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商論壇:香港特首選舉應向台灣學習

  • 湯惠芸 香港

台商組織在香港舉辦論壇討論台灣與香港民主發展

台商組織在香港舉辦論壇討論台灣與香港民主發展

台灣和香港將於明年舉行總統及行政長官選舉,有台商組織最近在香港舉行一個論壇,邀請三位香港主要政黨的創黨主席,討論台港兩地的民主發展。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表示,對香港的民主發展感到失望,認為香港應該向台灣學習。

亞太台商聯合總會與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最近在香港舉行一個論壇,主題是台灣與香港的民主發展。主講人亞太台商聯合總會會長潘漢唐在論壇上表示,台灣與香港將於2012年舉行總統及行政長官選舉,而且台港兩地都可能出現「雙英之戰」。

亞太台商聯合總會會長潘漢唐

亞太台商聯合總會會長潘漢唐

*潘漢唐﹕先辭職再考慮參選﹐全球獨有*

潘漢唐表示,目前香港的行政長官選舉,出現多位「疑似」候選人,但是有一點是最不可思議。

潘漢唐說:“我在全世界觀選,從來沒有看到過先辭職,然後說再去思考要不要選,這個是前所未見。我想如果要思考的話,就不必要辭職了。”

潘漢唐並表示,香港的官員跟群眾接觸的時候,很難產生強大的公信力或者親和力,因為香港行政長官以致全體官員的權力來源,都不是全民參與的選舉。

潘漢唐說:“如果說,有一個人他將來要去參選普選的特首的話,他講話一定是非常斯文,絕對不會講粗話,因為他知道他每講一句話,都會影響他的選票,這個就會決定了他的言語態度和思維。”

潘漢唐表示,香港行政長官選舉雖然沒有全民參與,但香港的民主已經在萌芽狀態。潘漢唐認為,台灣的民主發展應該受到肯定和參考,例如1996年舉行總統直選以來,歷屆總統大選的投票率都有8成左右,顯示民眾的高度參與感;另外,總統大選也實現了政黨輪替,逐步凝聚全民共識,發揚民主精神及司法制度。

香港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

香港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

*李鵬飛﹕台灣民主進步可以啟發香港*

香港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在論壇上表示,他1970年在一家美國公司工作,首次到台灣工幹,當時台灣滿街都是「反攻大陸」的標語,晚上也要實施戒嚴。不過,現在台灣已經進步了很多,可以透過全民投票選出自己的領導人。

李鵬飛認為,民主不是靈丹妙藥,但是台灣的進步對香港很有啟發性,因為有競爭才有進步,透過民主選舉可以讓不適合的領導人下台。對於目前香港的民主發展,李鵬飛感到失望。

李鵬飛說:“明明是選舉就是選舉,甚麼叫做「預備選舉」、「準備選舉」﹖這是ridiculous(荒謬的),讓人大笑的事情。還有「疑似」候選人、好像是候選人,簡直不可思議的事情在香港發生。還有主要兩個熱門人物,就想改變自己的形像,不斷到社區向沒有投票權的人宣示,大家都開(選舉)「支票」。”

李鵬飛認為,目前香港行政長官選舉熱門候選人宣示的政策「支票」,包括住屋、老人問題等,到將來上任的時候都很難兌現,因為這些候選人的權力來源不是基層民眾。

有現場觀眾提問表示,香港主權移交中國14年,香港的民主之路仍然受到中國的控制,日後香港的民主發展是不是要等中國內部有變化,然後香港才可以實行民主﹖抑或香港實行民主可以影響中國大陸實行民主,兩者有何關係﹖

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

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

*李柱銘﹕北京最害怕民主會導致香港失控*

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在論壇上回答觀眾提問表示,香港的民主發展要看香港人有何作為,如果香港人只是等待北京給予香港民主發展,就只有等待,因為北京最害怕香港有民主會失控,但李柱銘認為無須擔心。

李柱銘說:“上次梁家傑出來參選特首,今次何俊仁出來參選特首,就當他們兩個勝選,你猜會不會搞獨立﹖政黨都不會支持他們,公民黨與民主黨都不會支持,所以不用害怕,就算真的傻起上來搞獨立,有解放軍在何需擔心﹖”

李柱銘並表示,將來任何一位民主派的參選人勝選,擔任香港行政長官,他都不會搞亂香港社會,因為其所屬政黨都不會容許,因為如果香港社會不穩、經濟變差,選民就不會再投票給那個政黨。

對香港的民主發展,李柱銘表示傷心,因為香港的公民社會已經具備所有實行民主選舉的條件,但是香港遲遲未能實現真正的普選,甚至具體落實的期限都沒有。

李柱銘說:“2017那些如果選特首真是普選的話,提名過程一定會完全被掌握、完全被控制,到時只有傀儡甲及傀儡乙參選,兩個都是由北京選擇,然後功能組別又要保留,所以這樣看我們其實很傷心。”

不過,李柱銘表示,民主是世界的潮流,如果香港人努力爭取的話,相信總有一天,香港可以實現真正的民主選舉。

香港公民黨創黨主席關信基

香港公民黨創黨主席關信基

*關信基﹕香港應推動中國發展民主*

香港公民黨創黨主席關信基在論壇上表示,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之後實施一國兩制,但有不確定性,因為北京只是說香港50年不變,而之後的發展就存在不確定性。關信基認為,香港應該發揮本身的差異性,也就是過去百多年來不斷吸收東西方文化的精華,去推動中國大陸的改革,在大一統的傳統思維下發展民主。

關信基說:“我們在香港1997主權移交之後所經歷的一段歷史,就正是要去建構在統一之中有一個積極、正面的差異,有一個完全合法的、完全合乎理念的差異存在,這個機會我們不能夠因為覺得香港越來越小、巨龍越來越大的時候,香港就放棄這個差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