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2011年終報道:細數烏坎

  • 方方

烏坎村民2011年不滿地方政府私賣土地發動抗議(資料圖片)

烏坎村民2011年不滿地方政府私賣土地發動抗議(資料圖片)

廣東陸豐市烏坎村高潮迭起的2011終於在年底趨於平靜,中國當局與烏坎代表對話後罕見地妥協也被一些網友解讀成“烏坎的一小步,中國民主的一大步”。不過代理烏坎案的知名律師袁裕來卻指出,烏坎村民最初的土地訴求根本沒有落實。烏坎的2012無疑更值得關注。

由於地方幹部私賣土地、貪污腐敗,廣東烏坎民眾在9月和11月下旬爆發兩次群體暴力抗議。當地官方為了穩住鄉民,承諾調查,卻在12月9號向媒體通報,烏坎事件被境外別有用心勢力煽動利用,並將烏坎村村民選舉組成的“臨時代表理事會”和“婦女代表聯合會”等定為非法組織。

12月3日,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以及莊烈宏、曾昭亮、張建城、洪銳潮五人被陸豐警方以涉嫌“故意毀壞財物罪”、“妨害公務罪”被捕。43歲的薛錦波在被捕兩天後死亡,官方公布死因為心源性猝死。薛錦波的神秘死亡引發烏坎村村民更大的抗爭。

12月14日,中國當局調動警力封鎖烏坎村,斷水斷電。村民掩護外國媒體與香港記者進村,集體下跪求關注,烏坎事件引發國際社會注目。中山大學教授、中國著名學者艾曉明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證實自己當時就是被村民帶進村的。烏坎村村民繼續游行靜坐,誓與土地共存亡。

12月20日,烏坎事件廣東省工作組進駐汕尾陸豐,中國當局撤走封鎖烏坎的大部分警察。一天後,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同烏坎村代表理事會會長林祖鑾舉行了“談判”,口頭承諾村民的三點要求:交還薛錦波遺體、釋放被捕的其他三名村民代表;安排五家國際傳媒機构親驗薛錦波遺體;承認一度被定性為非法組織的村民自治組織“臨時村代表理事會”的地位。烏坎村代表則同意取消原定於當日進行的游行。

12月22日,拍攝烏坎紀錄片的張建城以及其他三位被捕村民獲釋,但事實上均為取保候審,並非無罪釋放。官媒《人民日報》當日發表評論稱,“烏坎轉機”表明中國當局把握了群眾利益的訴求點,把握了問題解決的關鍵點。

12月24日,烏坎村民開會公布被原村委盜賣土地的情況。廣東副書記朱明國26日在廣東省維穩交流會上談及烏坎等群體事件時以爛了心的紅苹果為喻,警告當局要從源頭上、小事上預防群體事件。中國國家總理溫家寶27號在北京的一個會議上警告政府官員,必須保障農民的土地財產權,并在土地被征用時,提高農民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比例。

12月28日,專門承辦行政案件的知名律師袁裕來與村代表會面後同意代理烏坎案。同日,廣東省工作組在烏坎村委會召開換屆選舉通報會,确認2月成立的本屆村委會選舉無效,工作組宣布成立烏坎村黨總支,隨後將由村黨總支重選村委會。但烏坎村民擔心這樣做會導致村委會選舉被操縱、包辦,烏坎村村民的抗爭將前功盡棄。

12月30日,廣東省工作組通報烏坎村支部委員、村委會出納鄒釵已被雙規;原村黨支部書記薛昌、村委會原主任陳舜意等人侵占村民集體資產屬實;原村委自93年起私賣636畝土地,在財務管理上公款私存、多頭開戶、財務不公開、包庇發展商拖欠征地補償等違紀行為。

至此,烏坎村民持續了三個月的維權抗議活動取得初步勝利。

烏坎對峙中,為了避免流血沖突,中共建政62年來首次承認民間自治組織,這就為蓄勢待發的民間抗議運動帶來啟示。烏坎對峙12月11日爆發以來不到20天,“烏坎模式”就被複製傳播:廣西柳州柳江縣新興屯和廣東陸豐新饒村也因土地糾紛爆發群體抗議事件;福建晉江市民眾在1月2日的游行中公開打出“向烏坎村學習”的標語。

北大法學院教授、中國知名法學家賀衛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烏坎事件是個轉機,雙方都保持着理性。他說,這個事件或許可以讓地方政府認識到,與其花大力鎮壓、維穩,不如干脆開辟一個合法游行地,這樣老百姓可以表達不滿,政府也可以了解百姓心聲,實現官民間更合理的互動。

關於烏坎還有很多疑問:村務公開了嗎?薛錦波的遺體歸還了嗎?死因查清了嗎?土地歸還了嗎?賠償到位了嗎?新組村委會能實現真正民選嗎?中國當局是否會秋後算賬?烏坎的未來走向何處?但毫無疑問的是,2012年的烏坎更值得關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