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作家建議用“梵帝岡”模式解決西藏問題

  • 張楠

一名西藏僧人行經中國警車旁邊(資料圖片)

一名西藏僧人行經中國警車旁邊(資料圖片)

近來中國四川的藏族人聚居區再傳槍聲﹐要求宗教自由的抗議者與軍警發生衝突﹐受到嚴厲鎮壓。藏區騷亂促使一些中國知識分子反思﹐認為當局應該改變解決西藏問題的思路。有學者甚至建議﹐仿效意大利﹐在拉薩為達賴喇嘛劃出一個“梵蒂岡”。

梵蒂岡位於意大利首都羅馬西北角﹐面積0.44平方公里﹐是國中之國﹐國家元首就是教宗。

提出這項建議的北京專欄作家郭宇寬認為﹐這種形式很好。他說﹐應該允許達賴喇嘛返回西藏﹐並劃出一小塊地方給他﹐讓他從事宗教活動。

郭宇寬說﹕“我們請你回來。把你供養在這裡。零點幾個平方公里﹐你可以有你的議會,教區,就叫你的國家。你發行郵票,你組織軍隊都行。這就永遠解決了所謂的西藏獨立的問題。”

郭宇寬稱達賴喇嘛為“善良的人”﹐“非常溫和﹑智慧而且有政治理性的長者”和世界級宗教領袖。他說﹐絕大多數藏人都非常尊敬達賴喇嘛﹐連這麼一個人都容不下﹐是這個國家的羞恥。

郭宇寬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既然我們中央政府給出這樣的態度﹕無論是對台灣還是對達賴喇嘛﹐只要不分裂國家,什麼都可以談。我們就要拿一些具體可以談的方案出來。要把這樣的方案擺在檯面上。讓中國人民的智慧檢驗一下﹐看什麼方案是最好方案。”

郭宇寬對於中國官員和媒體長期以來妖魔化達賴喇嘛表示不滿。他說﹐他研究過達賴喇嘛的言論。他舉了個例子﹐說這位西藏精神領袖在一次內部講話中勸部份憤怒的藏人﹐不要講反抗漢人壓迫之類的話。

他引述達賴喇嘛的話說﹐不是漢人壓迫我們藏人﹐而是漢人和藏人共同受一種不合理體制的壓迫。藏﹑漢兩個民族為什麼要互相仇恨呢﹖

郭宇寬說﹕“這樣的人應該是我們尊敬的一位談判對手。為什麼到現在為止我們國家的官方一直都屏蔽達賴喇嘛對於我們國內的聲音﹖我們只能聽到官方的描述﹐說達賴喇嘛是個叛國者,是個大壞蛋。”

談到自己這項建議的由來﹐這位公共知識分子說﹐他是在訪問美國一個家庭時受到啟發的。郭宇寬說﹐他一個美國朋友離婚了﹐女兒跟他過﹐他後來又重組家庭﹐可是節日期間﹐他仍然帶女兒去已經再婚的前妻家玩﹐兩家人相處得非常融洽。

郭宇寬後來問這位朋友為什麼會把兩家關係處理得這樣好。朋友的話令他十分感動﹕我們離婚了,那是我們大人之間關係沒有處理好。女兒是無辜的。我們不要逼迫女兒作出一個選擇。

郭宇寬說﹕“這事給我觸動特別大。我們經常在中國內地看到很多離婚的家庭,男的﹑女的都在向子女灌輸仇恨的種子。”

郭宇寬說﹐達賴喇嘛和北京政府的關係有點像一對離異夫妻﹐藏族和漢族民眾就像是孩子。他說﹐上世紀50年代末﹐達賴喇嘛和中央政府鬧掰了﹐那是他們之間的事﹐是過去的事。

郭宇寬說﹕“很多藏族人也愛着這個國家﹐無非是在家里放了一個達賴喇嘛的像﹐有的時候軍警就要干涉。這就相當於離婚了以後﹐像我的這位朋友,允許甚至支持他的女兒跟生母保持一種血肉的情理聯繫﹐而我們卻粗暴地干涉﹑切斷這聯繫。我們為什麼去逼迫這些藏族同胞做一個選擇﹐跟‘達賴集團’劃清界限呢?”

他說﹐最近有些人又把中國領導人像送進寺廟﹐全世界沒哪個國家能幹出這樣的蠢事。他相信這不是中央政府的意思。他說﹐過去幾十年﹐培養了一批吃“維穩”飯的利益集團﹐他們有意挑撥中央政府和達賴喇嘛的關係﹐以便從中獲利。

郭宇寬說﹐實行他的建議會使整個藏區對中央政府更加有向心力﹐有利於藏區的穩定乃至旅遊和經濟的發展。特別是﹐能增加中國對世界的影響力﹐使中國未來在處理很多外交問題時會更加游刃有餘。

不過﹐藏族作家唯色有不同看法。她對美國之音說﹕“西藏問題並不是達賴喇嘛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民族的問題。如果給個類似梵蒂岡那樣一個(方法)解決西藏問題,一方面是說把西藏問題窄化為達賴喇嘛的一個人問題﹐另外從實際效果來看﹐也不可能實現。”

郭宇寬希望他的建議能夠引起討論。

在中國﹐公開對當局西藏政策表示不滿的漢人很少。郭宇寬算是個異數。他說﹐因為愛這個國家,所以總想做一點事情。在這個問題上﹐他實在看不下去了,才說一說自己的心底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