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訪台灣立委田秋堇 6-4之痛是穩定大患

  • 木風

台灣立法院立委田秋堇

台灣立法院立委田秋堇

1989年6月那場震驚世界的六四天安門鎮壓學生民主運動的流血事件雖然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但世界上有多少人在得知那次慘案發生之後而流下了眼淚?今年58歲的台灣老資格的民主活動人士,民進黨籍的立法委員田秋堇女士就是其中之一。

*田秋堇—秋瑾 都是民主鬥士*

很早就知道台灣有這麼一位關心民主、人權的女士。她的名字讓熟悉中國近代史的人一見難忘。她就是田秋堇,和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志士秋瑾女俠的名字非常接近,而且發音也一樣。今年六四到來之際,記者就想到要採訪一下這位台灣的民主、人權活動家,聽聽她對六四問題的看法。

知道立委們工作很忙,再加上記者向田秋堇立委辦公室提出採訪要求的時間也比較倉促,所以對採訪是否能成並不太樂觀。想不到,辦公室的林小姐隔天告訴記者,田委員已經答應。讓我在約定時間給她打電話。

*平反六四會增加中國穩定*

田秋堇是在她宜蘭的家裡接受記者電話採訪的。採訪開始後,我們很快就進入正題。田秋堇至今還對她當年在電視上看到六四鎮壓的情景痛心萬分。

她說:“我還記得24年前,六四天安門前,坦克車開進去的時候,我坐在電視機前面,我就哭了。因為我完全想到當年參加228運動的年輕人,他們不過是要求民主,絕對不是叛變,也不會是甚麼革命,但是就那麼殘酷地(遭到)鎮壓。我一直覺得平反六四天安門事件對中國的社會會帶來一個更大的安定的力量。”

從“美麗島事件”就投身民主運動至今已經有30年的田秋堇女士用平靜而堅定的聲音向記者講述她從自己長期的奮鬥經歷中得出的一個觀點,這就是,人們心頭的傷口如果不能愈合,社會始終難以安定。她呼籲北京當局順應民心,為六四平反。田秋堇認為,只有平反六四,中共才能夠消除“維穩”的最大“隱患”。

親身經歷台灣從獨裁社會轉向民主時代巨大變遷的田秋堇說:“依我的經驗,這麼大的一個傷痕,存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就算大家不講出來,它也隨時都會翻動、會攪動,這對國家的安全是完全不利的。”

台灣立法院立委田秋堇

台灣立法院立委田秋堇



*呼喚人心 滴水穿石*

田秋堇回憶說,台灣人民為推翻獨裁、實現民主進行了長期的鬥爭,期間有著名的“228事件”,還有“美麗島事件”。當時,參加爭取民主和人權的人們誰都不知道他們甚麼時候能夠取得勝利,但他們清楚的一點是,要持續努力,直到達成目標。

1979年12月爆發了“美麗島事件”。當時,台灣高雄的民主派群眾發動反專制的示威遊行,群眾和警察發生衝突。後來,國民黨政府出動軍警對示威群眾採取了嚴厲的鎮壓,對遊行活動的領導人進行迫害。當時還在台灣國立大學讀書的田秋堇也積極投身跟抗爭活動,為保護民主派活動人士四處奔走。

田秋堇在1984年創建了“台灣人權促進會”,並擔任首任秘書長。

她把推動人權和民主的活動叫做“人心呼喚”的工作。她認為,在中國之外的華人都不應該輕視每年海外各界紀念六四、呼喚民主的點滴行動所產生的作用。它積少成多,滴水穿石,不僅能夠感動普通人,甚至能夠促使那些當權者和獨裁者反身自省。

田秋堇說,美麗島事件八年後,蔣經國總統宣布解除戒嚴,台灣開始逐步走向民主政治。現在看來,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促使蔣經國總統看到了在獨裁制度下台灣是沒有未來的前景,從而加快了台灣民主化進程。但在當時,田秋堇說,沒有人知道那個事件就是第101塊石頭—達成目標的最後一擊。

*平反六四是中外民眾的心聲*

田女士說,從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到現在已經有23年了,如果十年算一代,也有兩代人的時間了。當初直接參與六四鎮壓的那些人都已經下台多年,現任領導人應該有條件、有能力為六四平反。

近些年來,中共高層不斷傳出要進行政治改革的意願,並透出風來,希望給六四遇害者家屬提供經濟補償,達成諒解。田秋堇表示,現在雖然還不能夠說中共很快就會給六四平反,但平反六四已經成為中外民眾的共同心聲。中共如果能夠盡快為六四平反,全世界將會對中國政府和中國這個國家給予肯定和支持。

*敬佩天安門母親*

作為一個婦女,田秋堇對“天安門母親”們特別表示深切的同情。

她說:“我特別關心天安門母親。因為我知道,她們一路走來的那個心路歷程。我在台灣幫助過許多政治犯家屬,我看著她們哽咽、哭啼,走投無路。這些都讓我非常敬佩她們能夠一路走過來。”

田秋堇委員表示,她希望在各界人士的共同努力之下,平反六四能夠早日實現,讓天安門母親們能夠了卻多年的心願,能夠在她們所剩無多的生命中重新看到國家的希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