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之音專訪昂山素姬

  • 斯特恩斯

昂山素姬接受美國之音記者專訪

昂山素姬接受美國之音記者專訪


緬甸民主派領袖昂山素姬在美國之音華盛頓總部接受了VOA資深記者斯特恩斯的專訪。昂山素姬告訴美國之音,她支持美國解除對緬甸的制裁。她認為,雖然緬甸軍方的改革承諾還有待考驗,但不必太擔心緬甸的改革會走回頭路。昂山素姬還希望美國和中國能成為伙伴,幫助實現地區經濟穩定。

問: 謝謝你接受我們的採訪,我們直奔主題吧。政治和經濟改革還沒有完成,下一步需要做甚麼?

答: 我們需要繼續我們的進程。我們需要找到我們必須做甚麼才能使得我們的民主進程不會偏離軌道。經濟改革必須一步一步的來。不僅速度很重要,次序也很重要。必須把速度和次序都調整好。 因此,我們必須找到下一步應該做甚麼,有很多需要我們去做的東西。

問:最大的障礙是甚麼?

答: 我想我知道怎樣的改革應該先行。

問:您是否支持美國解除對緬甸的制裁?

答:是的。因為我認為,現在是我們爭取自立的時候了。對美國給予緬甸民主勢力所提供的各種幫助,我深表感謝,而且我認為,制裁措施給我們提供了很大的幫助。有很多人聲稱,制裁傷害了緬甸經濟,但是我不同意這種看法。就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報告來說吧,很明顯地,制裁對於緬甸在經濟上的影響並不是那麼大,但是從政治上來說,意義就很大了,非常有助於我們為民主而抗爭。

問:您是否認為改革已經走上了不歸路?

答:這一點,直到軍方完全徹底地承諾要改革,我還不能打保票。因為在目前的憲法之下,假如軍方覺得有必要的話,可以隨時將政府的各個部門接管過去。所以說,在軍方旗幟鮮明並且持之以恒地支持民主進程之前,我們還不能說緬甸的改革是誰也阻擋不了的了。不過,我認為我們不必過於害怕走回頭路。

問: 您談到必須修改憲法,取消緬甸議會中固定的軍人席位,您計劃怎麼做呢?

答: 我從來沒有強調軍人在議會中的固定席位,那是別人這麼強調的。我對此比較不擔心,我比較擔心的是軍隊領袖一旦覺得有必要,可以接管政府職權的部分。當然,憲法還有其他部分和一個真正的民主制度並不相容。不過不管我們怎麼做,不管我們對憲法如何進行修改,我希望這些改變是在軍方自願合作的情況下進行的。

問:您覺得軍方現在為甚麼會參與改革進程?

答:改革事實上是由行政和立法部門開始的。事實上,是吳登盛總統開始進行改革,但是你必須記得,民主並不是只是由行政部門組成,也包括了立法和司法部門。立法部門也在推動改革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軍隊也是立法部門的一部分,畢竟議會席次中有25%是軍人,但是我認為他們和行政部門有緊密的合作。我們緬甸缺乏的是一個獨立、有效率的司法部門。在我們有這三個健全的民主架構之前,我們不能說我們的民主進程已經完成了。

問:您認為當下是否有甚麼因素證明現在已經到了緬甸實施這些改革的成熟時刻,或者甚麼因素使當局裹足不前?

答:他們在2010年的選舉中說要把行政權交給文官政府。 當然文官政府中大部分都是從前軍人政府退下來的。 不過他們的確舉行了選舉。 很多人質疑選舉的公正性。 甚至美國也說, 選舉有很多問題。 但是正式說來,這肯定不再是一個軍人政府, 而是一個文官政府。 我認為這是一個跟軍方關係密切的文官政府,因為很多成員是退役的軍事將領。 但是我認為吳登盛總統的改革願望是真實的, 現在我在議會任職已經有兩個月了, 我可以看到議會上院和下院的議長都非常致力於民主進程。

問:很多人利用推特向我們提出有關穆斯林遭受暴力攻擊的問題,尤其是少數族裔羅興亞族所受到的待遇反映了佛教教義嗎?

答:社區之間的緊張關係在短時間內很難消散,阿拉幹地區的緊張氣氛已經持續幾十年了。依我看,最近發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是因為缺少法制而造成的,最初它們只是刑事犯罪行為,如果有關方面迅速採取行動,並維持公道或者讓人看到公道,事態就不會激化到近乎這種幾乎是全面的暴力行為。作為緬甸全國民主聯盟,我們認為,人權必須通過法治得到保護,永遠不能讓忽視人權或者把法制擱置一旁的情況發生。

問:克倫族問題和克欽族問題是否有持久的解決辦法?

回:持久的解決辦法歷來都很難實現。但是,他們必須堅持到底。我一再重覆這裡是緬甸,通過談判達成妥協的文化氛圍在這裡比較弱。但是,我們必須培養能夠達成妥協的能力。你如果要結束長期衝突,就要作好妥協的準備。假如一方或者雙方都堅持自己所有的要求,也就是說,他們的要求必須百分之百得到滿足,那麼,就永遠不會有解決辦法。因此,我們必須通過談判找到有關各方都能接受的解決辦法。
.
問:來自臉書(Facebook)的問題:緬甸作家和藝術家能在當前的社會變革中發揮甚麼作用?

答:緬甸作家和藝術家和其他國家的作家和藝術家發揮著同樣的作用,他們可以幫助塑造社會未來。並非是讓他們塑造整個未來,因為塑造未來的人不只是他們,但是他們可以在其中發揮重要作用。如果他們認真發揮這個作用,把自己的作用與緬甸未來的變革聯繫起來,他們肯定可以發揮巨大的幫助。

問:您如何看待改善初等教育的問題? 也就是教育下一代的問題?

答:我們必須要改善緬甸的教育,絕無二話。不僅是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我們的整個教育體系很糟糕。當然,就拿初等教育來說,我們需要考慮孩子的早期發展,要從孩子出生前抓起。我們必須保證母親有良好的營養,孩子得到正確的培養。現在已經證明孩子早期發展對社會非常有益,在社會成本上也很有效益。所以我們不要只局限於孩子的初級教育,我們要把孩子的早期發展和教育看成是一個整體。不過目前,我要強調的是職業培訓,在緬甸辦非正式教育,幫助所有那些沒有得到很好教育的年輕人,培養他們自食其力。他們必須得到足夠的教育,足夠的職業培訓,才能過體面的生活。

問:很多外國投資者希望前去緬甸,尤其是在制裁解除之後。您認為私營部門在職業教育方面能發揮作用嗎?

答:當然能。我已經在我們鎮開始了一個小型職業培訓項目,我們在那裡買了一小塊土地,要在上面蓋一個職業培訓中心,這都是靠公民的私人資助才得以實現的。

問:您的國家跟中國有著悠久的交往歷史。您擔心中國和美國在當地的競爭會影響緬甸正在起步的經濟發展嗎?

答:我不認為我們應該把它看作是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競爭,如果是競爭,我也希望是良性的競爭,而不是敵對性的,我們希望美中能成為伙伴,幫助實現地區經濟穩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