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人士郭飛雄失聯 引發外界憂慮

  • 海彥

中國知名維權人士郭飛雄(參與網照片)

中國知名維權人士郭飛雄(參與網照片)


廣東著名維權人士郭飛雄自2013年8月8日,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遭拘押已達63天,遠遠超出刑事拘留的30天上限,而家屬和律師也沒有得到警方的逮捕
通知或其他法律文書,因此屬於超期羈押。

而此期間律師多次要求都無法會見,外界也一直也沒有任何消息,引起海內外高度關注,擔憂郭飛雄可能已遭不測,才令有關當局不惜違法連續阻止律師會見。

長期關注公共事務、參與過各種維權活動的郭飛雄,今年8月8日失蹤後,外界到8月17日才得到證實已被刑事拘留。各界對郭飛雄因踐行公民權利第4次遭到拘捕感到震驚,短短幾天便有超過300多海內外人士聯署,要求當局立即釋放郭飛雄。隨後,中國120多位維權律師成立並參與郭飛雄法律後援團,聲援郭飛雄。

郭飛雄的代理律師隋牧青10月6日在微博上表示,“鑒於我與藺其磊律師已 五次前往看守所會見遭拒,天河分局以郭涉赤壁危害國家案這個不成立理由阻律師會見,而赤壁危害國家安全案被告早已變更為普通罪,不成立的理由也已消失,警方仍拒絕會見。進行多次投訴無回應,提起行政訴訟也被駁回。法律救濟手段幾已窮盡,律師職業尊嚴喪失殆盡,必須舉牌抗議!”

10月7日,中國異議作家杜導斌發微博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忽然想起一種可能性,郭飛雄會不會已被整死了?”該微博被網友大量轉發,紛紛表達對郭飛雄命運的擔憂。

網友陳年老酒V 表示,“以現在的信息判斷,郭飛雄在裡面一定發生了甚麼,否則這樣的頂著輿論壓力長時間羈押且不讓律師見面的動作很難理解。我估計,郭在絕食,而警方擔心這一消息被透露會造成异常迅猛的輿論反彈和壓力。”

徐州維權人士、原警官郭少坤表示: “繼續高度關注郭飛雄先生,郭飛雄如遇不測,我們將聯合全世界華人討個說法。”

隋牧青律師也表示,“五度申請會見,均遭無理阻撓。在被抓捕的新公民諸君中,他是唯一被非法超期羈押且阻絕法律援助的。因此,大眾有理由懷疑他遭到了辦案機构的殘酷對待。提請盡快答覆以釋大眾疑慮。”

隋牧青律師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個人對郭飛雄的安危非常擔心,希望能得到外界的關注。

他說:“希望全世界,包括人權組織和政府,都來關注一下,因為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能會見的到,只有郭飛雄沒有會見到。我們,我個人就懷疑他遭受了嚴重的酷刑,可能受了傷,這個導致他們沒法讓他見人,因為一般的絕食恐怕都不會這樣。希望全世界都來多多關注郭飛雄的案件,關注他的個人命運。”

隋牧青10月8日在微博上說,“剛才天河分局紀檢電話於我,稱郭飛雄案關係重大,他們無法做主,要求我按程序申請會見,其實就是拒絕了我的會見要求。我答不會申請(申請也沒用),我將舉牌並申請示威遊行抗議。對方以官方標準回答:那是你的權利,你盡可去做。廣東警方在蠻橫無恥的道路上繼續裸奔”!

隋牧青律師向美國之音表示,只有危害國家安全罪、恐怖犯罪和特大賄賂罪這三類案件,律師會見當事人需要按照所謂的程序申請會見,而郭飛雄的案件顯然不屬於此三類案件,因此,警方根本就是拖延時間,繼續變相拒絕律師會見郭飛雄。

隋牧青律師說,郭飛雄被刑拘超過了60天,早超出法定最長30日刑拘期限,超期羈押,不變更強制措施,不宣佈、告知是否逮捕,目前應該屬於非法拘禁,是公權犯罪行為。

他說:“這是一種非法拘禁,是一種犯罪行為呀,是公權犯罪行為。60多天了,你這個,舉世矚目的一個案件。他們就是頂著國內外的輿論壓力於不顧,我覺得這個情節是非常惡劣的。”

記者聯繫廣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總值班室的警員稱不了解郭飛雄的情況,要求記者向市局詢問。市局總機在記者說明情況後給轉撥的接待媒體部門的電話則一直無人接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