助理的经历。

纽黑文市政府发言人上周称,DeStefano市长对李群毫无印象,李群也许在市政府别的部门实习过,但不在市长办公室,人事部门没有他的工作记录。

香港知名时事评论员杨锦麟说:“要到美国当市长之后写书才叫牛,那毕竟是选出来的,市长助理就别写了,何况人家还说不认识你,多没劲!”

就在众目睽睽准备看方舟子如何大战李群之际,方舟子突然偃旗息鼓,退出战斗。整个“打假”,和陈光诚告李群一样,不了了之。

*杨建利:美应拒绝再给李群签证*

不过,针对李群在陈光诚一案中的作用和角色,设在美国的中国维权机构《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2011年10月17日)给美国国务院官员递交材料,要求美国政府关注陈光诚遭遇,并要求美国政府,如果李群提出访问美国的签证申请,美国应予以拒绝。“杨建利还告诉美国官员,如果李群踏上美国土地,他将会被起诉。”

*美国议员支持陈光诚*

星期五陈光诚逃离软禁消息传出后,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星期六致信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呼吁克林顿对中国领导人重申美国对陈光诚的支持。克林顿国务卿已经抵达北京,同中国高层会谈。

史密斯呼吁克林顿国务卿向中国总理温家宝重申,美国支持陈光诚在录像中提出的三点要求:指派调查组彻底调查实真相,对于下令入室打砸并伤害陈光诚及其家人的人展开彻底调查,并依法作出处理;保证陈光诚的妻子、母亲和孩子的安全;调查并惩处与软禁陈光诚有关的临沂当地官员的腐败。

史密斯还要求克林顿国务卿向中国政府提出所有有关被骚扰、逮捕、消失和被取消律师资格的人权律师等维权人士的问题,并明确中国法治以及是否尊重人权与美国利益息息相关。

*总统竞选人罗姆尼支持陈光诚*

有望成为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罗姆尼今天接受媒体访谈时表示,奥巴马政府应该针对中国盲人律师陈光诚及其家人的安危,同中国高层领导人认真谈判,要求中国采取实际行动,确保立即停止对陈光诚及其家人的虐待。美国同时要向中国表明,美国反对一胎化,致力人权原则。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