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人士周莉被失蹤一年後重現透露曾受酷刑折磨

  • 申華

中國維權人士周莉

中國維權人士周莉

北京知名5月29號發表聲明,宣佈被關押期間承諾的三點書面保證無效。這三點保證是:第一,不接受外媒採訪,第二,不接觸敏感人士,第三,不參與任何公眾事件。周莉的上述聲明,連同個人手機電話等,已全文登錄互聯網,北京警方立即找到周莉施壓。

周莉是活躍維權人士,也是一位通過互聯網維權的公民記者。她曾經多次在北京的當局強拆行動中提供法律咨詢,致使一些強拆項目流產,同時她還參與了例如“鄧玉嬌案”的維權活動,為此她多次被抓和判刑。2011年春季的茉莉花運動期間,她突然失蹤。

中國維權人士周莉

中國維權人士周莉


北京時間星期三(5月30號),周莉對美國之音說,她之所以打破沉默,因為當局對她的迫害已經超出了承受底線。

“警方問我,這個聲明是我寫的,還是由別人代筆的。我說,是我寫的。他們說,為甚麼?我說,你們一次又一次傷害我,高估了我的承受能力。雖然在茉莉花(運動)期間,為了保護我的孩子的安全,迫於各種壓力,我選擇,保證不參與公共事件,等等有關保證。但是並不等於,我要無底線地退讓。”

報道說,周莉為保護家人和親屬安危一直試圖保持低調。不過她的孩子和親人最近又無辜受到當局拘押,她的一個女嬰曾因警方失職丟失至今,這是她永遠的傷痛。

周莉還首次披露了她在2011年3至4月期間,被強制失蹤關押在北京郊區密雲縣一處公安局秘密收押地點的情況。她對美國之音說:

“對我個人來講,更多的是一種精神虐待,肉體虐待也有,就是長期地不讓睡覺。(記者:最典型地,一天讓你睡多長時間?)如果能睡兩個小時,那是一種幸福。那段時間的感受可以用幾個字來概括,那就是‘把眼睛睜開!’。這是我在那聽到的最多的一句話。(是持續審問嗎?)如果是審問,我都覺得是一種幸福。在那裡你甭想睡覺,只要一想睡覺,就有人踹你。”


中國民間維權團體民生工作室的劉飛躍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的許多異議人士都曾經受到這樣的精神摧殘。

“被強制失蹤階段,完全就沒有法律了。呆在那裡面,警方不需要任何的法,生命安全都沒有保障,警方想把你怎麼辦就怎麼辦,處在一個無法無天的狀態。”

談到周莉被失蹤期間所受睡眠折磨時,劉飛躍說:“這種做法好像沒有直接對你的身體造成傷害,你看不見甚麼傷,但是這是一種非常殘酷的傷,非常折磨人。警方對待異議人士都採取這種方法,不讓你睡覺。周莉還讓她睡兩個小時,有的異議人士則通宵不讓睡覺。”

周莉打破沉默,使得北京一些訪民得知其近況。海淀訪民,基層人大代表獨立參選人韓穎對美國之音說:“以前老是看到她的消息,有時還能見到,後來突然一段時間,不知道她去哪裡了,找不到了,前一段在她微博上得知,她又出來了。周莉這個人,我沒有特別過多的接觸,但是知道她很樂於幫助別人。”

周莉說,失蹤期間接觸的執法人員中,很多同情和默默支持她,有良知的執法人員比例不在少數,可能高達半數以上。為養家糊口不得不當上警察,凶狠的打手和惡棍是少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