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權律師劉曉原 重獲律師執照

  • 陳蘇

中國維權律師劉曉原(資料照片)

中國維權律師劉曉原(資料照片)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劉曉原重新拿到新的律師執業證。這是經過一年半的波折,在劉曉原被騷擾、被失蹤、被迫注銷他的旗鑒律師事務所之後才取得的上崗證。

劉曉原律師向美國之音證實,他已經拿到了新的律師執業證,調入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工作。

劉曉原回憶為重新拿到律師證過去一年半充滿艱辛的過程時說,他的律師證被卡跟2011年他辦理被視為“敏感案件”的中國著名維權藝術家艾未未被失蹤案有關聯。

“我去年3月12號遭到警察騷擾,4月2號我又被警方傳喚了10個小時,4月3日艾未未在國際機場被帶走後,我接受了很多國際媒體的採訪,也寫了一些博客文章,質疑案件的辦案程序等一些方面的問題。4月14日晚上我被警方帶走,在郊區一個賓館裡關押了5天。最後,6月份年檢開始就出現了問題。”

劉曉原當時擔任北京旗鑒律師事務所主任。他說,律師事務所像往年一樣為通過年檢按照規定上報了材料,繳了費,但卻被告知考核材料作廢,律師事務所地點不合要求。雖然明知這些都是刁難,但律師事務所還是從公寓樓搬遷進辦公樓。

在做出很多努力後,旗鑒律師事務所仍然沒有通過年檢。北京司法局負責年檢的官員對其律師事務所的人說,劉曉原代理了敏感案件是旗鑒律師事務所無法通過年檢的原因。劉曉原認為,年檢就是當局為卡住他們認為不聽指揮的律師而使用的武器。

他說﹕“很多律師被卡,大多數是因為從事了一些敏感案件,或者是重大影響力的案件沒有聽從有關部門的指揮,建議你不要代理你還是代理,建議你不要接受採訪,你還是接受採訪,因此會被卡。”

在當局的壓力下,旗鑒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不得不離去,但當局卻不肯注銷已解散的旗鑒律師事務所,而是要求劉曉原自行注銷。

而這就是劉曉原重新獲得律師證的交換條件。劉曉原於10月份遞交了注銷申請,11月28日重新拿到新的律師證。

劉曉原重新拿到律師證一事再次讓人們審視中國的律師年檢制度。律師王朝嶧在新浪微博上留言說,“律師執業證應實行終生免檢。目前律師執業證每年檢一次。年檢除收費外,還可以對不聽話的律師實行限制。” 王朝嶧認為,律師的作用是約束公權力,就是權力制衡。律師在與公權抗爭的過程中,難免與公權產生矛盾,如果實行對律師證的年檢,如同在律師頭上安上一個緊箍套。

有網友跟帖說,“據我所知,港澳台、日本、美國的律師沒有年審考核制度,中國的教師和醫師執業證也不用一年一檢。”

北京勁松法律公益研究中心主任郝勁松認為,中國的律師證年檢制度確實獨具“中國特色”。

他說﹕“比如美國也有律師協會,但不存在年檢,不會利用年檢來打壓或鉗制你的權力,律師協會僅僅是一個自發的行業組織,實際上是為律師提供幫助或者是保護律師權益的。而中國的律師協會實際上是一個受政府控制的、半官方的組織,包括律協的會長或司法局的局長,實際上是帶有政府任命特色的。這樣的組織在執行政府打壓或鉗制任務的時候就會毫不猶豫的執行命令。”

郝勁松說,從年檢制度就可以看出,中國當局對法律工作者這個群體抱有的不滿甚至敵視。他說,相比其他一些維權律師所遭受的苦難和恐怖對待,當局對待劉曉原相對來說還算是克制的、溫和的。

劉曉原和郝勁松兩位法律工作者一致認為,劉曉原重新拿到律師證跟中共十八大後輿論所盼望出現的“法治回歸”沒有甚麼關聯。

郝勁松說,中國確實需要法治回歸,正是由於法律得不到貫徹執行,中國社會底層才變得像一個火藥桶,到處爆發群體事件,暴力抗爭。郝勁松認為,中國政府應當明白,只有公民的權益能夠通過律師的幫助,得到法律的保護,才能實現社會公正,平息民怨,化解目前一系列尖銳的社會矛盾和問題。

劉曉原律師在重新得到律師證後,在微博上表示要“繼續折騰”。劉曉原對美國之音表達了相同的立場。他說,他以前怎麼當律師,以後還會怎麼做,他將一如既往地辦理各種案子,包括維權案件。

除了舉世矚目的艾未未維權案外,劉曉原律師在過去幾年曾經代理過楊佳殺警案、福建三網民案、何勝凱殺警案等轟動一時的大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