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廣州舉牌六君子 均可望獲釋

  • 黎堡

一個月前在中國廣州市大街上打出要求政治改革標語的幾名活動人士有望陸續獲得釋放。據信﹐警方曾誘迫家屬不要請律師。

今年3月31號﹐幾名活動人士在廣州市天河區龍洞街頭聚會﹐並在大街上打出了要求中國高層官員公佈個人財產﹑推動政治改革的標語。一天後﹐參與者相繼被警方刑事拘留。

據信﹐一共有六人參與了舉標語牌的行動。他們被一些網友稱為廣州舉牌六君子。

*廣州舉牌六君子*

上星期天4月29號﹐最先被拘留的青年黃文勛以取保候審的方式獲得釋放。另一位活動人士肖勇據信也會在今天5月1號獲釋。不過﹐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二打給肖勇和他妻子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已經回到廣東省惠州家鄉的黃文勛對美國之音說﹐他們幾個人提出的政治訴求和提出的方式都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當局將他們拘留是違法行為。

黃文勛說﹕“我們只是行使公民的權利﹐而我們所聚會的內容﹑所舉牌的內容﹐全部都是支持政府政治改革﹐沒有任何反對國家﹑反對政府﹑反對人民的內容。我們所有的活動內容都是合法的。”

廣州舉牌六君子被刑事拘留的消息在網上傳開後﹐一些公益律師分頭與他們的家屬取得聯繫﹐希望為他們提供法律援助。

*律師見不到當事人*

廣東省江門市律師王全平說﹐他經過一番波折到惠州市弗羅縣鄉下找到了黃文勛的家﹐家中年邁的父親在律師委託書上簽了名﹐可後來發生的事情令王律師深感不安。

王全平﹕“我們律師把手續交給辦案部門之後﹐辦案部門沒有安排我們會見(當事人)﹐而是跟家屬做了很多工作﹐跟當事人做了很多工作﹐說不需要律師去幫助他們。有這種情況出現。(結果)幾個律師都沒有見到自己的當事人。”

黃文勛獲釋後回到家﹐才從父親和其它親屬那裡了解到﹐當局派了人到家裡誘迫父親簽署辭退律師的聲明。在那之前﹐他已經拒絕了當局提出的同樣要求。

*當局派人誘迫親屬*

黃文勛說﹕“我剛剛回到家裡﹐向家裡人了解到情況。國保他們來過我家﹐在律師來之前已經到過我家了解情況。大約22號﹐他們跑到監獄去詢問我﹐對我說﹐‘你要交5000元押金﹐還要簽一份不請律師聲明﹐你才可以出去。’我表示抗議。我說﹕‘一份錢也不會交﹐你們要我就繼續坐在監獄﹐要麼將我無罪釋放﹐要麼判我刑’。”

王全平律師說﹐執法當局誘迫家屬不請律師的原因﹐是不希望讓熟悉法律的律師看到他們在辦案時的違法行為。

王全平說﹕“律師對法律比較專業。辦案部門如果有甚麼違反程序的情況﹐或其它違法辦案的情況﹐律師一下可以看出來﹐所以他們不想要律師介入。 我估計這是主要原因。”

*公安推搪記者採訪*

美國之音星期二下午致電對黃文勛實施刑事拘留的廣州市海珠區新港街派出所了解情況﹐派出所值班民警說記者可以致電海珠公安分局公關科。公關科的張姓警官又對記者說﹐需要查驗記者身份並報廣州市公安局新聞宣傳科批准﹐但他稱一時找不到上級單位的傳真號碼﹐要記者稍後再打電話要號碼。可是記者稍後再致電張警官時﹐他再沒有接聽電話。

根據中國法律﹐公安機關對重大犯罪嫌疑人的刑事拘留可以長達30天﹐之後必須向檢察機關申請對嫌疑人實施逮捕﹐檢察機關在7天內做出批准或不批准逮捕的決定。

王全平律師認為﹐司法機關很難為這幾名活動人士定罪﹐因此黃文勛獲釋後他的幾位同伴都應該會在未來一個星期裡陸續獲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