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2014 亞太安全熱點(1)--習近平的下一步


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

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

中共18屆三中全會後,隨著中國國家安全局和全面深化改革小組的建立,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迅速鞏固權力,集黨、政、軍、經濟、外交等大權於一身。

鞏固權力後的習近平一邊高談經濟改革,另一邊又加緊了對政治異議人士,甚至是政治溫和派的打壓。中國新公民運動領導人許志永最近被判刑四年就是最新一例。許志永的訴求包括要求中國官員公佈財產並爭取農民工子女平等的教育權。

習近平政治上保守,經濟上放開的做法令西方學者感到矛盾,因為他們相信沒有政治改革就沒有經濟的改革, 而習近平的經濟改革也需要以法律為基礎。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克里斯托弗‧約翰遜(Christopher Johnson) 認為, 2014年習近平的權力還會進一步增加,他這樣解釋習近平看似矛盾的做法。

“如果你能看到習近平上台的根本原因,那是因為中共體制內的重要人物認為,他是最有可能維護共產黨的領導地位的人。這是他的第一要務,不是改善經濟,也不是中國的崛起,而是維護黨的統治。他們認為,他是能夠完成這個任務的最佳人選。”

他說,理解了習近平掌權的第一原則,就容易理解習近平的所作所為。對現在的中共政權來說,能否兌現經濟利益是中國共產黨維持權力的基礎,所以,習近平要進行經濟改革。政治上來說,中國一直以來採用是高壓的列寧主義統治,而中國社會正在經歷巨變,中國高層認為,如果不加以控制,這將會是災難。

“我想,他們覺得他們要進行一點控制,這樣的做法有沒有道理?這樣的做法能否成功?這是一系列問題,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不相信這些。”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國項目主任戴維‧藍普頓( David Lampton) 在自己的新書--《跟隨中國領導人--治理中國,從鄧小平到習近平》中指出,中國領導人如果以為他們能夠永久保持政治和社會穩定,而不必對國家的管理系統進行大張旗鼓的改革,那就大錯特錯了。

“如果我要指出問題的話, 那就是下層結構已經改變,但是上層的管理結構卻沒有與之協調。”

他說,這就要求中國必須有一套明顯不同的政治結構,尤其是對於法治必須有一個更強的承諾,在司法和立法方面有一套更可靠的機制,只有這樣才能解決衝突、兼顧不同利益、合理分配資源。中國也需要更好的政府管理、透明度和問責制。否則的話,中國勢必陷入比過去40多年來所經歷的更加嚴重的政治動亂。

《華盛頓郵報》社論版編輯弗雷德‧海亞特(Fred Hiatt)說,他與中國的很多精英階層的人接觸,很多人都懷疑習近平的做法能否成功。

“很多人的感覺是,我們需要對經濟進行進一步的改革,但是,我們不相信現在的領導層有信心做到這一步。”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約翰遜說,中國目前的經濟改革方案是幾十年來變化最大的提議。他認為如果改革成果,應該對美國有利,如果中國失敗,所有人都會失敗。美國應該利用《雙邊投資協議》以及《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等政策工具幫助中國達到經濟改革的目標。

習近平上台後,中國在外交也似乎越來與強硬。 2014年,中國是否會繼續強勢外交是亞太地區需要關注的熱點之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