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澳大利亞學者稱 亞洲國家抗衡中國 必須自救

  • 葉凡

2013年11月26日,中國航空母艦遼寧號在東中國海試航。圖為艦上的海軍軍人向遠方瞭望。(資料照片)

2013年11月26日,中國航空母艦遼寧號在東中國海試航。圖為艦上的海軍軍人向遠方瞭望。(資料照片)

本世紀美國實力削弱,無法確保亞洲安全,這個地區的國家必須依靠自己來抗衡中國。這是一位澳大利亞學者新發表的觀點。

星期一,澳大利亞智庫獨立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研究員本杰明赫斯科維奇(Benjamin Herscovitch)發表研究報告,題目是“在中國崛起之際維護和平之二:為後美國之亞洲秩序做準備”( Preserving Peace as China Rises II: Preparing for a Post-American Asian Order)。

赫斯科維奇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軍力一直在保護亞洲國家的安全、自由和商業,可是隨著中國的崛起,以及亞洲其他大國力量上升,美國的領導地位為時不多了。”

他說:“亞洲必須從以美國為主的安全體制向力量平衡模式過渡,有能力讓欺凌鄰國和威脅地區穩定的國家付出高昂代價。”

不過赫斯科維奇說,有可喜跡象顯示,新的平衡力量正在形成。到本世紀中期,印度和東盟的國防預算將分別為3千億和2千億美元,位居世界第三和第四。

獨立研究中心預計,到2050年,中國的國防預算將名列世界榜首,每年軍事開支超過1萬億美元,是美國的114%,預計到時美國國防預算將是9千億美元。他還說,到2050年,在這4個主要地區力量的軍事預算總和中,中國將佔43%,美國為37%,印度和東盟各佔大約10%。

赫斯科維奇在報告中說,由於中國和鄰國之間的領土糾紛和戰略目標競爭,以及中國跟美國在人權和國際法問題上關係緊張,亞洲地區的戰爭風險超過以往。他說:“這個地區迫切需要建立新機制,以減少戰略猜疑、誤會和誤判的危險性。”

他建議:首先,舉行印度洋和太平洋國家政府間對話;第二,舉行印度洋和太平洋非政府公開對話;第三,中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跟美國和印度政府安全部門建立熱線聯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