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騷擾外國記者凸顯害怕騷亂

  • 艾德

人權組織說﹐中國星期日在北京騷擾外國記者的行為﹐凸顯政府對最近發生在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亞的示威感到緊張。

中國警察在星期日拘留並騷擾了多名外國記者﹐這些記者想了解中國公眾對網上呼籲全國範圍和平示威的反應如何。

警察和便衣大量出動﹐沒收記者的錄像機和其它設備﹐使他們無法確認有多少人參加了集會行動。

彭博新聞社說﹐他們的一名記者受到不明身份人員的拳打腳踢﹐估計這些人是便衣警察。

保護記者委員會的馬德琳‧厄普說﹐她的組織對記者面臨的嚴重騷擾感到驚訝。馬德琳‧厄普說﹕“ 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沒有看到有這麼多記者受騷擾的情況了﹐他們遭拘押﹐被推搡﹑衝撞﹐甚至像彭博新聞社記者那樣面部受到拳打腳踢。”

連續兩個星期天﹐設在美國的博訊網站刊出匿名評論﹐呼籲民眾在中國多個城市集合﹐舉行茉莉花集會。茉莉花這一名稱來自突尼斯一月暴動。

中國政府最近幾週採取步驟制止抗議行動﹐防範最近橫掃中東和北非的風暴吹進中國。他們否認中國會發生類似的運動﹐說中國經濟發展迅速。當局還管制互聯網﹐封鎖有關“茉莉花”的搜索﹐過濾其它政府認定的敏感詞。

馬德琳.厄普說﹐星期天的鎮壓充份顯示出中國領導人的恐懼。馬德琳‧厄普說﹕“在我看來對外國媒體進行這種程度鎮壓﹐顯示中國共產黨非常擔心﹐充份說明他們對任何有組織的反對派都感到十分恐懼。”

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的蘇菲‧理查森說﹐這次中國政府對記者的鎮壓是他們對付駐華外國媒體慣用手段的最新表現。她說﹐海外記者到那裡進行中國法律允許的採訪工作﹐而現場的保安人員數量卻大得不成比例。蘇菲‧理查森說﹕“我們甚至沒有看到發生任何我們在通常意義上理解的示威行動。”

理查森說﹐除了星期天的騷擾之外﹐中國外交部還對外國記者和編輯源源不斷發出一係列指令﹐並召見他們﹐指責他們對中國可能出現的騷亂以及政府反應進行報道。

保護記者委員會表示﹐中國方面對記者的毆打已經將政府對外國媒體的限制拉回到2008年北京奧運之前模式。

在北京奧運前不久﹐中國當局發佈條例﹐允許外國記者自由﹐不必向當局事前申請就可以報道政治﹑經和社會消息。這些條例奧運會後形成了永久性規定。

蘇菲‧理查森說﹐總體來說﹐外國記者在中國受到的待遇比中國記者要好很多。她說這個週末出現的事件並不一定是一種倒退。

蘇菲‧理查森說﹕“如果我們看到更多這種行為﹐看到這變成全國性持續存在的問題﹐那我們就真要感到更加關切了。我們還沒有遇到那種局面。但我認為十分清楚﹐中國政府(對在中國出現的抗議)感到非常緊張﹐他們在阻礙人們談論有關問題時從來不會扭扭捏捏﹑遮遮掩掩。”

駐華外國記者俱樂部說﹐很多在北京的記者都收到了電話警告﹐要求他們不要到王府井現場進行報道。王府井是繁忙的商業區﹐外國記者在這條街上受到警方騷擾。有的記者被告知去到王府井一個辦公室進行登記﹐然後才能得到在當地採訪的許可。

該俱樂部說﹐他們對當局監視記者的狀況感到擔憂﹐並關切這種對2008年北京奧運後改為永久新聞報道條例的武斷解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