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阿嘉仁波切: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轉型

  • 海彥

達賴喇嘛和阿嘉仁波切1999年在紐約

達賴喇嘛和阿嘉仁波切1999年在紐約

曾是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全國政協常委、青海省政協副主席的原藏傳佛教六大寺院之一的青海塔爾寺住持阿嘉仁波切,近日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說,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將政治領袖的權力移交給民主選舉產生的首席部長意義重大。他還批評北京在與達賴喇嘛談判時沒有誠意。

*政教合一體制終結*

原被稱為中國“省部級活佛”的阿嘉仁波切在專訪中表示,尊者達賴喇嘛今年3月正式宣布退休,將作為西藏政治領袖的權力移交給下一任民主選舉產生的首席部長(亦稱首席噶倫或噶倫赤巴)及其內閣,是明智之舉,意義重大。

他說:“這是達賴喇嘛作出的又一個偉大的事跡,意味著政教合一的制度已經結束,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呢,我感覺君主制宣告結束,完全把權力交給了民眾,由民眾來選舉產生噶倫赤巴來領導西藏以外的藏人社會。第三點就是說,達賴喇嘛轉世靈童問題一直是個比較敏感的問題。他一再強調這個世襲制度,是個群眾性的問題,是一個宗教性的問題,不是他個人的問題。這個現在已經是明朗化了,跟政治分開了。”

阿嘉仁波切的全名是阿嘉.羅桑圖旦,1952年2歲時被十世班禪喇嘛認定為黃教創始人宗喀巴大師的父親魯本格的轉世靈童子。大躍進及文革期間,他被迫當農民,進行勞動改造長達16年。

改革開放後,阿嘉活佛先後在青海省政協及全國佛教協會擔任要職,但因不願為北京單方認定的十一世班禪喇嘛靈童作經師,於1998年流亡美國。

阿嘉仁波切與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關係密切,關注西藏問題,在弘揚西藏佛教和文化上作用舉足輕重。

*金瓶掣簽已不適用*


阿嘉仁波切表示,達賴喇嘛將其轉世問題交由民眾決定,一個重要考慮就是希望避免在他圓寂後同時出現一個北京挑選和控制的,以及一個由藏人挑選的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的狀況,就像十一世班禪喇嘛轉世靈童出現兩個一樣。阿嘉仁波切表示,這為堅持由中央政府用金瓶掣簽來選定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的北京如何應對帶來了新的課題。

他說:“達賴喇嘛轉世靈童問題,我想在國外就是要轉世。他既然在政治上成了一個平民百姓,當然宗教上還是宗教領袖了,以後的轉世靈童就是由民眾來定。這里就不存在甚麼爭執問題,達賴喇嘛會不會繼承流亡政府的頭兒這樣一個問題了。他完全是一個宗教方面的,那這個金瓶掣簽這個滿清政府發明的為政治服務的東西也已經過時,就是沒辦法用了。”

從2002年到2008年,北京與達賴喇嘛的特使進行了多輪談判,但是都沒有結果。阿嘉仁波切表示,儘管達賴喇嘛多次公開承諾只是要求自治,而非獨立,但北京仍不斷指責達賴喇嘛主張獨立。他表示,北京與達賴喇嘛代表談判實際上沒有誠意。

他說:“西藏問題應該怎麼解決?達賴喇嘛也好,西藏的民眾要求的都是宗教要有自由,自己的語言文化要保留,要高度自治和真正自治。如果西藏這樣自治的話呢,新疆也會提出來,香港也會提出來。所以這些原因吧,中國政府一再躲避這個問題。那不想談的話,它要提出一些借口,啊,你是在變相要求獨立呀,你是在講大西藏。比如說大西藏不提,光西藏自治區你給不給它自治權呢,絕對是不會給的。”

*中間路線前途不明*

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1988年首次提出有關解決西藏問題的“中間路線”,即在中國統治下實現西藏真正自治。多年來,中間路線得到多數藏人的贊同,但也受到主張獨立的藏人的批評,尤其是在與北京的多輪談判沒有產生任何結果以後,中間路線受到極大的壓力。

外界關注的一個問題是,在達賴喇嘛退出政治以後,他倡導的中間路線是否會有改變,阿嘉仁波切表示,多數藏人是贊同中間路線的,但是未來如何目前很難說。

他說:“這個也比較難說了。根据流亡藏人的比例來看,多數還是贊成中間的路線。新的噶倫赤巴當選之後,就會產生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就是會不會產生西藏自己的一個民主黨派,如果民主黨派的這個產生的話,中國是最害怕的一件事。民主黨派產生後,它有自己的要求,自己的想法,提出來比如西藏要獨立,或者西藏要高度自治,還是推行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呀等等,這完全是一個民眾的選擇了。”

4月27日,在印度達蘭薩拉的流亡選舉委員會根據選舉結果,宣佈美國哈佛大學法律學者洛桑森格當選為第3屆民選流亡政府的首席部長。阿嘉仁波切表示,他認為新的流亡政府將會推行一個比較進步的、適合解決西藏問題的制度。

他說:“他肯定是有許多西方的影響,他也和中國的學者經常打交道,知道中國的政策,同時他還會保持西藏傳統的文化,推行,我想是,西方化的民主,也有西藏傳統的制度。可是呢,中國政府已經有回應,說是他是恐怖主義。當選還沒有當選,就說他當恐怖主義,這是不可能的,這就是一個宣傳的導向。”

目前流亡藏人在全力抗議中國政府鎮壓四川阿壩格爾登寺的僧人。有消息說,在警方上星期強行帶走約300名僧人並打死2名寺外守夜村民後,格爾登寺被強行關閉。針對格爾登寺的局勢,阿嘉仁波切表示,格爾登寺的問題反映了當局對待國內藏人的現狀。

他說:“中國政府一直認為寺廟就是出事的黑窩,所以把寺廟管得非常的嚴。08年以後,對寺廟大量派警察呀,有工作組呀,這樣來管制。這次格爾登寺出現這樣的問題,我想不僅僅是寺廟里出的問題,它主要可能跟中國整個的政權在考慮。中東的茉莉花革命出現以後,中國也有這方面的聲音。所以,它有關方面也害怕在西藏成為一個導火線。”

*高層內幕導致出走*

1998年,身居高位、仕途順利的阿嘉仁波切突然流亡美國,引起震動。阿嘉仁波切表示,他在參加1995年11月的選定十世班禪喇嘛轉世靈童的金瓶掣簽儀式後,搭乘中國國家領導人李鐵映的專機從拉薩返回北京的途中,親耳從當時的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口中,聽到在金瓶掣簽上做了手腳的內幕,這是導致他出走的原因。

他說:“葉小文就談談談,談得很高興,好像有意地提出這個問題。他說,我們在轉世靈童這個問題上為了保險起見,我們放了點棉花,讓那個名簽弄得再高點。當時我是非常非常地震撼,我都嚇得不敢看邊上的人了。他跟我們透露的目的就是說我們選的盡可能的是最好的人選,你們接受吧。既然在這樣的情況下,(後來)暗示叫我去當十一世的老師,這樣的情況下,我就看這事情不妙。”

阿嘉仁波切2000年在加州創建西方利樂塔爾寺和西藏悲智中心(TCCW)。后受達賴喇嘛指派,住持在印第安納州的藏蒙佛教文化中心和強孜林寺。2010年3月,阿嘉活佛出版英文自傳“Surviving the Dragon”《順水逆風》,講述他在中國的經歷。目前,他在撰寫這本書的中文版。

阿嘉仁波切在他的英文自傳中詳細記錄了他所經歷的不同時代的歷史。他表示,希望能流下一些歷史的印證。阿嘉仁波切在專訪中還談到他在1960和70年代經常收聽美國之音的中文廣播。他1980年代復出開始擔任很高職位的時候,也有時收聽美國之音的中文廣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