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結婚證困擾 令秦永敏夫婦蜜月成“冤月”

  • 申華

秦永敏王喜鳳在婚禮上

秦永敏王喜鳳在婚禮上

中國知名異議人士秦永敏和新婚妻子繼續要求當局依法辦理結婚證,但仍未如願。結婚證的困擾使蜜月變成“冤月”。這樁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的婚姻,成為反映中國異議人士景況的窗口。

*結婚證尚無著落*

中國異議人士秦永敏和山西女子王喜鳳,5月13號在武漢舉辦婚禮後,半個多月以來一直在為獲得一紙結婚證奔波,但是尚無結果。日前他們再度向社會發布通報,要求原各自所在的武漢市青山區政府以及山西省渾源縣政府,依法為他們辦理結婚證。

王喜鳳,山西省人,1975年生,畢業於山西師範大學,來武漢前是山西家鄉當地的中學生物教師。她自稱是秦永敏的“政治支持者”和“知心愛人”。秦永敏,59歲,原係武漢鋼鐵工人,上世紀九十年代北京西單民主牆時代起投身中國民主運動,多次入獄和勞教。1998年因成立中國民主黨,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2年,2010年出獄,目前處在政治權利剝奪期。

*回山西恐懼 出武漢禁止*

這份通報詳細介紹了他們結婚典禮前無法順利辦好結婚證的周折。其中談到,王喜鳳所在山西渾源縣戶籍部門,先是承諾很快發放結婚證,為此二人才將婚禮定在5月13號。但是一名上級主管突然橫生枝節,要求王喜鳳必須親自回山西辦理有關手續。

王喜鳳對美國之音說,由於她要同中國知名異議人士結婚,山西渾源當地政府早把她打入另冊,回山西意味著諸多不測。她說:“我一個人單獨去(山西),我的生命和人身安全誰來負責?因為我走的時候,山西省公安廳就調查我的一切情況,所以我很怕啊!我一個人回去能不害怕嗎?如果兩個人一起回去,武漢這邊又不讓秦老師出去。”

*誰在誤導?*

秦永敏和王喜鳳5月13號婚禮,當局限制其規模,尤其不許來自全國各地的異議人士參加,唯恐他們在武漢集結和串聯。對於冒險前來者,當局進行抓捕和圍堵。但是對於婚禮本身,還是予以實際認可,一些警方人員和街道行政代表送禮致賀,令新人很感動。

不過,婚禮剛過當地警員王輝5月19號就開始對秦永敏夫婦發難。對於當局先是允許舉行婚禮,擺出結婚證似可通融辦理的架勢,但很快改變面孔,王喜鳳似乎很淡定,她說:“我是這樣想的,不管他們(當局)有甚麼目的,也不管他們有甚麼打算,既然要做守法的公民,我們就要按照合法的程序去爭取。”

*前人大代表建議上訪*

湖北省潛江市原人大代表姚立法,同情秦永敏夫婦遭遇。他對美國之音說,當局用結婚證刁難秦永敏夫婦,是因為這對夫婦是為弱勢群體敢於說真話的維權人士。至於下一步怎麼辦。

姚立法說:“我當然還是建議,秦老師該申訴的申訴,該信訪的信訪,該起訴的起訴。上訪實際上是求助政府,希望在法律框架內正常把事情辦好。因為秦永敏先生在這個問題上沒有違法,政府就更不應該違法。”

記者詢問秦永敏夫婦下一步打算。目前充當秦永敏發言人的王喜鳳對美國之音說:“我們打算進一步爭取。如果不行,我們就向上級反映,往省裡反映,往中央反映。總不能不讓領結婚證吧,否則太不合乎情理了。”

*民事程序泛政治化*

武漢和山西當地警方值班警員說,不便接受境外電話查詢。秦永敏夫婦再次強調,從一開始他們就希望依據現行婚姻法規定程序履行相關手續,只是因為中國政治異議人士步入婚姻殿堂,民事程序被地方當局變成了政治追討的工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