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亞洲國家擔心美國逐步撤出亞洲

  • 斯洋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新西蘭、越南、泰國、新加坡等國領導人在APEC馬尼拉峰會上(2015年11月19日)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新西蘭、越南、泰國、新加坡等國領導人在APEC馬尼拉峰會上(2015年11月19日)


美國總統大選的正式選舉還有差不多兩個星期的時間。亞洲國家密切關注美國大選的結果。不過,分析人士指出,由於兩黨總統候選人在亞太經濟和安全政策上的一些言論,亞太國家擔心,美國新總統是否會繼續奧巴馬政府時期的“亞洲再平衡”戰略,美國是否會退出亞洲?

新加坡擔心TPP 無法得到批准

星期天,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表示,如果美國不批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那美國在亞洲的地位將遭受“重大挫折”。TPP是美國與其他11個亞太國家簽署的經濟協定。

尚達曼說:“TPP不僅僅涉及直接經濟利益。它還關乎美國的聲譽,關乎美國的開放態度,以及深入構建雙邊利益的意願。”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認為,新加坡這是在擔心,協議失敗後美國會逐步撤出亞太地區。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八月份訪問美國的時候,他的表達最清楚,他說,對美國的朋友和夥伴來說,美國能否批准TPP是對“美國的可信度以及真誠度的一個試金石。”

新加坡不是唯一一個擔心美國可能會弱化在亞洲地區存在的國家。隨著美國總統競選的深入,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在亞太經濟和安全政策上的一些言論讓很多亞洲國家擔心,美國可能會退出亞洲。

川普對亞洲的安全架構和貿易架構都提出挑戰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在選舉中幾次指責美國在亞洲的長期盟友韓國和日本沒有支付足夠的安保費用,他要求這兩個國家補償美國,否則就威脅撤出在兩國的駐軍。他甚至表示,日本、韓國自己可以發展核武器,他還說,他願意與朝鮮領導人會晤等。他的這些說法都背離了共和黨冷戰以來在亞洲的安全架構設想。

在最近的第三次總統候選人辯論中,他這樣說:“就日本和其他國家來說,我們現在遭到世界上所有的國家盤剝,我們捍衛其他國 家,我們花費巨大。他們享受這個便宜快一個世紀了。我說要說的是,我們必須重新就這些協議進行談判,因為我們無法繼續支付防衛沙特、日本、德國、韓國和其 他許多地方。我們無法繼續擔負。”

不過,有專家指出,他這個指責不太正確, 韓國已經擔負了美國在韓國駐軍費用的大約45%到50%,而日本則擔負了駐日美軍74.5%的費用。

經濟政策方面,他威脅要退出奧巴馬政府已經和11個亞太國家簽署的《跨太平洋貿易夥伴協議》,即TPP。他認為,這個協定,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一樣,剝奪了美國人的就業機會。

川普的講話讓不少觀察人士覺得,美國要回到“孤立主義”的時代。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在第二次總統候選人辯論中(2016年10月9日)

希拉里·克林頓反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在安全架構方面,希拉里·克林頓應該會繼續支持美國的盟友網絡。這一點亞洲國家並不擔心。希拉里·克林頓說過,一旦當選,她會繼續與在亞洲、歐洲和中東以及其他地方的盟友合作

她的問題是,擔任國務卿時的克林頓曾支持TPP談判,但身為總統候選人的克林頓明確反對最後達成的TPP文本,說這不符合她的標準。而TPP 是亞洲再平衡戰略的經濟支柱之一,如果沒有TPP,美國的再平衡戰略聽起來完全就是軍事再平衡了。

在最近的也是第三次總統候選人辯論中,希拉里·克林頓說:“我想說的是,當我看到TPP的最後文本,我當時就說,我反對。 它沒有達到我的測試。我們的測試是一樣的。它是否創造就業機會,增加收入和提升我們的國家安全? 我現在反對, 在選舉之後,我還是會反對的,當上總統後,我也會反對。”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反對者在白宮外面示威(2016年2月3日)

TPP 要么被廢除,要么需要重新談判

鑑於川普和克林頓對TPP的態度專家們指出,如果川普當選,TPP可能被廢除。如果是希拉里·克林頓當選,最好的結果是,各國就TPP重新談判,但這個難度也很大。

很多TPP的談判國,比如日本,是做出了很多政治讓步才就TPP的最後文本達成共識。馬來西亞和越南等國也是投入了很多政治資本才使得它獲得國內的支持。

亞洲國家還擔心,如果美國不批准TPP,那麼就等於讓位於中國,讓中國來抒寫二十一世紀的貿易條款。

日、韓擔心美國不再支持盟友網絡

美國東西方中心華盛頓分部主任薩圖·利馬耶( Satu Limaye和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教授羅伯特·薩特(Robert Sutter)在十月初的一份報告中說的,日本和韓國政府官員更希望與希拉里·克林頓合作。

日本是最擔心川普上台。面對中國的日漸強大,日本需要美國的強有力的支持。如果川普一直堅持自己的看法, 那麼,日本可能會被迫走上自我防衛的道路。面對朝鮮的威脅,韓國也會採取行動。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學者阿薩德·拉提夫(Asad Latif)最近撰文指出,一旦美國失去東北亞的兩大盟友,美國作為亞洲的離岸平衡者的角色也會消失殆盡。如果美國與東北亞兩大盟友分道揚鑣,那麼東南亞國家更無法相信美國。

不過,利馬耶和薩托分析,即便是川普上台,因為美國國會兩黨對亞洲再平衡戰略的支持, 估計,他的戰略應該比較難以設施。

美國領導力因本次大選受損

兩人的報告指出了另外一點,由於大選辯論中的個人攻擊、政治化和粗俗化,這令美國的形像以及美國民主的形像大損,給中國等國以口舌,所以,從某種程度來說,美國的領導力在這次選舉中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害。

中國人更傾向川普執政,但擔心短期成本

中國的看法和其他亞洲國家不同。雖然,川普和克林頓都表示,一旦當選,將對中國將採取更加強硬的政策,比如川普說,他上任百日內就要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不過,川普的強硬主要是體現在經濟談判中,而克林頓的範圍更廣泛,涉及國家安全和人權問題。

中國議題在美國近年來的選舉中都會出現,今年也不例外,不過,東西方中心的利馬耶喬治華盛頓大學的薩托都指出,在今年的選舉中,相對於TPP和亞洲同盟網絡,中國問題的重要性逐漸淡出,當然,這也是中國樂意看到的。

他們認為, 相對於克林頓, 中國更樂於看到川普當選,因為川普更少受意識形態的束縛,也因為川普更實際,他們認為,這樣他們可能更容易“影響”川普,而且,因為川普與亞太盟友的複雜關係, 中國認為更能發揮自己優勢,更有利於中國取得亞太地區的領導權。同時,川普也認為,與恐怖主義、朝鮮和伊朗的核問題,中東的衝突、氣候變化、難民問題以及傳染病相比,中國的威脅要小一些。

不過,學者們指出,中國也看到了川普出任總統後可能出現的短期成本。TPP得不到批准, 美國可能會退回貿易保護主義,這個對中國不利。另外一個問題,一旦美國離開亞洲,亞洲鄰國的核武化,亞洲的穩定會受到嚴峻的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