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馮正虎上海遭困,眾訪民呼號申冤


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資料圖片)

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資料圖片)

中國上海一位維權人士被地方當局囚禁在家數月,切斷了他跟外界的通訊聯絡。到他住所外面關注他的訪民也受到警方的警告。值六四事件週年敏感期臨近,警方更加緊了對他的控制。

*外界跟馮正虎聯繫唯一渠道遭封堵*

被警方軟禁在家的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目前跟外界的聯繫遭到嚴重阻礙。現在,差不多所有給他的電話都打不進去。美國之音記者5月29日幾次撥打他家座機,信號顯示的是電話已經撥通,但就是無人應答。訪民證實,當局對馮正虎的座機進行了來電號碼設置,對有些撥入的號碼,他不能聽到來電鈴聲,盡管對方聽到的是電話撥通的信號聲。這種情況上海訪民崔福芳等人也遇到了。

崔福芳說:“他前天給我打過一個電話,但是我的電話永遠打不通他的電話。但是他這個電話可以打出來,其他的人也可以打得進去,就是我的電話打不通。永遠都是有鈴聲,(他)就是聽不到。後來我就知道了,他(警方)給我設置好了,永遠無法接通。”

崔福芳說,她跟馮正虎證實後得知馮的家人和其他訪民給他的電話都能接通。另一位上海訪民魯俊也知道馮正虎家座機只能往外撥打,往裡撥不能保證他就能接到。

崔福芳是上海世博會強拆受害者,幾年來她和其他上海訪民堅持維權,馮正虎是他們的法律顧問。

*馮正虎曾被禁回國,回來後厄運連連*

馮正虎從今年2月27日起已經被連續軟禁了三個多月。期間,警方沒收了他的電腦、手機,禁止他會見朋友。不過記者3月中旬撥打馮家的座機,他還可以聽到鈴聲,還可以應答,而現在警方連他家的座機也控制住。

馮正虎曾經是上海一名高校教師。1989年因對六四事件的態度受到行政處罰,兩年後他去日本留學,2009年6月回國時被中國當局禁止入境。他滯留在日本成田機場三個月左右之後才獲準回上海。

2010年8月,馮正虎在上海發起“我要立案,維護公民訴權”的行動,得到上海失地訪民的積極響應。當局隨後將他軟禁。2012年2月27日,馮正虎被再次限制行動自由。之前有消息說,上海警方執行上級命令,將馮正虎看管到今年的“兩會”結束。

從那時起,馮正虎一直被軟禁在家。看管他的警察說,要軟禁馮正虎三年。馮正虎三月中旬接受美國之音采訪時表示,當局限制他自由,反倒建立了一個平台,讓更多的人清楚地看到在這個平台上正在發生的事情。

馮正虎被軟禁期間,受到警方四次傳喚,理由都是“以其他方式擾亂社會秩序”。最近一次傳喚是5月26日。傳喚中警方沒做任何筆錄,做完冷板凳就放他回家。

*敏感日近 警方收緊控制*

六四事件23週年敏感日臨近,上海警方對馮正虎的監控收緊。上海訪民崔福芳5月29日對美國之音說,最近他們無法將食品等生活用品送給馮正虎,她本人5月17日因為看望馮正虎還被管片五角場派出所帶走傳喚,警察警告崔福芳不要去探望馮正虎。

崔福芳告訴記者,警察還趁著傳喚馮正虎的空檔,在馮家窗戶外面安裝了監控裝置。“現在他家三樓的牆上裝了聲控識別器、還裝了一個真空探頭,還裝了三腳架那種的觸電器。”

崔福芳認為,這些裝置都是針對馮正虎的,防止外界有人跟他聯繫,防止有人營救馮正虎時,他跳窗逃跑。

*崔福芳:馮正虎依法維權無罪*

崔福芳最近一次被傳喚時,有警察對她說,楊浦區公安分局正在調查馮正虎的犯罪行為。讓崔福芳詫異的是,馮正虎依法維權,何罪之有。

她說:“反正我認識馮正虎到現在,他一直跟我說一定要依法維權,依法要回自己的東西。不能蠻幹,不能給國家添麻煩。他一直跟我這樣說的,真的挺理智。”

*訪民幫馮正虎申訴*

訪民持續關注馮正虎,幫助把他的控訴材料帶到北京的國家最高機構。正在北京的上海訪民魯俊告訴記者:“馮正虎現在被軟禁在家裡,這次訪民給他帶出來一些控告材料,準備向最高檢察院遞交他的控告信。”

上海訪民每個月的月底 都要聚集到北京,到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或者國家信訪局,要求上海司法機構對他們的訴狀立案審理。這些訪民絕大多數都是上海各級政府強征土地的受害者。

山東盲人法律維權人士陳光誠逃脫非法拘押之後,馮正虎的處境成為網友和維權人士新的關注點。他們認為,馮正虎會成為第二個陳光誠。陳光誠從2010年9月初開始一直被山東臨沂地方當局非法拘押,直到2012年4月成功逃脫。期間他和家人受到酷刑折磨。

美國之音撥打馮正虎居住地五角場派出所電話,了解相關情況,值班警官要記者詢問楊浦公安分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