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異議人士的選擇

  • 斯特恩斯

陳光誠在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右)的陪同下5月2日坐輪椅進入北京朝陽醫院

陳光誠在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右)的陪同下5月2日坐輪椅進入北京朝陽醫院

中國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離開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前往北京一家醫院。他見到家人後,對朋友和國際媒體表示,希望和家人一起盡快離開中國。以前有一些中國異議人士為了確保家人安全選擇流亡海外,但是這種做法對他們的民主維權活動有負面影響。

1989年的北京民主運動被鎮壓後,最主要的民運領袖之一王丹兩次被中國當局投入監獄。他1998年保外就醫,流亡到美國後一直堅持他的政治活動。王丹說,他1993年第一次刑滿釋放後,當局表示可以提供讓他離開中國的機會,但是他決定予以拒絕。

王丹說﹕“不要走是因為我覺得在國內還能做一些事情,因為大部分人都被抓起來,不再說話了。我覺得既然我釋放了,還是要講話。”

但是王丹1998年面臨11年徒刑時意識到,他在中國的未來只能是被囚禁在監獄裡。

王丹說﹕“但是我在監獄中實際上已經做不了甚麼推動國內民主運動的事情。那個時候我想,還不如我到美國去,至少還可以讀書,可以提高自己。”

王丹在美國哈佛大學獲得了歷史學博士,現在是台灣清華大學的助教,被中國政府列入不准入境的黑名單。

自學成才的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的家鄉山東省負責計劃生育的地方官員採取脅迫手段以完成中國獨生子女政策的有關規定。陳光誠收集了有關強迫墮胎和進行手術的信息,並試圖代表受到傷害的女性提出集體訴訟,因而激怒了當局。中國有關當局以破壞公共財產和聚眾鬧事為罪名判處他4年徒刑。在他服刑期滿出獄後,地方官員對他實行軟禁,嚴加看管,直到他上星期在支持者的幫助下逃到北京。

美國官員說,陳光誠在美國駐北京大使館逗留的6天期間從來沒有表示希望離開中國。

香港的香港人權觀察人士羅森茨韋格說,決定出國還是留在中國國內都有不利因素。他說,活動人士在中國國內從事他們的活動有相當大的風險,必須謹慎行事,而且只能進行漸進的改良。

那些選擇安全而決定離開中國的異議人士則面臨如何繼續與中國國內人士保持聯繫的新難題。

羅森茨韋格說:“很多人認為,活動人士或異議人士一旦離開中國基本就相當於出局了。不過我認為國外人士與中國國內人士聯繫的能力現在比過去要強。”

他說,儘管中國當局試圖切斷和監視通訊,但是互聯網近些年來加強了國外活動人士與中國國內同伴的聯繫。

據報道,陳光誠在離開美國大使館之前獲得了中國政府的保證,讓他不受騷擾地自由生活,還可以上大學。活動人士稱這種情況相當罕見。美國官員說,將繼續關注陳光誠的處境,並確保中國方面履行保證陳光誠及其家人安全的承諾。

人權觀察組織的索菲 理查森說,北京承諾保障陳光誠享有的權利是中國公民本應擁有的權利。

理查森說:“對陳光誠承諾的保證是滑稽可笑的,那些都是現行中國法律保障他享有的權利。應該受到指責的就是中國當局。中國當局以各種形式威脅所有活動人士不准進行活動。”

最近在呼籲中國政府允許海外流亡民運人士返回中國的聯名信上簽字的王丹也認為,北京的有關保證可能很快就會作廢。

王丹說﹕“即使當局答應不再騷擾他,但是暗地做這種監視、干擾,一定是會有很多。”

陳光誠說,他對繼續留在中國感到不安全,並表示,他離開美國大使館之後沒有任何中國官員與他接觸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