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菲律賓重提美菲防務條約

  • 赫爾曼

美國海岸警衛隊員於2012年5月12日,在移交儀式上站立在退役巡邏船達拉斯號的甲板上。該船被移交給菲律賓海軍。

美國海岸警衛隊員於2012年5月12日,在移交儀式上站立在退役巡邏船達拉斯號的甲板上。該船被移交給菲律賓海軍。


在華盛頓和馬尼拉﹐人們把塵封了多年的美菲共同防務條約拿了出來。1951年簽約的時候﹐很多人還沒出生呢。

有關官員試圖確定﹐萬一菲律賓和中國在蘇比克灣大約200公里外的一處與世隔絕的環礁湖發生軍事衝突﹐美國是否必須依約援助菲律賓。

4月間﹐中國政府的船隻阻止一艘菲律賓海軍艦隻在斯卡伯勒淺灘﹑也就是中國所稱“黃岩島”附近逮捕中國漁民﹐中菲兩國隨後都派出船隻﹐在島礁週圍對峙。兩國都聲稱對這處海域擁有主權。

美菲共同防務條約並沒有明文提及南中國海。不過﹐菲律賓外交部目前正在散發1979年從美國官員那裡收到的信函﹐以此來證明條約範圍涵蓋菲律賓在南中國的主權要求。這包括斯卡伯勒淺灘和好幾個國家都提出主權要求的斯普拉特利群島中的一些島嶼。

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曾說﹐美國“將信守條約義務”﹐但她沒有就美國會如何回應她所說的“假設性事件”做出表態。這類假設包括中國進攻無人居住的斯普拉特利島上的菲律賓軍隊。

夏威夷東西方中心的高級研究員丹尼.羅伊認為﹐人們太過推敲條約以及歷年相關聲明的文字細節了。


他說﹕“我寧願從更高的角度去俯瞰﹐看看在我們所能預想的各種情形下怎樣做才符合美國的最佳利益。顯然﹐如果美中為了所謂斯普拉特利群島中的任何一個島而開槍打仗﹐那簡直就是發瘋了。美國和中國都不會為了區區一紙文件而有意走入這種瘋狂局勢。”

菲律賓本身只有一支老舊的海軍艦隊﹐配備着十來艘輕型戰艦﹐連一架噴氣式戰鬥機都沒有﹐根本就不具備跟強大的中國軍隊交戰的火力。

因此﹐羅伊說﹐馬尼拉聲稱如發生衝突美國有義務協防菲律賓﹐這並不奇怪。

羅伊說﹕“當然﹐以儘可能強有力的方式來解讀美菲共同防務條約符合菲律賓的利益﹐這是想儘可能把美國拴住。但我們必須明白﹐所有各方都有自己的小算盤﹐菲律賓的算盤就是趁着自己還有機會的時候趕緊推動自己的主權要求。中國將來在那一海域投射武力的能力會變得更強﹐到那個時候﹐菲律賓再這麼做就沒那麼容易了。”

對菲律賓人來說﹐請求美國提供軍事援助讓他們心裡五味雜陳﹐難以平靜。

菲律賓曾是美國的殖民地。美國軍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把菲律賓從日本佔領下解放出來。但是﹐ 1991年﹐在日益高漲的反美情緒下﹐菲律賓參議院關閉了美國駐菲軍事基地。不過﹐1951年的美菲共同防務條約並沒有被廢除。

菲律賓大學榮退教授卡羅里娜.赫爾南德斯提到﹐有些幾十年前鼓動把美軍趕出菲律賓的人﹐如今回心轉意了。

她說﹕“即使是在那些左翼組織內部﹐也有人認識到菲律賓靠自己頂不住中國。因此﹐由於美國在南中國海﹑也就是西菲律賓海的戰略利益和菲律賓此刻的戰略利益相吻合﹐有人期待美國會出手捍衛兩國的共同利益。”

身為馬尼拉戰略與發展研究所的建所所長的赫爾南德斯解釋說﹐很多菲律賓人擔心﹐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貿易關係會壓倒美國在菲律賓的戰略利益﹐這種戰略利益可以追溯到1898年。

她說﹕“仍然有很多人認為美國不可靠。這些人認為﹐美國不會冒着讓脆弱的美中關係破裂的風險來保衛菲律賓的海洋利益。他們認為﹐美中雙邊關係不僅在本地區而且在全世界的權力重組中都實在太重要了﹐美國不會向菲律賓伸出援手的。”

前美國國務次卿約翰.博爾頓說﹐如果美國真的為了遷就中國而不顧菲律賓﹐那將是一個錯誤。

前美國國務次卿約翰.博爾頓

前美國國務次卿約翰.博爾頓

博爾頓說﹕“菲律賓有權依據地質﹑歷史和條約等等對他們認為屬於自己的領土提出合法的主權要求。我認為﹐共識是﹕實際上是中國的領土主權要求太過分了。”

博爾頓認為﹐華盛頓應當鼓勵東南亞國家聯盟解決彼此間的領海糾紛﹐這樣各國就可以形成統一立場﹐並和美國一道表明﹕不容忍中國奪取對國際海域的控制權。

曾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博爾頓預測﹐在領海主權要求上﹐中國會不斷試探性地推進﹐直到遇到真正的阻力為止。身為共和黨人的博爾頓說﹕

他說﹕“我擔心﹐他們(中國方面)會借機利用美國對即將到來的選舉的關注。他們看到奧巴馬有可能敗選﹐因此就儘可能擠兌白宮的軟弱總統。因此﹐我認為東盟國家真的有必要在短期內團結起來。”

有些分析人士說﹐如果北京覺得現任美國政府只知討好﹐那就錯了。他們說﹐假如中國軍隊憑借優勢壓倒菲律賓海軍﹐美國肯定會考慮派第七艦隊航母戰鬥群收復有爭端島礁。還有人預測﹐在短期之內﹐所有各方都會找到體面的下台階﹐減緩矛盾。

不過﹐這會讓本地區更廣泛的領土糾紛繼續處在懸而未決的狀態﹐而同時﹐中國越來越強硬地在資源豐富和戰略地位重要的南中國海宣示主權﹐而美國也示意不打算放棄亞太強國的地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