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穩處處緊,高估幻敵陷誤區

  • 葉林

中國作家鐵流

中國作家鐵流

中國的《財經》雜志說,中國維穩的公共安全支出預算超過了國防預算。維穩行動包括監控和跟蹤一些作家和維權人士的生活和行動,以及把發表不同意見言論的普通百姓叫到安全部門約談“喝茶”。

反右運動時被劃為“右派”的中國作家鐵流5月17日發表文章,介紹了中國的維穩部門對他和另外一名黨員干部、作家辛子陵生活的干擾。在一個多星期前,綽號為“屠夫”的福建維權活動人士曾經發表一篇 “喝茶寶典” (鏈接: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539),介紹應對國保約談的注意事項。

*鐵流:監控人員陪我登泰山*

鐵流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自從2007年以來,因為有維穩人員的監控和跟蹤,他的生活受到打擾。有關部門最近還派出“專車”相隨,每天來去70公里尾隨他去城里俱樂部鍛練身體。他很少去看望朋友,因為怕車輛跟蹤給朋友帶來麻煩。

鐵流5月9日同太太上泰山旅游,有關部門派出兩個人一輛車,全程3、4天跟隨。鐵流說: “你說這錢花得必要不必要?來去上泰山起碼要花4、5千塊錢。如果這個錢拿去救濟小學生,讀不起書的,救濟貧困,為啥把錢花在這個上面?”

財經》雜志披露,2011年中國公共安全支出預算數為6244.21億元,高于國防支出預算的6011.56億元。2012年“公共安全”預算是7017.63億元,比2011年增長11.5%。

鐵流說,一要搞維穩,就可以找國家拿錢,維穩的任務越多,拿的錢就越多,分得的利益就越大。他說,現在有關部門把維穩當成一個生意,當成一筆交易,這是很可怕的。

山東臨沂盲人維權工作者陳光誠,逃脫監禁後曾說,為了監控他和家人,上面一年有好幾千萬的“維穩”經費,派出大批人員監控,耗用大量人力物力。

而北京作家鐵流說,負責維穩的監控人員總是勸他去吃喝玩樂,不要去管國家的事,不要去管歷史,中國的現狀是,不管你花天酒地,但是禁止你談歷史和說真話。

鐵流認為,維穩應該針對的是危害國家和社會的行為,比如打砸搶燒,不經過政府批准的上街游行,暴力行為;但是公民的理性言論,不應該成為維穩的對象。

*“喝茶”普遍化,百姓也要面對*

但是在現實的中國社會,公民發表言論,就有可能成為維穩的目標。發表“喝茶寶典”的福建維權活動人士“屠夫”說,現在被國保約談“喝茶”已經是普通百姓都要面對的問題了。

他說:“現在‘喝茶’越來越普遍化了,比如說在微博上有些人說了一些話,做了一些行動,也有可能說,你給某個人捐款,或者說幾句話,都有可能‘喝茶’。現在‘喝茶’不是民運、維權人士或者政治人物專屬的東西,變成說,普通百姓都要面對的一個東西。”

“屠夫”說:在沒有民主自由的國度,“喝茶”是想成為一個真正公民的必經之路。“屠夫”對美國之音記者說:“因為在目前的中國,你只要說一些話,做一些動作,那絕對會受到干涉,會被找去‘喝茶’,這也就是成為一個公民必定要走的過程。主要就是讓大家知道,‘喝茶’并不可怕,也不要覺得不好意思,這种東西是很正常的,也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

*百姓不信政府公正 “告洋狀”屢見不鮮*

鐵流認為,中國現在的維穩陷入了一個誤區,搞了一個假想敵。他說:“希望共產黨能夠整改,根治貪污腐敗,對人民的訴求給予重視,不要去強取別人的房子,城管不要打人,警察不要做惡,這完全是利于國家利于人民利于社會,這些言論為甚麼要被維穩?”

鐵流說,早在王立軍事件之前,中國百姓就已經開始找外國機構表達訴求,“告洋狀”。聯合國駐華辦事處門前,每天都有數十名甚至上百名訪民。他把這個現象稱為北京的“一道獨特的風景線”:“老百姓現在去找外國人告狀,這么一個情況,對國家的司法一點都不相信,認為只能靠外國人來解決問題,好像回到了滿清時代。滿清時代有個特點:官怕洋人,洋人怕老百姓,老百姓怕官,就這么一個歷史的循環。”

鐵流在文章中說,一個現代國家的基本制度已充分具備了維穩功能。現代媒體、司法和人代制度各司其職,各個部門和各級官僚運作正常、民主、公正、公平、公開,“所有的社會問題,都不難分散納入各自的體制路徑,皆能以最小的成本得到正常化的解決,不至于發展到以高額的財政支出來維穩,非得要整個社會都付出高昂的代價。”

鐵流對美國之音說,執政者把全國的“敵情”估計得過大,執政的自信心不足,而百姓對執政者的公正也失去信心。他認為,共產黨只要把輿論放開,讓民眾說真話,“說真話天不會塌,你會從真話中听到對國家有建設性的意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