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政治發展 阿富汗滯後

  • 湯姆斯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阿富汗總統卡爾扎伊5月2日在喀布爾簽署戰略伙伴協議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阿富汗總統卡爾扎伊5月2日在喀布爾簽署戰略伙伴協議

阿富汗和美國的領導人簽署了一項戰略伙伴協議,為美國作戰部隊撤出阿富汗之後美國繼續致力於阿富汗的工作規劃出大綱。美國和盟國在阿富汗的大部分工作一直都與安全有關。但是阿富汗的政治發展卻沒有跟阿富汗所得到的安全協助同步並進。

新協議要求美國和阿富汗在2014年底前美國作戰部隊計劃撤出阿富汗之後,兩國繼續保持伙伴關係。協議內容包括美國繼續為被統稱為阿富汗國家安全部隊的阿富汗武裝部隊和警方撥款,協助他們進行訓練,裝備,顧問以及維持國家安全部隊的持續發展。協議還呼籲強化阿富汗的政府機構。

*批評﹕美國沒有為阿富汗政治發展作投資*

前阿富汗駐美大使賈瓦德說,美國對阿富汗政治發展所下的功夫與經費遠遠不及建立安全機構。

賈瓦德說:“把安全責任轉移給阿富汗安全部隊,把阿富汗經濟逐步從契約經濟轉移到私營帶頭的經濟,目前正在進行之中,而且要比政治過渡來得更有條理,更為蓬勃。”

*阿富汗政府問題重重*

阿富汗政府結構是2001年的波恩協議制定的。這個協議是塔利班被趕下台之後簽訂的。波恩協議要求阿富汗採取總統制,並且設有國會和司法部。但是分析人士指出,阿富汗政府腐敗充斥,政府在全國許多地方無法執行命令,甚至是西方國家所支持的區域。

美國陸軍戰爭學院的拉里古德森教授表達了他的個人觀點。他說,北約過度地將主要目標放在安全進展方面,目的是讓西方國家的部隊能撤出阿富汗,而不管阿富汗的政治體制穩固與否。

古德森說:“重心一直都放在阿富汗國家安全部隊的發展上,我把它稱之為安全進程或安全部隊阿富汗化。 如果這種狀況達到了北約願意保證的程度,而且有一個政府,那麼不論這個政府是否能運作,是否有能力治理社會,西方國家都可以撤出阿富汗,這種方式會有意義的。“

*卡爾扎伊後繼無人*

波恩協議制定之後,阿富汗有一位主要的執行人那就是卡爾扎伊,但是他的任期到2014年屆滿,美國作戰部隊也要在同一年離開阿富汗。根據憲法,卡爾扎伊不能尋求第三任。分析人士說,現在大家還沒有看到一位能取代卡爾扎伊的人物,部分原因是,年輕人沒有為日後接掌政府職務接受有系統地栽培。

*阿富汗政黨之間互不信任*

阿富汗的政黨發展也衰退不前。美國前資深外交官麥克爾(Mike Malinowski)對南亞事務有廣泛經驗。 他說,阿富汗政黨互不信任其來有自,因為上世紀90年代初期,政黨深深捲入內戰,內戰導致塔利班崛起

麥克爾說:“大部分阿富汗人想到政黨時,就會想到阿富汗人民民主黨,以及這個共產黨組織內部派系之間的衝突鬥爭;或者人們會想到巴基斯坦在巴基斯坦境內所創立的幾個派別,這些派別資助阿富汗的後勤和政治抵抗運動。因此人們對政黨很不信任。當然,屬於政黨的人看不起政府。“

*塔利班會先抓權力再做打算*

美國和塔利班份子接觸,試圖把他們帶到談判桌來。 但是塔利班要的是甚麼呢?前阿富汗駐美大使賈瓦德認為,塔利班可能願意分享權力,但是會堅持在司法制度方面保有審判權,而阿富汗的司法制度岌岌可危。

賈瓦德說:“ 塔利班肯定有意掌握政權。他們願意分享權力,或擁有全盤權力?這就是問題所在。如果在阿富汗沒有一個監督和執行談判的機制,那塔利班會願意分享權力,權力先抓了再說,然後再為全面掌權進行鬥爭。“

*阿富汗必須與塔利班和鄰國達成協議*

前英國駐阿富汗大使,也是前英國派駐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特別代表考伯科爾斯一直要求跟塔利班進行密切談判。由於他在阿富汗政策上和他的政府有分歧而於2010年辭去外交工作。他把自己的工作經驗寫成一本書,書名是來自喀布爾的電報。他說,阿富汗政府同塔利班以及鄰國達成協議絕對是穩定阿富汗政治和政府機構的關鍵做法。

考伯科爾斯說:“阿富汗的憲法不可行,沒有代表阿富汗的政治歷史和地理特性。但最重要的是,阿富汗還沒有跟敵人,也就是塔利班和暴亂分子達成協議。阿富汗也還沒有跟鄰國達成協議。因此,當我們的軍人明年不再戰構時,和平就難以維繫。我擔心,阿富汗的前景會非常黯淡。”

本月晚些時候,北約將在芝加哥舉行高峰會,預期阿富汗問題將是會議的首要議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