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反右運動的受害者向當局索賠


1957年中共先號召群眾大鳴大放,然後大搞反右,以言治罪歷史資料

1957年中共先號召群眾大鳴大放,然後大搞反右,以言治罪歷史資料

最近重慶60多位1957年反右運動的受害者發表公開信,訴說他們被打成右派后遭遇的苦難,要求補發工資和賠償。這是右派索賠運動和毛澤東時代其他歷次運動受害者索賠要求的一部分。

重慶“錯劃右派分子”的這封公開信刊登在《參與網》上,作者署名“重慶市五七老人”。“五七”“指的是中國千千萬萬”右派分子“不堪回首而又刻骨難忘的1957年”。公開信的標題是《重慶市五七老人向中共發出怒吼:強烈要求發還21年的拖欠工資!》

文章說,55年前,他們“被錯劃為右派分子,由此跌入苦難的深淵。分別下放到農場、礦山從事繁重的勞動,甚至被勞教、勞改。歷經二十餘年折磨,九死一生。直到1979年,才獲得“改正”。昔日二十餘歲的青年,已年屆半百。原來在職的只恢復1957年的職務和工資,原來是學生的則
另謀職業,由於中斷了十餘年甚至二十餘年學習與工作,工資待遇較同齡人相差甚遠。原來有家的,大都妻離子散,且深受株連。”

記者聯繫了公開信60多位簽名者中的三位,他們都證實確有此信。但是有人不願意接受採訪,因為居委會的幹部發過警告,說是如果接受採訪,就會影響子女前程。

中國的居委會擔負著為政權監視民眾的責任,過去居委會有不少小腳老太太,被稱作“小腳克格勃”。

公開信的簽名者蔣文揚告訴VOA,他們曾廣發信件給黨政機關和人大政協,但是,“中共中央現在一直不理不問, 以前我們索賠的,在北京也好,在成都也好,在重慶也好,全國各地,都遭到他們的打壓。”

30多年前,曾有官員主張賠償右派分子,但由於保守派反對和政府財政困難而沒有實現。前右派分子們的公開信說:“當時四害方除,百業待興,國庫空虛。要求我們體諒國家困難,“向前看”。而今過了三十餘年﹐國庫充實,有關部門對我們的合理要求仍然未予理睬。”

幾年來,不只是重慶的右派索賠,中國不少地方的右派都索賠。不只是右派索賠,被搶奪資產的地主富農資本家,在文革中被搶走財物和房產的市民,毛澤東時代歷次運動的受害者,都有人根據物權法和《國家賠償法》而索賠。

有分析人士認為,當局不賠償右派的原因是,共產黨欠賬太多,如果賠償右派,此例一開,那麼歷次運動的受害者都會向共產黨要賬。

對此,蔣文揚說,欠誰的帳都要還,如果還不上,寫借條也可以,“但是現在它不聞不問不說話,現在不是它賠不起”。

但是另一方面,有的中共官員提起這類賠償要求的時候憤憤不平地說,老毛老鄧欠的債,卻讓我們還。

鄧小平是毛澤東發動的1957年反右運動的具體領導者。1988年,記者問當過右派分子的中國著名記者陸鏗為甚麼中共不否定反右運動,陸鏗說,就因為那是鄧小平領導的。

重慶60多位反右運動受害者表示:“如果再如此拖延下去,我們很可能拼上老命集體上街訴求,或上告到海牙國際人權法庭。希望中共顧全體面,不要賴掉長達55年的歷史老帳。”

不少人感到,當年那些“禍從口出”的右派言論,現在看來其實很溫和,比現在中國的網絡論壇、博客和微博上以及有的公園論壇中明裡暗裡抨擊時弊甚至反共的言論溫和得多。

例如在近期北京景山公園的星期日遊客自由論壇中,有人提議讓台灣的國民黨來領導中國,有人堅決反對,理由是,國民黨一來,現在這些債務就沒有主了,“不能跟國民黨去要這些債啊。”

不過,就在這些人發出聲聲民怨的同時,在公園另一處的紅歌會上,另一些人在高唱“革命群眾離不開共產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