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政府與沖繩政府法庭外和解的玄機


美軍駐沖繩縣普天間基地。(資料圖片)

美軍駐沖繩縣普天間基地。(資料圖片)

堅持把美軍駐沖繩縣普天間基地轉移到同縣邊野古灣的日本政府與反對縣內轉移的沖繩縣鬧上法庭的抗爭,週五(3月4日)在日本高等裁判所的協調下,達成了庭外和解,不過日本各大傳媒和主流輿論連日廣泛質疑雙方的誠意。

首相安倍晉三週五(3月4日)與沖繩縣知事翁長雄志在首相官邸“握手言和”的一幕,雙方的神態都有些尷尬。這一尷尬在大部分日本輿論看來,並非化敵為友時的靦腆,可能是心猿意馬的難堪。

包括堅定支持政府轉移計劃的《讀賣新聞》和主張顧慮沖繩反對意見的《朝日新聞》在內,日本各大報的看法倒很一致,都預計雙方隔閡太大、難以妥協,今後再訴訟的可能性很大。廣泛的分析相信,安倍願意和解是考慮預定今年6月的沖繩議會選舉和7月的國會大選,和解氣氛有利自民黨。自民黨內也已傳出“無論如何,競選環境好多了”的聲音。
除了安倍週五強調,“政府考慮(普天間機場)轉移到邊野古灣是唯一選擇的想法沒有任何改變”外,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也迅速發表聲明:“建設取代設施是迴避繼續使用普天間機場的唯一解決方法”,而呼喊“反對普天間機場縣內轉移”當選的翁長對和解只說“加深議論是好事”、“各自在履行說明責任同時,引導解決問題方向很重要”等曖昧語言。

確保要塞基地

二戰結束前,美軍攻佔沖繩,在激戰時埋下許多炸彈的宜野灣市建設了普天間基地,其中包括約4.8平方公里的軍用機場。 1950年當地政府開始向普天間的地主繳租;1960年起普天間基地歸屬美軍海上陸戰隊至今;1972年美國把沖繩主權交還日本後,美軍繼續留用普天間基地,日本政府每年向70名地主繳租4.5億日元(約398萬美元)。

二戰後美軍處理了遺留炸彈,宜野灣安全了,圍繞基地的商業活動開始,並發展成沖繩縣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普天間機場座落在民居中、被日美兩國形容為“世界最危險的機場”,不但發生過軍機墜毀事故造成損傷,而且軍機起降噪音也乾擾居民正常生活。

1977年起,美軍逐漸縮小普天間基地,轉移設施、歸還土地。普天間土地經轉手等演變,到2007年地主增至3031人,日本政府每年繳租也超過了60億日元(約5310萬美元)。

機場是最該轉移的部分,卻轉移困難。基於沖繩在東中國海的要塞位置,美軍駐守沖繩是日本西南防衛、美國亞太戰略戰術的必要,尤其在中國軍事崛起後,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及周邊海域存在中日主權糾紛的東中國海和現在升級的南中國海危機中,沖繩是日美堅守的重要據點。

儘管日本本土不缺眼紅沖繩獲政府津貼負擔美軍基地的可觀收入的縣,並表明願意接受沖繩美軍基地轉移,但日美政府毫不猶豫鎖定沖繩。

各國教訓為鑑

前航空自衛隊將領織田邦男說,中國已訣別“韜光養晦”,信奉軍力,回顧過去就一目了然,任何軍力空虛的地方,中國就會毫不躊躇地佔據。他說:“1973年美軍從越南撤退,剛打完仗的越南出現軍力空虛,於是越南管轄的西沙諸島(中國稱西沙群島)中的Woody Island (中國稱永興島)1974年被中國佔據,並建設了2600米機場跑道;1985年蘇聯(俄羅斯前身)海軍從越南管轄下的Cam Ranh Bay(中國稱金蘭灣)撤退後,南中國海出現軍力空虛,1988年中國就佔據了南沙諸島(中國稱南沙群島)的Johnson South Reef(中國稱赤瓜礁)和Sin Cowe Islands(中國稱景宏島),用機槍射殺了64名牽手護島的越南士兵;1992年菲律賓在高漲的民族情緒中驅逐美軍基地,美國一決定撤出菲律賓,中國就制定了《海洋法》,記載南沙、西沙、尖閣諸島屬於中國,然後1995年中國佔據菲律賓管轄下的Mischief Reef(中國稱美濟礁)並建設軍事設施、98年進一步佔據Scarborough Reef (中國稱黃岩島)。現在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興建軍事據點,菲律賓雖然看來仍有反美民族情緒,但菲律賓政府已哭著去找美國,結果借奧巴馬訪菲時再次締結軍事協定”。

織田說,黃岩島地理酷似尖閣諸島,也曾是美軍射擊練習場,而且也有燈檯。 “所以日本必須汲取各國教訓,好好考慮沖繩的反美軍基地活動,不能重蹈過失,如果沖繩沒了基地、沒了魚鷹軍機,軍力一空虛,中國馬上就會來佔據。如果沖繩說獨立,中國馬上就會承認,然後解放軍會以保護名義進駐沖繩,這完全可預計”。

沖繩存在矛盾

對日本本土自古有抵觸、記得美軍攻佔沖繩慘痛經歷的沖繩縣,因為美軍基地噪音、事故和不時發生一些軍人涉嫌的刑事案,刺激著反基地縣民的情緒。 1995年3名美軍士兵輪姦沖繩少女案更在反基地的時任知事大田昌秀引導下,發展成大規模反基地運動。

但從美軍基地或美軍軍人消費獲利、獲益,不反基地的縣民也不少。 1998年大田競選連任時,就被注重經濟、不積極反基地的前知事稻嶺惠一擊敗,此後沖繩縣知事總在縣民反與不反基地高低潮的選舉中交錯誕生。

2006年日美政府幾經挫折,敲定在沖繩縣名護市邊野古灣填海建機場轉移普天間的方案,並獲得容忍基地的前知事仲井真弘多同意。不料2009年奪權上台的日本民主黨第一任首相鳩山由紀夫推翻計劃,聲稱普天間“至少轉移到縣外,最好是國外”。這一主張引發沖繩反基地民意上升、令仲井遭遇挫折,儘管他迅速改換路線、反對縣內轉移,但在2014年競選連任時,還是敗給原來支持他、出馬競選前改口反基地的翁長。

翁長雄志其人

65歲的翁長原來是沖繩縣議會自民黨議員,2000年至2014年出任沖繩縣府那霸市的市長期間,既推動美軍軍港縣內轉移計劃,也基於自民黨推動普天間轉移邊野古灣的立場支持仲井。

因為那霸市與福州市的姐妹城市關係,翁長與中國交往密切,2005年福州市授其“榮譽市民”稱號,2012年他計劃用日本政府津貼沖繩承擔基地的“沖繩振興費”2.67億日元(約237萬美元)建設與福州交流研討會址兩個“龍柱”,遭遇輿論批評他浪費、懷疑他與中國企業交易。

2014年,日本共產黨鼓動翁長以反基地主張出馬競選縣知事,翁長與部分支持他的自民黨議員退出自民黨。翁長作為日共、社民等在野黨支持的候選人參選,並開始反對普天間縣內轉移,最終以近10萬票獲勝當選。 2014年12月上任後,他就開始與安倍政權抗爭普天間機場轉移案、阻止邊野古灣已動工填海的工程。

沖繩對抗手段被安倍政權發動國家權力一一斬斷,翁長提出激發沖繩縣對抗本土意識的“琉球王國論”。去年4月翁長參加日本國際貿易促進會訪華團,先在北京高調查找琉球王國記載,隨後與中國總理李克強會談時,要求開通那霸與福州的定期航線,他說:“沖繩曾作為琉球王國與中國為首的亞洲貿易繁榮,琉球王國成為連接亞洲的橋樑。當時福建省有5、600人歸化了琉球王國,傳遞了中國文化和技術”。李克強也以“中日兩國有兩千年交流歷史,積極支持兩國各地的交流”,表示贊同那霸-福州定期航線。

反基地不親中

日本國內輿論對翁長訪華嘩然,甚至支持翁長的《沖繩時報》和《琉球新報》也略去翁長對李克強說的“琉球王國論”。儘管不少沖繩縣民反基地、指責沖繩承擔美軍駐日本74%的基地是本土欺負沖繩的歷史延續,但並不等於他們就贊成沖繩投靠中國或獨立,何況石垣島等更靠近台灣、中國的沖繩離島的島民們還特別擔心威脅,積極引導自衛隊駐軍紮營。

即使在1995年沖繩爆發大規模反基地運動後的1996年,沖繩琉球大學做的縣民調查說明,贊成獨立的被訪者不足3%,2011年《琉球新報》做相同民調,贊成獨立的被訪者為4.7%。

訪華回國後1個月,翁長準備訪美。在東京外國記者俱樂部,他被追問是否有意領導沖繩獨立時說:“雖然有獨立的議論,但我想不是那麼簡單就能獨立”,他還稱“與其去考慮獨立,不如擔心日本有事時,沖繩是否又要被日本拋棄”、“我的工作是沖繩為了將來的子孫該考慮何去何從,希望思考日本整體調和”。

翁長在美國的訴求一無所獲,回國後至少在明處,他只剩下縣知事權限內的抗爭手段。去年10月他以手續不完備的理由取消仲井批准的填海手續,安倍政權下的國土交通省便發動停止取消權力的命令,11月再向日本高等裁判所起訴沖繩。

但伴隨法律訴訟,邊野古灣包括已動工的主體工程都要暫停、等待裁判,儘管包括翁長在內不難預計法庭會依據《日美安保協定》等判決翁長敗訴,但等待判決、上訴,直至最高法庭宣判可能需要一年時間,這意味著一年工程暫停。

今年1月高等裁判所提出庭外和解的建議,安倍週五決定接受後對翁長說:“國家與沖繩持續的訴訟戰不斷擴大中,結果是膠著狀態,普天間機場轉移和減輕沖繩負擔(美軍基地)都不能推進”。

無論安倍選擇和解有什麼玄機妙算,美國太平洋軍司令哈里斯2月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說,普天間機場轉移計劃已比日美兩國政府當初設定的晚了兩年多,日本有義務持著責任完成邊野古灣取代設施。安倍必定知道,如果日本再需更多時間恢復邊野古灣工程,嚴重影響普天間機場轉移計劃,就可能會令日美關係再現裂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