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文革爆發46週年 禁區鬆動眾說紛紜


中國軍隊在文革初期開批判大會,標語中的中國赫魯曉夫指劉少奇

中國軍隊在文革初期開批判大會,標語中的中國赫魯曉夫指劉少奇

1966年5月16號,中共中央下發關於開展文革的《五一六通知》。其中有一段話是毛澤東加上的,他寫道:“混進黨裡、政府裡、軍隊裡和各種文化界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一旦時機構成熟,他們就會要奪取政權,由無產階級專政變為資產階級專政。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們識破了,有些則還沒有被識破,有些正在受到我們信任,被培養為我們的接班人,例如赫魯曉夫那樣的人物,他們現在正睡在我們的身旁” 。

聽到這些話,當時人們感到,一些高幹和文化名人要倒霉了。但是很多普通人沒有想到,自己和家人也將在倒霉之列。

*老毛批老薄 小薄不得志*

先後在毛澤東手下擔任第二把手和接班人的劉少奇和林彪都在文革中死於非命。薄熙來的父母也很慘。熟悉當時高幹情況的作家畢汝諧表示,人們沒有指出的一點是,薄一波很早就失去權勢,文革初期,早在薄一波被打成叛徒之前,“毛澤東就在一次講話裡,突然就提出,省部級以上的高級幹部裡面有4個人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打頭第一個就是薄一波。”

畢汝諧曾寫過《周恩來評傳》,在台灣出版。他說,薄熙來因此在紅衛兵中并不得志,“他是一個紅衛兵,一個簡單的紅衛兵,他有資格戴著紅衛兵袖章,但是毫無影響力。”

記者:他參加過抄家、打人甚麼的嗎?
畢汝諧:都沒有。

記者:網上盛傳薄熙來鬥薄一波的時候踢斷了三根肋骨,但是他的同學發文說,和他的姐姐求證,不是那樣。
畢汝諧:一直盛傳是這樣,但這是否真實,現在好像也無從查證了。

*十年紅禍 遺害無窮*

《五一六通知》標誌著文革正式開始。 隨後,天翻地覆,血雨腥風,上有獨裁專制,下有暴民政治。打、砸、搶、抄、抓、殺、批鬥、遊街,文鬥、武鬥、宮廷內鬥。整人者,挨整者,先整人後挨整者,先挨整後整人者,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

5月16日的香港明報指出:“十年浩劫,海外學者估計,單計農村地區,遇害人數約有50萬至200萬之間,對文化、文明和道德的破壞,影響至今。”明報還提到,文革中的地主富農右派走資派等人被抄家,房子被搶佔,文革後的退賠政策執行得不徹底,有案子至今未了。

*為何贊毛贊文革?*

中共全盤否定文革,稱之為十年浩劫,這順應了當時飽受文革折騰之苦的大多數百姓的民意。但是後來民間也有“部分肯定文革”的思潮。1989年春天,中國名記者劉賓雁告訴美國之音,有些人認為有兩種文革,也就是毛澤東的文革和人民的文革。

長期以來,一方面,中共當局為了“黨醜不可外揚”而設置禁區,維護毛澤東,使得許多人不了解歷史上真正的文革;另一方面,中國政治改革滯後促使經濟改革中產生種種弊端,引起民怨,不少人懷念那個被紅色宣傳美化了的毛澤東時代,為文革說好話。

在北京景山公園,常有群眾唱紅,歌曲包括文革時流行而文革後在官方文藝舞台已經消失的《大海航行靠舵手》。根據博訊網站義工的錄像,上星期日在景山公園的自由論壇,有人把文革中一些不得人心的事情從文革中剝離出來,還批評溫家寶總理。

“有好多人認為上山下鄉是文化大革命,這不是文化大革命。上五七幹校是文化大革命?不是文化大革命。不要把這些現象認為就是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的主要任務不是這個問題。您要搞清楚這個,所以溫家寶說的那個不對。”

毛派在解釋歷史的時候,經常把好事歸於毛澤東,把壞事歸於在文革中被整垮的劉少奇、鄧小平等所謂“走資派”。例如福建的毛派人士白建平把紅衛兵為非作歹那段往事歸咎於胡耀邦。他告訴美國之音:“胡耀邦當時是團中央書記,指揮黨政軍的高幹子弟成立第一批紅衛兵組織,表面上是保毛澤東,實際上陰謀篡黨奪權,在北京掀起了批人鬥人,打砸搶,把那些人划成黑五類,甚至還整死人。”白建平還說,後來毛主席掌握了文革領導權,抓革命,促生產。

*唱紅唱出獨裁者*

不少毛派贊揚薄熙來在重慶搞的唱紅打黑,但也有很多人指出那正是文革那一套。在北京的學者陳子明說,薄熙來的打黑是黑打,“唱紅就是復辟紅海洋,文革時期那一套做法,他要弘揚的是已經被實踐證明是會導致個人獨裁、個人專橫的這麼一套體制的輿論基礎。”

*官媒的文革禁忌已破?*

隨著被中國毛派左派奉為“共主”的薄熙來垮台,隨著溫家寶一再批判文革,中國媒體上的文革禁區鬆動了,支持溫家寶,揭批文革和要求當局不掩飾文革的文章多了起來,例如中國青年報發表評論《“文革”是某些野心家可利用的資源》,環球時報刊登學者張千帆的文章《年輕人千萬別緬懷“文革” 》(又名《年輕人懷念文革因為真相難尋》),各媒體網站紛紛刊載學者張鳴關於把文革寫進教科書的呼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