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咳”大流行 知名度直逼烤鴨和京劇

  • 東方

北京被濃霧毒霾籠罩

北京被濃霧毒霾籠罩

烤鴨和京劇,是北京吸引外國遊客的兩塊最亮麗的招牌。如今,這兩塊招牌的知名度,正受到大名鼎鼎的“北京咳”的衝擊。據報道,“北京咳”已經完成了從調侃到嚴肅的轉型,目前被收入正規出版的外籍遊客旅遊指南。

2013年一月的北京,連續數天被濃霧毒霾籠罩。北京的天空, 在外國媒體筆下,被形容為機場吸煙室,森林大火,火山灰爆發,一團骯髒的棉花糖,空氣污染末日等等。北京2013年的一月,將以“霧霾一月”名垂青史。

*從玩笑到認真*

大名鼎鼎的ǒ北京咳ō,就發源在這里。北京咳,不是一個醫學名詞,也不是一個學術概念,而是在北京的外國人圈子裡流傳的調侃。

不過,北京咳纏上了身,可一點都不是開玩笑。一月以來,衡量北京空氣污染指數的PM2.5數值,連創歷史新高,實時測量甚至達到900和1000的高濃度,超過世界衛生組織規定的年平均門檻值的90倍。

*天災加人禍*

霧是天災,霾是人禍。北京嚴重的霧霾空氣污染,對居住在這裡的外國人和到北京來旅遊的外國遊客,形成極大的健康威脅。

一些外國人到了北京之後,就開始咳嗽。離開北京,咳嗽就霍然而愈。這種通常每十秒鐘一次,每次一長串的北京咳似乎是一種外國人專患的水土不服症候群。

剛到北京的意大利工程師法比奧對美國之音講述了他患北京咳的症狀:“去年2月份我來北京工作。到北京之後的一個星期裡,我感覺鼻子和喉嚨出現一些症狀。一個半月之後我感覺更加糟糕,不得不去看醫生。醫生說我是由於空氣污染引起的“北京咳”。

在北京的一家專門給外國人看病的醫院,美國醫生細田攝子分析了北京咳形成的原因和危害。

細田攝子說:“ 通過長期觀察,我們認為這也許是細微顆粒造成的問題,我們稱之為心肺低血壓。這些細微顆粒會使你的肺部血壓增高,從而意味著這些細微顆粒物會影響肺部呼吸,並給心髒供血動力帶來困難。大家問的一個問題是,它會有怎樣的影響呢?我們認為如果你在北京生活五到十年了,你也許已經患有這些症狀了。”

*從老外流入老中*

隨著海歸的倒回流,北京咳也逐漸在海歸中國人中找到共鳴。他們一般在北美,歐洲生活了若干年或者十幾年,肺部早已經被那裡的新鮮空氣嬌慣,回到北京,感到最不習慣的就是北京空氣中汽油廢氣和化工產品,再加上建築工地粉塵混雜在一起的刺鼻味道。

北京綠色和平組織成員周嶸說,北京的嚴重空氣污染不會單單針對外國人,對北京的出租司機,環衛工人等在室外工作的群體,危害更加嚴重。

周嶸說:“首先要看你在室外暴露多久。PM2.5最嚴重的時候,室內還是比室外要低。如果長期在外面,如果是交警,如果是出租車司機,如果是環衛工人,這類人群應該是暴露最多的,也是吸入最多的。同時要看是不是敏感的人群。如果是老人,小孩子,就可能更容易因為PM2.5,因為身體防御能力比較弱,更容易因為PM2.5致病。甚至有老人因為心腦血管更脆弱一點,導致的死亡風險更大一點。”

*毒顆粒稱重*

周嶸介紹說,綠色和平組織在北京進行了非常有意思的測試。他們給參加北京馬拉松的志願者背上一種儀器,通過濾膜吸進等量呼吸的空氣,然後稱這個濾膜的重量,看看你吸入多少有毒的微粒。

親眼看到骯髒的濾膜上積聚了一層進入人體肺部的有毒物質,不免令人感到驚秫和恐懼。綠色和平組織的實驗在中國微博上引發了熱議。

北京著名歌手郝雲也參加了這個實驗。郝雲說: “大家現在聽我說話還是感冒的聲音。我今天早上起來扁桃體發炎很嚴重。我對每天呼吸的空氣是特別的不滿意。”

*抹黑中國?*

中國一些官方媒體最近對外國人圈子中的北京咳發起攻擊,稱這一稱呼是對北京的“極度侮辱”。

美麗的千年古都被貼上北京咳的標簽,固然令人感到不爽。然而, 犧牲了林語堂筆下北平“蔚藍色的天空和美麗的月色,乾燥清朗的冬日”,換來爆炸般從地下突然冒出來的五百多萬輛各色汽車在鱗次櫛比的高樓下龜行,刺耳的喇叭聲和一串串北京咳此起彼伏中交響,難道不是在提醒有識之士,是對過分強調GDP高速增長的中國模式進行反思的時候了。

XS
SM
MD
LG