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人紀念六四 有成功 有受控


山東維權人士紀念六四23週年

山東維權人士紀念六四23週年

中國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等人星期天(6月3日)繼續舉行“六四”週年紀念宣傳活動。另一方面,在這個敏感日子的前夕,中國大陸一些地方的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被當地警方軟禁、傳訊。

*山東孫文廣公園呼籲平反六四*

6月3日(星期天)上午,孫文廣教授等6人在濟南市中山公園,紀念“六四”23週年。上午10點剛過,孫教授由公安陪同乘車來到中山公園,跟參加活動的其他人會合。孫教授在公園向遊客宣講六四真相,還高喊“要民主”、“平反六四”等口號。

因為政府禁止媒體報道23年前發生在北京的鎮壓事件,到現在也不肯還原事件真相。孫教授星期天對美國之音說,他就是要通過簡單易行的方式,讓更多的民眾,尤其是讓年輕人知道“六四”,了解“六四”的真相。

他說: “希望能夠推廣這件事,知道這件事。另外,用這種方式大家都可以去講,去說。利用你的權利,到公園去講講你的觀點。寫個標語舉在手上給大家看,這個多好。如果這樣做的人多了,我想就很好了。”

孫教授希望知道“六四”的人愈多,離平反“六四”的日子就會愈近。孫文廣從5月6日就開始了今年的六四紀念活動,他稍早對美國之音表示,之所以提前這麼多天,是為了避免當局封鎖相關人員。

孫教授說,從5月15日開始,他一天24小時被監控。在這種情況下,他尚可以宣講“六四”真相,宣揚民主,其他人要想這樣做就更加沒有難度。孫教授估計因“六四”對他的監控,明天下午或者晚上就可解除。

孫文廣教授等人星期天的紀念“六四”活動,基本沒有遇到阻力,只是當他拉出“勿忘六四、平反六四”的橫幅時,人群中跑出幾個便衣,將橫幅撕毀,然後消失在人群中。

去年在濟南舉行紀念六四聚會的當天,一些本來打算參到會的人士被公安堵在家中。事後警方還根據媒體報道中登出的照片上門恐嚇和威脅參與者,警告他們下次不可參加紀念六四的活動。

*六四前夕 敏感人士被監控*

另一方面,各地公安國保繼續對一些敏感人士進行監控或不許外出。“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被告知,6月3日和4日不能出門,不能接受媒體面訪。丁子霖的小兒子蔣捷連89年6月3日晚11點左右在北京復外大街被戒嚴部隊開槍打死。20多年來,丁子霖等天安門母親成員一直在向政府要求“真相、賠償、問責”。

湖南省民運人士張善光、周志榮3日去看望因參與八九民運及其他民主活動而坐牢20多年後刑滿釋放的李旺陽,被警方帶走。警方說是要帶他們回家。

6月3日,安徽網名叫姑鶴的維權異議人士被當地國保通知3、4日兩天不要外出。維權網說,姑鶴的住所外面已經被國保站崗。姑鶴的本名叫王翼翔,精通無線電技術,長期從事網絡維權活動,發表網絡民主言論,教授、幫助網友清除網絡故障,因而被當地警方視為重點維穩對象。每到敏感日子來臨,姑鶴都被控制在家不許外出。

此外,廣州畫家何國泉日前被國保約談,理由是他的一部畫作據說跟六四有關。何國泉星期天告訴記者他的油畫主題都是反思過去。

他說,“反思”是他的創作符號。 “在當代藝術美術圈,利用文革這個系列,文革的素材, 然後把它延伸到當代。他們不知道從那聽到和六四有關,事實上我是準備在六四這天展出我的最新作品。其實跟六四沒甚麼關係。”

何國泉說,他的畫展是在網上舉辦,只是展出的日子選得比較敏感。他說,整個約談過程是平和的。何國泉幾年前因為作品中主題涉及民主理念被拘留過15天。他認為,自己的作品對整個國家和民族都是有意義的,意義在於通過畫作傳播理念。

*平反六四 政府爭取主動*

在1989年反對武力鎮壓學生和民眾的中共前領導人趙紫陽受到軟禁期間曾提出平反六四事件。他指出,這個問題遲早要解決,早解決要比晚解決好,主動解決比被動解決好。有許多評論人士也認為,六四事件是中國政府身上的沉重包袱,愈推遲還原它的真相,愈晚向事件中的死難者家人、向整個社會道歉,中國政府就愈被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