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為禁食用魚翅 港人向新特首請願


150多名活動人士星期天向香港新特首梁振英遞交禁食用魚翅請願書

150多名活動人士星期天向香港新特首梁振英遞交禁食用魚翅請願書

自從明朝皇帝400多年前第一次要吃鯊魚翅以來,魚翅一直被認為是中餐中的上品。但是,對鯊魚不可持續的殘酷捕殺導致鯊魚日益成為瀕危物種。保護鯊魚的人士星期天在香港舉行示威,促請各界關注生態保護以及與鯊魚翅交易相關的動物保護問題。

150多名活動人士星期天冒著高溫向香港新特首梁振英遞交了一份請願書,要求他下令禁止在香港政府的宴會上提供有鯊魚翅的食品。香港護鯊會的維科斯塔夫說,全球每年的魚翅貿易額為5億美元,其中一半的產品運到香港消費。

維科斯塔夫說:“我們的目標是增加公眾對我們努力的關注,讓梁振英知道,為甚麼應該拯救鯊魚。”

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對鯊魚提供了一定的保護,但是維科斯塔夫說,每年有多達7千萬條鯊魚被捕殺,用於滿足日益富裕的中國消費者的需求。

維科斯塔夫說:“香港政府躲在實際沒有甚麼效用的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之後。這項公約僅對三種鯊魚的國際貿易加以限制。但是根據國際保護自然和自然資源聯合會的清單,有100多種鯊魚面臨滅絕或接近滅絕的威脅。”

現在的商業宴會和婚禮上,魚翅湯被作為身份的象徵。根據魚翅的不同質量,一碗魚翅湯的價格可以超過100美元,而用被視為珍寶的鯨鯊背鰭制作的湯每碗價格可高達2萬美元。

生態保護人士說,對位於生物鏈高端的鯊魚進行過度捕殺危害了海洋生態系統。不過他們說,也有一些好消息。中國的年輕一代愈來愈不願意吃魚翅。

香港李寶椿聯合世界書院的學生威塔克說,這種現象不是出於生態保護的原因,而是因為漁民獲取鯊魚翅的殘酷方法。

威塔克說:“他們把鯊魚放在船的甲板上,把魚翅割下來,然後把鯊魚扔回海裡。鯊魚沒有了背鰭就不能游動, 只能在疼痛和痛苦中死亡。因此,隨著獲得成堆的魚翅,海裡留下好幾千個鯊魚的屍體。實在是浪費。”

威塔克還說,魚翅湯實際上沒有甚麼味道。

威塔克說:“ 用魚翅做湯,某種程度上是
一種文化。不過,這不能用來作為理由。魚翅含汞量高,而且其實也沒有甚麼味道,基本上就是膠凍雞湯。”

海洋生物保護組織“海洋保護協會”的斯多克斯說,由於魚翅的價格,鯊魚翅的貿易已經可以與毒品和軍火交易相提並論。斯多克斯最近在香港拍攝到了海產商在街道兩旁的人行道上晾晒成千上萬鯊魚翅的畫面。

斯多克斯說:“剛運到一批貨,看來水分比較高,商人要把這批鯊魚翅運到中國。不過,他們不再像過去那樣,秘密操作,直接在主要街道旁晾晒。大概估計一下,這一批總共有4萬1000鯊魚翅。

為了保持對香港政府的壓力,生態保護團体今後幾週內將向梁振英提交一份40多名享有國際聲譽的科學家簽署的生命,從生態保護的角度強調禁止鯊魚翅貿易的必要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