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間人讓陳光誠反悔 美國友人批

  • 王南

中國盲人律師陳光誠

中國盲人律師陳光誠

受中國盲人“赤腳律師”陳光誠信任的美國法學教授科恩幫助陳光誠接收了讓他離開美國使館的安排。科恩說,陳光誠當時很高興。這位美國中國通希望“中間人”不要破壞原本很好的協議。然而,同樣深受陳光誠信任的旅美維權人士傅希秋說,在使館的陳光誠是在信息不充分的情況下決定留在中國的,他有理由“後悔”。

科恩教授(中)和柴鈴(左)等人2011年11月1日戴著墨鏡出席國會聽證聲援陳光誠

科恩教授(中)和柴鈴(左)等人2011年11月1日戴著墨鏡出席國會聽證聲援陳光誠



*科恩教授:陳光誠願意留在中國上學*

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科恩(Jerome Cohen,他還有個中文名字“孔杰榮”)在接收美國之音英語部記者採訪時說,陳光誠在美國使館的時候和他通過電話。科恩否認陳光誠是在威脅下走出使館的。

他說:“我們(他與美國官員)沒有任何人說過我們知道如果陳拒絕離開使館他的妻子生命會受威脅,甚至連陳光誠也沒這樣說。我不懷疑有這種情況會發生,但我認為,他做出(離開使館)決定的時候,並不知道有這回事。也許他知道這回事以後害怕了。他有充分理由害怕重新把自己的頭塞到惡龍的嘴裡。但他當時也想在中國發展事業,而不是撒手離開中國。”

科恩教授說,陳光誠當時很高興,並盼望能上大學深造。

他說:“我最後一次和他談話時,他同意,這樣的設想很令人興奮,很不錯,他可以留在中國。雖然他意識到有風險,但他知道這是值得的,因為這樣他可以和家人團聚,還讓他平生第一次有機會可以正式修習法律,並且在中國境內外建立合作關係,把中國建設成一個真正的法治社會。”

*傅希秋:陳光誠後悔 希望儘快來美*

不過,海外中國人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的主席傅希秋博士卻堅持認為,陳光誠是在信息不全並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做出了讓他後悔的決定。

傅希秋博士接受美國之音電視採訪(資料照片)

傅希秋博士接受美國之音電視採訪(資料照片)



傅希秋和科恩都是陳光誠在海外的長期聲援者。在陳光誠逃入美國使館後以及走出使館後,美國官員和傅希秋有過接觸,他也在5月2日和已住進醫院的陳光誠通了電話。

傅希秋說,美國政府官員曾轉告陳光誠說,如果他不離開使館,中國政府就要把已被送到北京的妻兒就被送回山東的東師古村。傅希秋對美國之音中文部說,這樣的威脅是促使陳光誠5月2日走出使館的轉折點。

他說:“他的心態上馬上就感覺到一種巨大的威脅來到了。這天就變成了最後重別的日子。如果他留,就意味着見不到他的家人了。”

傅希秋說,陳光誠和妻子袁偉靜見面後,得知在他出逃後,妻子曾被抓到刑警隊受到折磨和威脅,而到了朝陽醫院後,中國外交部官員又警告袁偉靜說,如果陳光誠不出來,他們就要把她送回東師古去。

傅希秋說,陳光誠如今希望儘快攜家人來美國。

他說:“光誠親自跟我說的,說他希望儘快得到幫助,為他呼籲。他覺得最好的方式還是離開中國。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他確實是後悔了。”

*科恩:中間人休添亂 人權界勿內鬥*

科恩對美國之音表示,他聽到陳光誠走出使館後又表示希望來美國的消息感到意外。科恩說,他擔心“中間人”(intermediaries)干擾陳光誠,把原本很好的安排破壞了。

科恩說﹕“讓我擔心的是現在的這些中間人,-所有那些寫博客和發推特的人,他的那些朋友們,那些各種各樣的想法和不實信息,還有很多其它組織,有些在海外。我們要小心,人權界尤其是要小心不要陷入內鬥。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協議。我們要檢驗中國政府,看它是否真正落實協議。我們也必須落實協議。這需要有一個堅強的陳光誠,而這需要給他一段時間,讓他從這場磨難中恢複元氣。”

*傅希秋:給陳光誠更完整信息做正確決定*

傅希秋不否認陳光誠出來後改變主意跟他的親友施加影響有關。

不過他說:“這個因素肯定有,但是這只是給他提供一個更完整的信息,讓他做出一個更全面的決定。這說明前邊的決定是被誤導的。即使他後悔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信息不對稱嘛!沒有完整信息情況下做出的決定肯定是錯誤的。”

陳光誠案原本是中外人權人士與中國當局的鬥爭,如今,隨着事件出現了新的轉折,陳光誠的支持者中間產生了分歧,美國政府也遭到維權人士的質疑。5月3日這天,美國政府和民間組織都就陳光誠案舉行記者會,國會議員也舉行緊急聽證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