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從論戰看人心所向 媒體重提當年饑荒


歷史學家馮客著作《毛的大饑荒》一書中文版選用此照片做封面

歷史學家馮客著作《毛的大饑荒》一書中文版選用此照片做封面

中國1959到1961年前後的大饑荒,近期一再在中國敢言的媒體上提到,它也成為左派和自由派,毛派和批毛派網上論戰的主題,目前自由派和批毛派佔上風。

*大躍退後大悲歌*

1958年,中國有不少口號含有“大”字,例如人民公社的“一大二公”,大煉鋼鐵,大躍進,然後,就爆發了三年大饑荒。之後,根據一些學者的觀點,作為大饑荒的惡果,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

西方把那次大躍進稱作大躍退。不久前,中國的經濟觀察報發表長篇報道《躍進悲歌》。騰訊網轉載所用的標題是《躍進悲歌:饑荒、人相食、官員貪腐普遍》,還有人轉載時把標題改成《困難時期四川巴中非正常死亡:無一名幹部餓死》或者《大饑荒時面對貪腐 為何無法反抗》。標題的改動,明顯針對毛派和部分群眾那種認為毛澤東時代幹部清廉的觀點。

香港《開放》雜誌的編輯蔡詠梅回憶說,當年四川被迫調糧食支援北京天津,而四川領導人李井泉採取激烈措施:“當時李井泉有個政策就是,突然宣布四川省糧票作廢,宣布四川省糧票作廢這個政策造成更多人死亡。”成都人蔡詠梅的母親自己餓肚子為子女省下的糧票也沒用了。

*敏感作家獲獎*

中國作家楊顯惠寫過揭露大饑荒時期被勞改的右派分子慘狀的書《夾邊溝記事》。今年4月中旬,他獲得《南方都市報》和《南都週刊》聯合主辦的第10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他的獲獎作品是小說《甘南紀事》,但頒獎單位的《授獎辭》提到:“他的《夾邊溝記事》、《定西孤兒院紀事》,勇敢、決絕地為歷史建檔,為苦難樹碑。大悲劇的後面,是天災,亦是人禍,這一直白追問,使得多少盲視者、冷漠者、暴虐者的良心徹夜難眠。”

不但當時被打到社會底層的一些“政治賤民”很悲慘,就連共產黨的“依靠力量”貧下中農也有很多人餓死。

蔡詠梅說:“我在鄉下當了三年農民,農民們一天到晚講三年大饑荒的那種慘狀。”

老鄉們說,200多人的生產隊,死了有一半。

後來,一些村幹部要求老貧農給學生們憶苦思甜的時候,老貧農回憶的不是國民黨統治時的苦,而是共產黨統治下大饑荒的苦。

*不容青史盡成灰*

有些青年在搜集這些回憶。北京草場地工作站介紹說,有20多人參加他們的“民間記憶影像計劃”,他們分頭返回自己的村子,採訪和拍攝村裡的老人,請他們講述“三年饑餓時期”的經歷。

4月上旬,他們拍攝的六部紀錄片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展映。VOA駐北京記者報道他們的話說,他們在採訪、制作和播放過程中沒有遇到來自官方的阻力,但要想讓這些紀錄片在官方電視台播映,目前不可能。

*否認大饑荒者道歉*

在互聯網上,大饑荒已不再是禁忌話題。多年來,中國左派和自由派,毛派和批毛派為大饑荒問題爭論不休。最近的一場微博之戰,爭論的是死亡人數多少。

人民日報甘肅分社社長林治波4月29日否認 1960-1962年餓死幾千萬人,他說那是有人污蔑。他斷言“能夠直接證實的餓死者為數極少。”

這些話激怒了不少人,他們擺事實,講歷史,引用各種研究數字。

學者冉雲飛說:“我家餓死五口人,整個村庄餓死三分之二的人,有名有姓,以後公布。現在否認大規模餓死人的人,沒有任何一點像樣的調查,相反認定者卻有調查,不管是來自檔案還是田野調查”。

後來,人民日報的林治波做了更正和道歉。

但是律師吳法天寫道:“近日又有人翻炒餓死三千萬的謠言,“孫經先發現,”.六十年代初戶籍統計少報2654萬人”。學者郭宇寬反駁道,在毛統治下,“黨支部建到每個村,到處是民兵,出門要飯都要開
證明,居然還能漏報2654萬流動人口”?

蔡詠梅批判那些否認大饑荒存在的人說:“這些人為了黨的利益,為了維護毛的形象,完全不顧事實。”

各方面對於大饑荒死亡數字的估算,從2200萬到4500萬不等。中國官方的《中國共產迴避歷史》第二卷說:“據正式統計,1960年全國總人口比上年減少1000萬。”這本書迴避了三年死亡總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