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東盟外長在緬甸商討南中國海等問題

  • 赫爾曼

東盟國旗

東盟國旗

東南亞國家外長以及美國,中國等國代表,本星期將在在緬甸首都內比都參加兩次重要會議,其中包括參加一個27國區域安全論壇。美國之音記者介紹了對上述會議的預期,其中包括南中國海領土主權等爭議問題。

緬甸有關會議開會之際,正逢東盟繼續準備明年啟動經濟一體化,此舉將減少有關跨境貿易和勞工的限制。

該地區的大部分變化都是以市場為導向的,然而還是存在一些使東盟成員國分裂的爭議性政治問題。南中國海爭端在東盟今年一系列主要會議上位居議事日程之首。

負責東亞問題的美國高級外交官丹尼爾溝|塞爾說,中國今年在越南也聲稱擁有主權的水域臨時部署石油鑽井平台,進一步加劇了地區緊張。

他說:“作為大國和強國,中國在顯示克制方面具有特殊責任。軍事實力是要留下大腳印的,因此要求在敏感地區下腳時,非常非常小心,步履要非常輕盈。”

密切觀察東盟問題的曼谷朱拉隆功大學教授帕尼坦瓦塔納亞功告誡說,鑒於歷史傳統,如此重大問題取得進展將繼續非常緩慢。

他說:“當然,這個地區過去充滿猜忌,缺乏信任,特別是在軍事能力方面,尤其在大國的發展上。殖民時期以及冷戰階段,本地區經歷了數十年的動盪。”

5月22日政變以來,泰國因中止民主而面臨來自西方的外交壓力,其中包括削減軍事援助,進而引發東盟成員國以及其他國家的擔憂,曼谷因此可能進一步逐漸加強同北京的關係。

對此朱拉隆功學的瓦塔納亞功說:泰國的代表需要保證,情況將並非如此,其所採取的方法將更加平衡,即與所有國家接觸,例如同緬甸接觸,和柬埔寨接觸。同東盟大部分其他國家一樣,泰國需要更加圓熟,更加多方位發展。

但是,緬甸在逐步脫離絕對軍事統治過程中,需要處理社區暴力和反政府行動,一些東盟國家因此懷疑緬甸是否能夠提供有效的領導。

然而,那個目標可能並不高。1967年成立的東盟,其指導原則是不批評成員國的事務。

這種做法的結果無人歡迎。關鍵問題上的共識模糊,使人質疑,東盟與快速變化的世界到底有多少實質性關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