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把關嚴 陳光誠在美感孤立


陳光誠抵達紐約大學研究生公寓樓後對記者和支持者講話(5月19日)

陳光誠抵達紐約大學研究生公寓樓後對記者和支持者講話(5月19日)

中國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和夫人袁偉靜以及他們的兒子陳克睿和女兒陳克斯星期六晚住進他們在紐約大學的新家後﹐除了在星期天下午出來在樓前曬了一會兒太陽以外﹐至今沒有音信。他們對外的聯繫與通訊看來均須通過一家公關公司﹐因而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媒體與關注者的失望與困惑。

一個月前逃離山東沂南家鄉的陳光誠攜家人踏上美國的土地後﹐可以不必像在中國受虐待時那樣擔心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但是他們的言論和信息流通是否完全自由呢﹖這個問題幾天來日益受到媒體和社會各界關注。

星期六晚上的與媒體見面會上﹐受到各方熱切期待的陳光誠剛發表完到達美國後的首次公開致辭﹐就被攙扶離開會場到曼哈頓華盛頓廣場村的紐約大學研究生公寓4號樓的住處。在場的媒體記者和從各地趕來的支持者一再呼喊挽留聲中﹐陳光誠頻頻回頭﹐似乎想停下腳步﹐但是停了幾次都沒能停住﹐還是被連攙帶推地送進樓內。

一名女子手持鮮花試圖擁抱陳光誠,被保安阻止。

一名女子手持鮮花試圖擁抱陳光誠,被保安阻止。



在此之前﹐一位自稱曾去過東師古的年輕女子手捧一束鮮花﹐在陳光誠對著無數攝像機和話筒發表講話結束時﹐因為前面有警察攔著﹐無法走上前去獻花﹐就大聲表示想擁抱陳光誠﹐但未能如願﹐失聲哭喊。

到場的媒體記者都沒有獲得提問或者單獨採訪的機會。當時﹐美國之音記者有幸在幾步遠的距離對陳光誠高聲喊了幾句﹐先是表示歡迎他們一家來到美國﹐再是希望保持聯繫。

記者﹕光誠﹐給我打電話啊。
陳光誠﹕會的﹐會的。
記者﹕發短信也行。
陳光誠﹕好的
記者﹕不要用(撥打國際長途的)011了。不要用011了。
陳光誠﹕(此時已被攙進樓內)再見﹐再見﹗

但是截止發稿前﹐美國之音記者仍未能與陳光誠取得聯繫﹐也沒有傳出他跟任何媒體接觸的消息。

去年秋季以來一直關注陳光誠一家遭遇﹑多次到東師古和陳光誠女兒陳克斯就讀的涯子聯小的王雪臻目前在紐約法拉盛。她對美國之音表示﹐這幾天她每天都去陳光誠在紐約的住處守著﹐希望找機會見陳光誠和他家人﹐卻不准上樓﹐只能通過保安或者貌似特工的人送些禮物給孩子。

王雪臻說﹐她很遺憾錯過了陳光誠一家星期天下午兩點多出來曬太陽那個機會。她說﹐同樣遺憾的還有好幾家媒體的記者。

她說﹕“沒有機會上樓。要是想見光誠的話﹐得跟科恩(孔傑榮教授)老爺子交涉﹐交涉也根本就﹐我連提這個想法都沒提。我說﹐肯定見不著﹐就把東西送了。我就去問了需要甚麼﹐其實最惱火的﹐還是從北京跟來的這些記者﹐甚麼都沒有。”

王雪臻跟另一個女孩在研究生公寓4號樓週圍仔細觀察﹐發現陳光誠一家可能住在7層朝向校園的一套住房﹐隔壁似乎住著校方或者當局安排的一些保安人員。兩套住房的陽臺是打通的﹐而其他樓層的兩個陽臺之間都有間隔。

北京公盟負責人許志永博士長期關注陳光誠一家的遭遇﹐目前正在密切關注陳光誠侄子陳克貴案。他在聽說陳光誠在對外發表言論和與外界通訊方面的目前狀況後表示不解﹐連連問道﹕是甚麼人在阻攔媒體﹖為甚麼要這樣﹖

他說﹕“他(陳光誠)在美國為甚麼不接受採訪呢﹖這是出於甚麼考慮﹖誰在阻攔呢﹖誰在阻攔呢﹖”

官方的說法是﹐陳光誠一家需要充份休息﹐還要倒時差。甚至一些美國國會議員也很跟他難聯繫上。負責陳光誠公關事務的多夫公司經理在恢復美國之音記者電郵時簡短地寫到﹕收到你的信息﹐謝謝你對外聯繫。

台灣中國時報報道說﹕據了解,陳光誠之所以能離開大陸,中美之間的協議至為關鍵,美方或擔心陳光誠應對媒體經驗不足,有些尖銳敏感問題不易回答,所以請公關公司出面處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