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世界媒體看中國:到底誰恐懼

  • 齊之豐

中國標誌性建築天安門和廣場上的人潮

中國標誌性建築天安門和廣場上的人潮

本星期,中國當局將卡塔爾半島電視英文部駐北京的唯一記者、美籍華人陳嘉韻(Melissa Chan)驅离,就導致了這種議論紛紛。

法國主要報紙《世界報》駐北京記者弗朗索瓦.布貢在星期三發表的一篇報道中寫道:

“陳嘉韻擔任其董事會成員的駐華外國記者俱樂部表示,半島電視英文部的中國新聞報道的語調讓北京當局惱火。北京當局認為一家非西方的媒體對中國的態度應當更有友善一些。讓北京政權惱怒的是去年11月半島電視播出的一部紀錄片“奴隸制--21世紀的邪惡”,講的是現代的奴隸制,即中國的勞改營制度。而陳嘉韻并沒有參與那部紀錄片的採訪制作。

“但北京的反應來得很快。一個月之後,陳嘉韻在中國的記者證被拒絕續期,她的簽證也被拒絕續期。”

日本主要報紙《每日新聞》星期三發表記者米村耕一從北京發出的報道說:

“被驅離中國的記者是美籍的陳嘉韻。中國政府拒絕延續她的簽證。駐華外國記者俱樂部說,中國方面對半島電視記者陳嘉韻的整體報道不滿,並且表示她違反了中國的法令和規則。但是,對她違反的法令和規則的具提內容沒有任何說明。”

*適得其反的懲罰*

顯然,中國當局期望通過懲罰收拾陳嘉韻讓國際媒體記者對中國的報道會更正面一些,更好一些,對中國當局所期望的國際形象更有利一些。但至少從目前來看,中國當局對陳嘉韻的懲罰只是給自己抹黑,給中國抹黑。

中國當局通過懲罰陳嘉韻造成了自己抹黑、給中國抹黑的效果,也是法國另一份主要報紙《費加羅報》記者阿爾諾.德拉格朗日報道的主題。不過,德拉格朗日的報道更進一步,還給出了中國當局給自己抹黑的地域性(見該報5月8日一期):

“在半島電視播出了關於中國監獄的強迫勞動的紀錄片之後,中國當局表現出了惱怒。而從2007年開始常駐北京的陳嘉韻並沒有參與其中的採訪報道。(在北京的)一位說英語的外交官昨天私下裡說,‘人們不禁要問,中國當局究竟是在耍甚麼把戲。半島電視在世界各地聲譽良好,尤其是在中東和非洲,而中國跟那些地區的關係日益密切,並希望自己在那些地區有一個好形象。’”

換句話說就是,中國當局驅逐了半島電視台的陳嘉韻,從而大有可能在中東和非洲地區的人們心目中抹黑了自己的形象。

在報道陳嘉韻之餘,德拉格朗日也順便概括性地總結了中國當局顯然不愿意讓國際讀者看到的當今中國的媒體環境,即國際媒體記者要在中國當局的威脅之下從事新聞報道:

“駐華外國記者俱樂部表示對驅離陳嘉韻感到憤慨。該俱樂部發表聲明說,‘中國當局近來頻頻利用簽證問題來試圖鉗制外國記者的言論,對他們進行恐嚇。(驅離陳嘉韻)是反映中國當局做法的一個最明顯的例子。’而中國當局則時常把駐華外國記者俱樂部說成是‘非法’組織。這種事情在幾個月前發生過。當時中國當局擔心(民眾反抗專制政權的)阿拉伯之春運動會蔓延到中國。彭博通訊社一個記者當時在北京中心地區被中國安全部門的人毆打。如今又是這樣。近幾天來,許多外國記者被中國警方傳喚,因為他們到朝陽醫院試圖探訪陳光誠。警方表示,下一步就是吊銷他們的簽證。”

*到底誰恐懼*

國際媒體普遍認為,中國當局驅離陳嘉韻是為了在國際媒題駐華記者當中製造恐懼氣氛,也就是恐嚇其他記者。

然而,驅離陳嘉韻之後,到底是誰感到更恐懼?有跡象顯示,感到更恐懼的有可能是中國當局。

美聯社星期三從北京發出的一篇報道說,中國外交部例行的新聞發佈會常常是沉悶乏味,但在本星期二卻閃出令人激動的火花。在那天的記者會上,記者總共提了18個問題,其中有14個跟中國當局十多年來首次驅離一個外國記者有關。

然而,中國外交部星期五在其網站上發表的記者會實錄卻對此隻字不提。所謂的實錄沒有錄下任何關於驅離陳嘉韻的問答紀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