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駱家輝外交化解王立軍、陳光誠案

  • 海濤

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右)和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左)2012年5月2日在北京交談

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右)和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左)2012年5月2日在北京交談

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上任不到一年遇到兩件大事:一件是重慶副市長王立軍進入美駐成都總領館;另外一件是山東盲人陳光誠進入美駐北京大使館,而這樣的事情,除了1989年李潔明任大使時遇到方勵之事件,他前後歷任大使都沒有經歷過。

*駱家輝當大使,大事不斷*

62歲的美國前州長、商務部長駱家輝,到北京擔任駐華大使剛半年,就遇到了前重慶打黑“英雄”王立軍進入美駐成都總領館事件,那是2月初。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兩個月後,山東盲人陳光誠又進入美國駐華使館,釀成另外一個國際關注的大事。

在駱家輝之前,只有23年前在北京擔任大使的李潔明曾遇到過這种棘手案子:那1989年6.4事件之後,科學家方勵之進入美國使館事件。當時,李潔明也是剛到任幾個月。而李潔明之前的三屆歷任大使(伍德科克、恒安石、洛德),之後的五任大使(芮孝儉、尚慕杰、普理赫、雷德、洪博培)都沒有遇到過。

*王立軍、陳光誠案考驗駱家輝智慧*

駱家輝可以說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題。他處理王立軍案,中國以及美國的政府方面還沒說甚麼,外界的抨擊聲也不高,因為王立軍在領館停留24小時後“自行”離開了。但是,在處理陳光誠問題上,駱家輝遭到中國有些方面的強烈抨擊,而陳光誠在使館待了幾天後離開使館住進朝陽醫院之後又改變了原來的他將留在中國的主意要求去美國,以駱家輝為主導的美國談判團隊,還遭到一些中國異議人士的批評,說他們“拋棄”了陳光誠。

王立軍事件讓駱家輝措手不及。美國《新聞週刊》駐北京記者劉美遠(Melinda Liu)在最新一期刊物上發表文章談到了駱家輝的難處。那是2月6日下午,當時駱家輝正在北京某地開會,他的黑莓手機收到一個加密信息,讓他馬上返回使館。駱家輝馬上趕回使館,得知成都領館出了“大事”:王立軍進入領館,要求到美國去,因為他擔心生命安全。這是第一次有報道說,王立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館是想“到美國去。”

《新聞週刊》的報道說,當時,駱家輝的反應是:啊,上帝,我的上帝!駱家輝對記者說:王立軍的事,“非常有意思,讓人眼睛一亮。”

*王立軍事件面面談*

到目前為止,北京方面對王立軍事件鮮有公開報道和評論。3月17日,中共政治局委員、中組織部長李源朝到重慶宣佈免除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職務時曾說:前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私自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滯留事件“性質嚴重,影響惡劣”。

另外,3月中旬一份“中央辦公廳關於王立軍事件的初步通報”開始在海外互聯網流傳,這一中央文件精神和真實性被一些西方主流媒體所證實和引用。這個(3月15號發出的) 通報說,2月6日下午,重慶副市長王立軍進入美國總領館。

2月7日23時32分,“自動離開”領館。2月8日,國家安全部將王立軍帶到北京接受調查。2月9日,胡錦濤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就調查工作作出部署。當天下午,中央“有關領導同志”給薄熙來打電話傳達會議精神,提出相關工作要求。

這份通報還說,當局已經查清王立軍事件的經過和原因。1月28日,王立軍找薄熙來通告有關重要案件和薄的家人有關,薄熙來則把王立軍調整工作。2月1日下午,重慶市委決定免去王立軍公安局党委書記、局長職務,開始分管教育和科技工作。

2月2日,市委“有關方面”開始審查王立軍身邊工作人員及有關重要案件的辦案人員。王立軍認為自己安全受到威脅,決定“出走”。

這份文件說:“王立軍6日下午在事先為按照程序報批的情況下,獨自進入美國駐守成都總領館。王立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後,先與美方人員談了有關合作交流事項,隨後提出避難要求,並根據美方要求寫了政治避難申請。”

*戈茨:駱家輝主張給王立軍庇護*

美國資深新聞工作者比爾.戈茨2月中旬在《華盛頓自由燈塔》電子雜誌上報道,王立軍到領館要求政治庇護,總領事何孟德匯報給駱家輝,駱家輝上報國務院,並主張給予王庇護,但美國國務院沒有采納駱家輝的建議。

*拜登辦公室否定庇護王立軍?*

5月2日(就是陳光誠離開美國大使館,住進朝陽醫院的日子),戈茨再度發表文章說, 王立軍的庇護要求,是被美國方面拜登副總統辦公室拍板拒絕了。戈茨的這篇報道說援引美國有關官員透露的消息說,拜登辦公室否決了國 務院和司法部官員的建議。他們建議給予2月初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館的原重慶副市長王立軍庇護。拜登辦公室擔心,這么高級別官員投奔西方,肯定會影響習近平 副主席對美國的訪問。

*白宮:否決庇護,無稽之談*

針對戈茨的這种說法,白宮表示無法苟同。美國外交政策雜誌(電子刊物)也在同一天發表文章說,這种拜登不讓給予王立軍庇護的說法是無稽之談。報道援引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托米. 維耶特(Tommy Vietor)的話說,這种說法完全不實,純屬杜撰。戈茨在報道中說,拜登副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林肯(Blinken)拍板決定不予王立軍庇護。但是,維耶特說,布林肯和拜登辦公室官員,都沒有以任何方式參與王立軍這個案子。不過,戈茨對《外交政策》說:他的報道都是基於事實,“我堅持己見。”

*駱家輝:王立軍離開領館,完全自愿*

2月26日,中國左派網站四月青年論壇曾刊登駱家輝和知名左派人士司馬南有關王立軍事件對話的視頻。駱家輝在這次對話中說,幾個星期前,王立軍的確進入了美國領事館。駱家輝證實,王立軍是以副市長身份進入領館的,與領事館人員會面了,在領館停留超過24小時。

駱家輝還說,王立軍是按自己的時間安排,按自己的意愿、自己的選擇離開的。駱家輝還說,王立軍事件沒有影響習近平訪美。駱家輝還對司馬南說,美國政府就這一事件所作的一切都是遵照程序和法規的。

*陳光誠事件更加棘手,駱家輝妥善化解*

王立軍事件爆發還沒徹底平息下來,兩個半月後,陳光誠事件又爆發了。這次,還是駱家輝作為大使而首當其衝。新聞週刊說,王立軍事件是駱家輝首次擔任駐外使節後的首次考驗,而陳光誠事件,則要更加复雜棘手。

陳光誠4月下旬進入使館時,駱家輝正在印度尼西亞休假。和王立軍事件一樣,駱家輝很快被叫回了北京使館,緊急處理這一事件。當然,這次更加事關重大。

陳光誠這次進入使館,一開始,他並不想到外國去。他只是想能免受迫害,全家能過正常安全的生活。駱家輝說,他可以幫忙。

陳光誠也對新聞週刊說,陳光誠進入使館後,曾對一個講中文的外交官口述,寫了一封給溫家寶的信,要求調查他和家人遭到迫害的事情。美國使館官員後來的確把這封信轉給了溫家寶。這也是首次有報道披露,陳光誠給溫家寶的信,的確經使館轉給了溫家寶。

*沙葉新:中國好戲連台*

中國廣有名气的上海作家沙葉新,4月中旬曾在北京沙龍上講話說,党內矛盾公開化、“烏坎事件”、獨立候選人,這三件事“可以改變中國的面貌。”

沙葉新說,“我預測今年還有好戲看,沒想到2月份就開始了。我是搞戲的,最注重戲劇性,万万沒有想到我們的政治戲劇如此之強,你不知道高潮在哪里,不知道陡然是在甚麼地方,你也不知道尾潮在哪儿。但是這樣說並不是好事,因為我們的新聞不公開,而且還是在黑箱里面作業,民主還沒有達到那個程度。但是,我認為已經了不起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