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穩要花多少錢?--從陳光誠案說起

  • 海濤

40歲的“赤腳盲人律師”陳光誠4月下旬逃出家鄉沂南東師古村後曾通過視頻向溫家寶提出幾項要求,包括懲治腐敗。陳光誠說,看管他的某看守曾說,花在他身上的經費五年前就是3千萬,現在幾個三千萬都不止。

陳光誠說,從縣裡鄉裡到村裡,看守他們一家的人有好幾百,有村、鄉、縣幹部、有民兵、警察、還有“其他”人;有男也有女。普通看守工資每天100元,比當地做工“來錢快”。他還透露,維穩經費是縣裡一次性撥給鄉裡。但他沒有說明,縣裡的錢又是來自哪裡。有了這筆經費支持,這些看守“一切朝錢看”甘當“打手”,動輒對陳光誠一家或探訪陳光誠的人大打出手。

陳光誠在家鄉的這种“待遇”,很多到過東師古村的關注陳光誠的网友、他的律師、朋友、境外媒体工作者,都有親身經歷或切身体會。很多國際媒体對多次對此加以報道。陳光誠的支持者和關注陳光誠事件的海外人士都說,光是為了這筆維穩經費,山東地方官員都不會放過陳光誠。

台灣中國時報(5/1/2012)曾報導,當地政府為了一個盲人花費了多少民脂民膏,則是一個外界無人知曉的天文數字。中國沒有“納稅人”這個概念,即便有,也是大城市最近幾年引進的。為了陳光誠一個盲人就用去了納稅人幾千萬元,全國呢?

*全國維穩,需要多少錢?*

路透社在4月30日的一篇報導﹐中共為了鞏固權力而撥出大筆維穩經費,2012年比01年增加了11.5%,達到了7千億元。而2012年的國防經費才6千3百億。路透社說,這筆維穩經費是撥給警察、民兵和其他安全部隊的。

對於媒體有關維穩經濟的報道,中國財政部說,這樣的計算方法不對。該部發言人說,這7千多億“是公共安全支出預算”,不能算為維穩經費。

*財政部解釋“維穩支出”*

財經網3月6日的報道,財政部說,公共安全支出“涵蓋了公共衛生、公共交通、建築安全等諸多領域,還包括了基層監管部門視頻檢驗檢測能力建設,促進保障食品安全所涉及的投入。

*財經“公共安全賬單”,誰來買單?*

中國《財經》雜誌2011年5月9日曾發表長篇報道,談中國維穩經濟題目是《公共安全賬單》。這篇報道說,20世紀80年代以來,為維護社會穩定,政府增建了複雜的社會管理體系。各地設立各類綜合治理網點,在中央層面,則成立了中央政法委員會為主體的中樞機構。同時,在財政上加強投入,其主體即為公共安全支出,各級政府財政報告皆列明。

報道說:“在政府收支分類科目中,公共安全支出為一類,涵蓋武裝警察、公安、國家安全、檢察、法院、司法行政、監獄、勞教、國家保密、緝私警察等方面。”

報道詳細分析了中國在公共安全方面維穩費用的支出情況。報道舉例說,江蘇江陰市,2000年生產總值2千億,財政預算為130億,“穩居全國各縣之首”。該市一年的維穩費用5億8千萬。2010年,當地撥出了五百萬,在公安局內“設立維穩辦公室”。

*中央維穩?地方維穩?錢從何處來?*

該報道援引清華大學社會科學系教授孫立平的報告(《以利益表達制度化實現社會的長治久安》)說,近年來,“各地維穩投入急劇上升,維穩成本相當高昂,一些地方甚至已經到了不計代價的程度。”

報導還援引社科院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嶸的話說,一些經費是完全可以避免的額外支出。“比如為了攔截一個上訪群眾需要花費上萬元,這筆錢如果用於解決上訪群眾的問題已綽綽有餘,這樣不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把資源白白浪費掉了。”

旅美學者何清漣在2011年5月9日的文章中詳細分析了財經雜誌這篇文章。文章說,公共安全經費超過軍費毋庸置疑。維穩經費的支出預算主要與國家暴力機關相關。2011年公共預算支出6244.21億,武警、公安、法院、司法、緝私警察預算達5064億,佔81%。

還有一個特徵是:地方政府支出超過中央政府;二者分別為5219.68億和1024.53億,比例超過3:1,這意味著地方仍是維穩主體。其三,檢察院、法院的經費主要依賴地方同級財政,這也加劇了司法權地方化現象。

*蔡慎坤:特色維穩代价多大?*

中國學者蔡慎坤發表文章(共識上已被刪去)題目是:中國特色維穩付出了多大代價?文章回答說:恐怕沒有人能夠算清楚。

文章說,如果說中國警察與人口比例為1.3%,那麼,中國警察數量也有一百萬。“一百多萬警察每年要花掉數千億元!這個驚人的數字會否讓全世界更加震撼?!”

文章說,中國警察五花八門:特警、巡警、交警、刑警、戶警、經警、獄警、法警、外事警察、公共信息網絡安全警察、禁毒警察、科技警察、國安警察、空中警察、航運警察、緝私警察、林業警察等等,“這是一支可與正規軍隊媲美的武裝警察部隊。”

文章說,這支部隊,其裝備和規模與軍隊不相上下。還有一支與警察人數相差無幾的治安聯防隊員和所謂的協警,幾項相加,中國的警力規模應在千萬人之上。“比官媒公開的這個人數至少多了十倍以上。”

中國學者蔡慎坤的文章說,“缺乏獨立權威的仲裁機制,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小鬧小解決大鬧大解決不鬧不解決的中國式維穩方式,似乎已快走到盡頭。一些地方的維穩經費已經出現緊張局面,以往維穩機構很大方地解決上訪人員吃住交通旅行費用,如今開始倒過來向上索取維穩費用。有的地方政府已經對現有的而且仍在不斷增長的維穩經費無力承受,而老百姓對所有成本轉嫁到他們身上的維穩方式忍耐到了极限!”

蔡慎坤舉例說,重慶在公共安全网絡方面“顯然是一個榜樣”,去年重慶宣布投資170億在全市安裝50萬台監控攝像頭,當時的公安局長王立軍表示,這是繼美國“9.11”以來,世界上最大的安全防控體系。這個系統由思科(Cisco)和海康威視(Hikvision)負責更換現有的31萬個視頻攝像頭,以及安裝新設備。

*蔡慎坤:維穩背後是貪腐,維穩越維越不穩*

蔡慎坤說,維穩巨額投入的背後,卻是瘋狂的腐敗。“每一個安防監控項目,被各路蛀蟲吞噬的資金遠高於50%!你或許想象不到,價值千元的攝像頭被賣到10萬元!這就是中國特色維穩本質,叫喊不穩的真實目的不過是為了攫取揮霍更多的維穩經費,因而中國陷入了一個維穩的怪圈,越喊不穩越有錢,越有錢越不希望穩定,一大批吃維穩飯的人,不斷地製造敵人尋找敵人,甚至視眾多的弱勢群體為不穩定因素,通過冤假錯案大規模的強拆,讓這個社會充滿了仇恨和動盪。”

中國學者蔡慎坤的文章還說,在農村,年收入不足2000元的群體高達幾億,每年只需要從黨政部門的吃喝經費中壓縮一點,就能解決很多問題。“而政府每年卻需要耗資數千億來搞維穩,如果將其中一部分直接給那些低收入群體抑或投入到真正的民生工程,或者用於糾正補償冤假錯案,就不會陷入這種越維穩越亂,越維穩越不穩的亂象黨徽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