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當事人:六四事件陳希同有不可推托的責任


原北京市長陳希同出版的新書親述六四事件

原北京市長陳希同出版的新書親述六四事件

陳希同在題目叫做《陳希同親述:眾口鑠金,難鑠真》的訪談錄中,談到他做為當時的北京市長,在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中扮演的角色時這樣說:“上面讓我作我就作,我承擔責任。”陳希同否認擔任過北京戒嚴指揮部總指揮。這部訪談錄由資深研究員姚監復用了一年多時間,對陳希同十幾次面訪寫成的。

這部訪談錄中讓外界最關心的是陳希同談六四事件和他在六四中扮演角色的部分。美國之音採訪了兩位當年親身參與六四,或經歷過在那次事件失去親人的當事人,認為陳希同在那次事件中必須承擔應有的責任。

獨立作家江棋生認為,陳希同和時任北京市委書記的李錫明在六四鎮壓民主運動時受首當其衝。他5月30日對美國之音說:“我覺得他(陳希同)當時應該是衝在最前頭的這麼一個人。當然要我說句公平話,在他前頭還有李錫明,比他更厲害一點兒。當然我相信陳希同說得是實話, 他還的確不是所謂的李鵬把責任推到陳希同頭上,陳希同在決策過程中不可能是那麼一個角色。”

江棋生1989年時是人民大學博士研究生,是學生對話團副團長,六四開槍鎮壓後被捕入獄坐牢一年半,六四10周年前夕因呼籲悼念六四死難者又被判刑4年。

江棋生說,這23年以來他一直在思考六四事件,並且因為這件事的牽連,他沒有退休金、沒有基本醫療保險。而且,護照、港澳通行證都不准許簽發給他。江棋生說,沒有醫療保險,他就打兵乓、游泳,收入少,沒有錢吃大魚大肉,他就清淡飲食,但是,六四這個案子是一定要翻的。江棋生希望,這個日子不會太遠。因為,六四是一個壓在歷屆政府身上的包袱,而且越壓越沉重。

“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和組織者丁子霖21年來,一直致力於要求中國政府還原六四真相的努力。丁子霖同一天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談到姚監復對陳希同訪談一書時認為,陳希同在書中承認如果處理得當,就不會發生造成“幾百人”喪生的六四流血事件,符合事實。

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丁子霖 (資料照片)

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丁子霖 (資料照片)

但是她說:“陳希同有陳希同的罪責。作為當時的北京市長,他和李錫明在學生絕食的時候,他們給中央報了一個大事記。我親耳聽到傳達的,市委書記李錫明和市長陳希同給中央的報告,是不是還有一個當時教委的何東昌。他們三人狼狽為奸。”

丁子霖認為,當時北京政府高層和中央政府高層,各自有能夠做出決策的授權,陳希同他不可能調動得了軍隊,這點她深信不疑,但是都往已經不在人世的死者身上推,推也推不掉。

丁子霖的小兒子蔣捷連89年6月3日晚11點左右在北京復外大街被戒嚴部隊開槍打死。23年來,丁子霖等天安門母親成員一直尋求政府追究六四鎮壓者的責任,講出六四鎮壓真相,并能夠給予賠償。但是丁子霖表示,到今天政府也不肯滿足他們的訴求。
至于陳希同所說六四中幾百人死亡的數字,受訪者都認為這個數只是冰山的一角,實際死亡人數超過千人。

六四時擔任國務院總理的李鵬在“李鵬日記”中說陳希同是北京戒嚴指揮部總指揮。陳希同否認,不過外界對陳的所謂總指揮角色並不在意,而是關注陳是否承擔在六四事件的責任。
1989年春天,改革派的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在北京逝世,引發北京高校學生參與的一場學潮,並發展成一場聲勢浩大的學生民主運動。6月4號清晨,戒嚴部隊在天安門廣場和北京大街上武力驅散抗議學生和民眾,導致數以百計、甚至數以千計的人死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