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陳希同親述六四風波﹐感嘆與薄熙來﹑陳良宇命運相似

  • 燕青

前中共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左)和姚監復對談

前中共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左)和姚監復對談

陳希同是前中共北京市委書記﹐1998年7月被中國政府判處有期徒刑16年﹐2004年獲得保外就醫。姚監復星期一(五月28日)在北京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陳希同目前在北京昌平的一所療養院裡面“保外就醫”﹐和他太太住在一起﹐和家人會面沒有問題﹐但是不能見外國人﹐也不能出北京。

*與陳希同對話始自2011年1月*

姚監復說﹐他是從2011年1月起﹐開始和陳希同面對面地進行對話的﹐總共有十幾次﹐每次對話之後﹐陳都要親自將筆錄看過﹐並表示有一些地方要修改一下﹐以便完全準確。姚監復說﹐他和陳先前有君子協定﹐即“對話”在2011年不能出版。姚監復講﹐陳不希望書在2011年出版的一個原因﹐是希望他的申訴(希望中共對他的判決重新審理)能夠有一個答覆﹐不過﹐姚監復說﹐陳的申訴已經兩年﹐至今也沒有任何下落。姚先生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說﹐現在已經是2012年了﹐而且考慮到他本人已經80歲(陳也已經80多歲)﹐恐怕沒有時間再找歷史學家坐下來核實那一段歷史之後﹐再將內容公諸於眾了。

*陳希同是坦白的*

談到對陳希同的印象﹐姚監復先生說﹐陳“是坦白的”﹐“跟我講話是誠實的﹐但是對問題的認識不一定(一致)”﹐而且“我想他也相信我。”

姚監復對美國之音表示﹐他的姐姐鐘鴻曾經在北京市委宣傳部工作﹐並且著有回憶錄《半支蓮》﹐姚是通過這樣的關係﹐認識陳希同的。

*陳在六四期間照本宣科*

在和姚監復的對話中﹐陳希同表示﹐鄧小平是六四事件的最後決策者﹐而他本人1989年6月30號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上發表的有關六四事件的報告﹐以及從他口中說出的﹑將六四事件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其實都是他按照上面交給他的稿子逐字逐句念的﹐他本人連標點符號都沒有碰過。

陳希同表示﹐六四事件假如處理得當的話﹐一個人都不應該死﹐而事實上﹐那天死了好幾百人﹔他說﹕“作為市長﹐我感到難過﹔現在很多事情還不清楚﹐我相信有一天會真相大白的。”

*何其相似乃爾*

在和姚監復近期的對話中﹐陳希同還談到了薄熙來的命運﹐感嘆京﹑滬(陳良宇)﹑渝三個直轄市的市委書記﹐其遭遇“何其相似乃爾!”

新世紀出版社的出版人鮑樸星期一(5月28號)在香港通過電話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說﹐出版這類書籍﹐是為了給歷史留下一些真實的材料。他同時表示﹐“但是我必須說﹐當事人的回憶﹐並不等於是一個完全真實的歷史材料﹐這些一手材料﹐可以說是歷史研究的起點。當事人有當事人的出發點﹐而同時﹐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盲點(blind spot)。在相關的檔案沒有開放之前﹐我認為﹐當事人的回憶﹐可以說是歷史研究的最好的材料。”

*鮑樸﹕回憶錄普遍的“盲點”*

說到“盲點”﹐鮑樸說﹐每個當事人都是根據個人的經驗出發的﹐這中間﹐有他看到的東西﹐有他看不到的東西。“比如說趙紫陽的回憶﹐別人在他身後背著他做的一些事情﹐他怎麼能知道﹖同樣地﹐陳希同﹐他位居北京﹐上面的一些情況他可能並不了解。”

鮑樸說﹐所謂的“盲點”﹐還包括當事人在講話中﹑在回憶錄的對談中所做出的選擇﹐即當事人根據各自的情況和出發點﹐願不願意完全坦承過去的經歷這個因素。鮑樸說﹐基於這些“盲點”的存在﹐完全依靠第一手材料﹑即完全建立在當事人闡述的基礎上的歷史﹐就不乏失之偏頗的可能。這一點﹐他說﹐中西方政治人物在撰寫回憶錄過程中﹐失之偏頗的因素都同樣存在。

中國問題資深研究員﹑目前任教於加拿大的吳國光教授在寫給新世紀出版社出版的這本陳希同對話錄的前言中說﹕“這是又一份來自一九八九年北京天安門事件直接見證人的歷史呈詞。本書的重要性﹐儘在於此﹐不言自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