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陳光誠談收聽美國之音及信息的重要

  • 葉兵

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

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

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大約三週前傳奇般逃出東師古被嚴密看守的家中後﹐輾轉進入美國駐北京大使館躲藏了6天﹐然後根據美中兩國政府達成的一項協議﹐轉入北京朝陽醫院治病療傷。陳光誠最近在醫院病房接受美國之音記者葉兵電話專訪時談到信息對他的重要性和收聽美國之音的一些情況。

自從獲釋之後﹐陳光誠被軟禁在家﹐當局切斷了他和外界的聯繫。

他說﹕在家裡甚麼都沒有﹐所有的﹐連電視都讓他們(看守)破壞了。 沒有任何的信息可以知道。他們自己拿來看的報紙都要求他們看完必須帶出去﹐不准撂在我家裡。所以一丁點信息都沒有。

他說﹐當局嚴密監控他和家人﹐女兒上學﹐都有人翻她的書包。

他說﹕“就是怕信息流出去嘛。怕把他們直接幹的那些見不得人的 事公之於眾嘛。他就怕這個事嘛。所以﹐無論我們上街買的吃的﹐還是在園上拔的菜到他們手裡都得交他們檢查一遍﹐ 仔細地翻一遍。”

不過﹐他說﹐但有些時候﹐有朋友的電話還是能打進來。

另外﹐他有的時候﹐還能收聽海外的廣播﹐包括美國之音。陳光誠說﹐自從去年2月18號獲釋以來﹐他就一直都沒能聽到VOA 廣播。這是因為﹐當局把收音機給“搶走”了。不過﹐陳光誠說﹐他喜歡收聽美國之音的節目包括﹕時事經緯﹑國會一週﹐整點新聞。

他說﹕“我覺得時事經緯就挺好﹐挺全面的。但是﹐我並不喜歡下午4點來鐘那個長時間的英語。一個小時﹐都是那個。我非常覺得不應該。”

陳光誠說﹐他是用短波收音機收聽美國之音的。他還說﹐收聽美國之音廣播﹐至少幫助他“了解社會發展情況。”他還說﹐“信息是無論怎樣都阻隔不住的。”

他說﹐收聽外界的廣播﹐對他“有所安慰﹐”增加了堅持下去的信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